狐美人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盘丝 作者: 2017-10-24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山岭间开满五颜六色的鲜花,连迎面吹来的风里都是淡淡花香。

【第三集】狐美人封面

一、

  盘丝岭的春天,是一年之中最美的季节。

  山岭间开满五颜六色的鲜花,连迎面吹来的风里都是淡淡花香。

  今日奉了师命来巡山,巡了南山巡北山。

  狐美人带着师妹小白狐漫山遍野闲转。

  来到山门前恰遇到几个新入门的弟子,凑在一起叽叽喳喳闲聊得甚欢。

  “哟,晒太阳呢?”狐美人嘴角噙着笑,看起来温温柔柔的,但那些新弟子却对这位师姐的性情早有风闻,听她开口,吓得赶紧乖乖站好,俯首帖耳不敢放肆。

  新人越来越差了,不思进取,各种投机取巧的小聪明倒是个顶个的溜。

  “说说,是什么事值得你们坏了规矩。”

  几人面面相觑,终于有一名女弟子壮起胆子,小声道:“回师姐,我们刚才瞧见山下来了一个有趣的大唐人……”

  “是个俊俏郎君,简直……”另一名弟子心头痒痒的,抢话补充。

  狐美人的脸霎时间沉了下来。

  盘丝岭地处大唐国境之外,周围是连绵的群山峻岭,山下有条不甚宽广的道路,却是西行东往之人的必经之路。因此虽说有些荒凉,山门前不远处倒是经常有行人经过。

  小白狐站出来当了和事佬,将众师妹赶了回去修炼,回首见狐美人的面色依旧冷若冰霜,眼珠子转了转,笑着顺毛撸她:“师姐,她们还小呢,不懂事,慢慢教,来日方长……”

  盘丝岭上历来只有女弟子,更少与男子接触。曾经有位大师姐,挡不住人间的诱惑,结果……

  小白狐知道,大师姐和狐美人感情非同寻常,只是,哪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呢?

  “师姐,你看……那个大唐人还未走远呢。”

  “与我等何干?”

  “师姐,他好像要倒霉了呢。”小白狐故意笑得幸灾乐祸。

  狐美人果然停住了脚步。

  远处山脚,一名白衣儒衫的翩翩少年,正狼狈地被一群黑熊和狐狸精围堵。少年手持一把纸扇不停挥舞,努力驱赶着渐渐要围成一圈的群妖。

  盘丝岭地处境外,人迹罕至又灵气充裕,历来拥有得天独厚的修行环境。

  仙家宝地之一的五庄观,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树更是就在东方的不远处,因此盘丝岭周围倒也真算得上修行氛围甚浓,大大小小的野兽常有机缘修得些法术。

  盘丝岭作为此方地主,时常会从众妖中选部分心怀良善的女性收入门中,五庄观则不收此间妖族弟子。

  因而剩下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妖只得在这境外四处游荡。

  “看那郎君,模样倒是俊俏得很,可惜一身修为实在是……感觉都不如我呢。师姐,这是不是人们说的银样蜡枪头?”小白狐故作天真地问道。

  “观其动作间自有规矩,显是名门弟子。不知是大唐哪一方势力。”狐美人看出对方来历不凡,倒是收了事不关己之心,淡淡道。

  “这境外也是可以随便乱闯的?就算咱们盘丝洞弟子,哪怕法力高于野怪群妖的,也需得携带摄妖香这等奇物方敢随意走动。这人好生狂妄自大!”

  眼看山下少年刚击退两只野怪的合击,又要被数只成年的狐狸精围攻,一时狼狈不堪,狐美人也是有些无奈。想到师门有命与大唐势力要保持友好,她对小白狐道:“你且看紧山门,我去去就回。”

  说罢,已似一道风般飞了出去。

  小白狐看了看山谷间飞舞的师姐,呆呆出神,呢喃低语:“这郎君,论样貌倒与我师姐相当,只可惜,修行好差劲哦……唉,也不知何人才能配得起我师姐这等神仙般的人物。”

  山下的群妖眼看就能拿下白衣少年,大家刚好饱餐一顿美味。毕竟男子身上浓浓的佛家气息,让众小妖甚是欢喜。

  一阵香风飘过,霎那间分不清是春风里的花香还是身前少女的味道。

  狐美人乍一现身,小妖们被她的突如其来吃了一惊,密不透风的包围圈露了个缺口。

  逍遥生抓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破绽,冲了出来,却不想迎头撞向了一具温软的身体。

  “嗳,你这人……”似娇还嗔的声音,听不出怒气,只这声音入耳,便犹如天籁般叫人瞬间失了心智。

  逍遥生硬生生咽下险些喷涌而出的热血,喘息着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的女郎。

  眉似青山秀,身带百花香,她含娇噙笑,媚眼如丝地睨视着他。

  逍遥生心头一颤,眼睛不由得直了。

  这……也太……好看了。

  狐美人也在看着他。

  一袭白衫,一折纸扇,虽有些狼狈,倒也是生的唇红齿白,端的雅人深致。如若大师姐还在,定会赞上一句:好一个玉树临风的美少年,抢回山寨做压寨相公刚刚好。

  只是……这人看着有点儿呆呀。

  “小、小姐姐快些逃,这些妖精会吃人……”

  只这么傻里傻气地一耽搁,众妖已然追了上来。

  逍遥生将狐美人往自己身后拉,握紧手中纸扇,怒怼群妖:“你们要的人是我,与这位小姐姐无关。”

  狐美人在他身后挠了挠自个儿尖尖的耳朵,自己到底哪里长得不像妖了呢?

  小妖们有些个修为和眼界的自然认出了狐美人的那一身装扮,心存忌惮地都收了心思存了退意,也有些胆大包天的,想着即便是盘丝岭的弟子又如何,这会儿落了单,如果能一并拿下,肯定能劫到不少好处。

  狐美人盯着逍遥生后脑勺出神儿的那个瞬间,一头黑熊精按捺不住出手了。它这一动,立即带动着小妖们也重新扑弑上来。只是黑熊精的目标却是狐美人。

  “嗯?”狐美人眨眨眼,回神后发现自己身上被套了层金光闪闪的光罩,黑熊精被阻在光罩外,犀利的熊爪无法染指她分毫,“哦,化生寺的金刚护体!”

  狐美人很是意外。

  这个呆子竟是化生寺的弟子。

  逍遥生用尽最后一丝法力支撑起这个金刚护体,自己却无力抵抗,被众小妖攻击到吐血不止。

  “小姐姐,你快走……”

  狐美人心里说不出的怪异,这人果真是呆的。

  她叹息着,从腰间抽出来一条金光闪闪的鞭子。

  “天罗地网!”狐美人一声轻喝,一道法网凭空出现在逍遥生身前。

  众小妖在看见金鞭时已觉不妙,待到金光乍现,再想抱头鼠窜已是不及,被凭空出现的法网捆得个结结实实。

  狐美人睥睨傲视,缓缓从衣袖掏出摄妖香,轻捻法诀,一阵清香淡淡散开。法网中依旧骚动不安的众妖们瞬间平静下来,连带那只凶残的黑熊也不再嘶吼反抗,垂首瘫软地坐在地上。

  逍遥生生死之间走了一回,堪堪回过神来,发现眼前的妩媚少女正盯着自己看。

  他怦怦怦地心跳加快,不知是否法力枯竭,失血过多造成的后遗症,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快死了,否则为什么心脏会跳得那么快?

  山上的小白狐冲了下来,对着周围的野怪一阵龇牙嘶吼,吓得原本平静下来的小妖们再次鼓噪起来。

  “师姐,这些不长眼的畜生怎么办?要不我喊几个师妹弄回去做顿大餐好了,都说熊掌好吃,正好给师傅补补。”小白狐一脚踩在黑熊身上,制止了它的乱动。

  黑熊显然听得懂人话,挣扎得更加剧烈。

  “万万不可!”逍遥生急切地阻止,“众生皆平等,怎可如此害了它们的性命。如此通得人性的圣灵,不知道耗费了天地间多少造化,两位仙女姐姐还是饶它们一命吧。”

  小白狐愣了下,转瞬笑得前仰后合,指着逍遥生笑道:“原来是个呆子,说话好好玩,我还是头一次听人喊我们仙女的,哈哈哈……”

  逍遥生赧颜:“这些小妖终究是没有害得我等性命,还望两位……两位小姐姐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且放它们去吧。”

  狐美人媚眼如丝,戏谑道:“你们化生寺的唧唧歪歪,据说颇有威力,之前总以为是个玩笑,没想到今日还真见识到了。”

  小白狐好奇道:“还真有这个唧唧歪歪法术呀?”

  逍遥生臊了个大红脸:“鄙人化生寺逍遥生……”

  “嗳,你真的是化生寺的呀?化生寺不都是和尚吗?”小白狐显然对眼前这个少年甚感兴趣。

  “鄙人逍遥生,化生寺俗家弟子,并未剃度,所以算不得和尚。”逍遥生好不容易才找回了冷静。

  “那你能娶老婆么?你想娶老婆么?”小白狐连连追问。

  这一问,教逍遥生耳根子都烧了起来。

  这大唐境外的女郎真是率性而为。

  他红着脸,心里忐忑地琢磨该如何作答。半晌,他终是鼓起勇气,抬头余光看向狐美人一眼,认真回答:“红尘一遇,宛如仙女……还是想的。”

  “呵呵,说的好听。男子最擅此等花言巧语来骗女子的吧。”狐美人突然冷了脸。

  小白狐和逍遥生皆是一愣,狐美人态度转变,令他们摸不到头脑。

  “你先回去,山门那儿不能没人值守。”狐美人对着小白狐说道。

  见师姐不悦,小白狐虽不舍,却也只得讪讪依言离去。

  “敢问小姐姐芳名?”逍遥生虽然不解对方态度突变,还是不舍就此放弃,小心询问。

  “盘丝岭不欢迎尔等,还请自便吧。”语气冷冷的,她收起法网,放走众妖,同时将摄妖香抛给他,“拿着此物,自然不会再受困此地,劝你还是速速离去的好。”

  “敢问鄙人有何失礼之处么?”逍遥生不死心。

  他心里还是渴望能再见到对方的,那种看一眼便觉得满足的感觉太美了。

  狐美人一挥手,鞭梢在逍遥生耳边发出啪的声响。

  逍遥生堪堪躲过一劫,再看时,眼前已经没有了狐美人的踪影。

  “师傅说的不错,女人心,海底针,好难懂。”逍遥生望着杳无人烟的山野,喃喃自语。

  “嘿,你这呆子,我才离开一会儿,你一个化生寺弟子竟然在感慨女人了!”一声谑笑从背后传来。

  逍遥生有些气恼地转过身,看向来人。

  剑侠客,大唐官府弟子。

  “你好意思说,你去那么久,就不怕我死在这荒山野岭。”逍遥生怒了。

  “怎么会?不是给了你包袱,里面装着摄妖香呢。”剑侠客边说便用鼻子东嗅西嗅。

  “你自己看,里面装的什么摄妖香?这都长毛发臭了……”

  “呃……”剑侠客语塞。

  “幸得仙子相助……”

  “五庄观的人?没可能啊。这边地界可是挨着盘丝岭……你是遇妖了吧?”

  “哪有妖?明明是位宛若仙子般的小娘子!”逍遥生看向盘丝岭的方向。

  “嘁,没见识的。走了,再不走天要黑了。我走前面,看我横扫千军开路,杀尽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剑侠客拎着金刀,奔着前方的一群野鹿杀去。

  不知道是否有机会再次遇到你,小姐姐。

  逍遥生最后回头看了眼盘丝岭,对着剑侠客喊道:“等等我,你个莽汉!不然谁给你治伤。”

  盘丝岭上,望着远去的两人,狐美人长舒一口气。

  真不该因为想起为人所骗的大师姐而一时迁怒于他。

  毕竟,看他犯傻耗尽法力只为给自己保护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欢喜的。

  但愿,不相见。

二、

  长安城。

  城南留香阁,是长安城数一数二的风流场所。

  当家的陈妈妈,年轻时候也是长安城一等一的美人,据说前朝皇帝年轻时候都曾仰慕过她的容颜。

  日头渐渐西落,长安城渐渐起了灯火。

  罗百万罗老板派人通知晚上宴客,点名要最好的房间最红的姑娘。

  陈妈妈对身边的小桃红说道:“女儿,快去喊小怜香、小惜玉梳妆打扮,万不可懈怠,现在罗老板可是长安城富可敌国的人物,可不是寻常人比得的。”

  小桃红低声应道:“是,妈妈。”

  想当初自己也是这留香阁的花魁,多少王公子弟争做裙下之臣。谁想到旬月前来了怜香惜玉两位娘子,生的妩媚动人,风情万种,堪称这长安城烟花之最。

  转眼到了二楼,两位姑娘住的是相邻的两个套间。依次敲门小声提醒之后,小桃红转身回楼下。

  却说二楼房间内,“小怜香”、“小惜玉”两位娘子却正聚在一起。

  “师……姐姐,那天杀的罗百万就要到了,为了无辜枉死的姐妹,今晚我要豁出去了。”小惜玉恨恨道。

  “你我为了此事,奔波三年,时至今日,总要求得一个结果。既借得这身份,总需忍耐些个折辱,切不可操之过急。晚上还是由我动手,若是不成,你找机会逃出去,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三年来收罗的信息传回师门!也……替我活下去。”

  傍晚的长安城,华灯初上,人流涌动,端的是一派盛世繁华景象。

  “罗老板,你可真是贵客登门,叫我这留香阁蓬荜生辉呀!”

  “陈妈妈客气了。今晚有贵宾,可得招呼好了。”罗百万一副富家翁的模样,走路都要扶着醒目的肚子。

  只是这会儿他的一脸殷切却不是对着陈妈妈的。

  罗百万侧过身,身后露出一身穿黑袍,甚至晚上都戴着斗笠的陌生男子。罗百万恭恭敬敬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陈妈妈何等眼力,能让罗百万如此折腰的黑袍客,说不定是什么通天彻地之主,刚要上去殷勤客套,却被罗百万阻拦住:“陈妈妈,贵客时间紧,你抓紧安排,我们还有正事要谈。”

  陈妈妈应道:“早就安排好了,我这就叫怜香惜玉两姊妹出来,包你们满意。”

  怜香、惜玉二位姑娘片刻便被带到罗百万定下的楼门前。

  小惜玉显然有些紧张,怜香用力握住妹妹的手,姐妹对视一眼,惜玉心头一松,仿佛什么都放下了。

  早有小厮叩门,二人手挽手走进去。

  长安西城的尽头,是长安城衙门所在。

  捕头姓王,乃是昔年一名沙场悍将,某次重伤之后,再上不得战阵,便主动请缨到这长安衙门做了负责治安的捕头。

  剑侠客和逍遥生颇感无趣地看着长安的长街。

  西城是衙门和各重要大员的府邸所在,当朝殷丞相、秦琼秦将军都住在这附近,自然,这里的夜晚寂静冷清得多。长长的街道,除了偶尔各府各衙门进进出出的人员,再没有多少百姓。

  王捕头带着一队禁军护卫,郑重地对着剑侠客和逍遥生行礼:“二位都是各自门派的高徒,今晚还是要多多仰仗你们了,不然我们这些兄弟对付那些法力莫测的神秘人物,怕是要伤亡惨重了。”

  逍遥生点点头,剑侠客不耐烦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出发吧,这夜黑风高杀人夜……”

  王捕头一头黑线,是让你抓人不是杀人……希望这两位能靠谱吧。

  一众人乘快马,由禁军刘姓副将护送直接来到南城。

  “河对面就是留香阁了,我们禁军主要负责围住外围,控制周围百姓,至于里面的……就得拜托二位了。”王捕头对着逍遥生嘱咐。

  显然沉稳的逍遥生更让王捕头放心,

  逍遥生点点头,剑侠客已经开始慢慢拔刀。

  “你紧张么?”踏上留香阁后面的小桥,剑侠客突然问道。

  “嗯……不紧张。”逍遥生回道,“师傅们既然派我们来,必定还留有后手,况且在这长安城内,恐怕还没人能翻得了天吧。”

  “哦,我只是怕你紧张,跟你聊聊天。”剑侠客扛刀上肩,“走,今夜,让我们杀他个星光灿烂!”

  逍遥生却没听见,只是在心里轻声地念一句。

  小姐姐,等我。

  皇城,玄武门正门城楼处。

  大唐皇帝李世民正在魏征陪同下,看着下方的长安城。

  “都准备好了么?”李世民问。

  身边只有魏征,这话自然是问魏征的。

  魏征轻捻胡须,淡然道:“陛下,且宽心,今夜一切皆在臣掌握之中。”

  那就好。

  李世民看着点点星光下灿烂的长安灯火。

  贵为天子,他其实只想这世间太平。

  太平是福。

  留香阁。

  罗百万已经懵了,或者说快疯了。

  今晚的一切太出乎他的意料。

  先是两位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娘子突然凶相毕露地要杀自己。一进得门,怜香惜玉两位妙龄女郎便一人持鞭,一人持铁爪,直奔自己面门而来。

  罗百万吓得一屁股钻到桌子底下,倒也堪堪躲过一条性命。

  再然后,给他带来万贯家财的那位贵人,突然化作了怪物。

  “桀桀,你们盘丝岭要报仇,也要找对仇人嘛,这胖子能做什么?”黑袍男子一阵阴森冷笑。

  “息王救我,我不想死啊!”罗百万躲到桌子底下苦苦哀求。

  “什么东西,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去死便是!”黑袍男子一挥衣袖,实木桌顿时四分五裂,罗胖子直接被扇到远处屏风上,人事不省。

  小怜香和小惜玉显然也是吃了一惊。

  “你们盘丝岭是没人了么,竟然派这么两只小狐狸来对付孤?狐美人和小白狐,是你们吧?桀桀,既然找上门来送死,那便遂了你们的心愿,先送你们去地狱,到时候,自会有你俩的同门来与你们相会!” 黑袍客冷笑。

  “这么说,掌门重伤和姐妹们被捉走,真的都是你害的……”狐美人化出真身,一身戾气。

  “自然是我,也就是你们盘丝岭的弟子……啧啧,特别是掌门,哈哈,不然我去哪里搜罗那么多纯阴之气?我的大计又怎能实现得如此之快。”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小惜玉动了法力,露出白狐真身。

  “蝼蚁一般。”黑袍客一掌劈出。

  “小白!”狐美人大惊。

  对方实力过于诡异,狐美人开始怀疑自己选择硬碰硬报仇,是不是做错了。

  小白狐眼看就要毙命当场。

  只听得一阵梵铃声,一道浑厚的金光牢牢的将小白狐包裹起来。

  是化生寺的金刚护体!

  是他么?

  “当”的一声,虽然金光护体被打碎,但力道也已经卸去大半。

  小白狐被打飞出去的同时,剑侠客与逍遥生破门而入,剑侠客险些将小白狐一劈为二,被逍遥生手疾眼快地拦了下来。

  “小白!”

  看到狐美人的一瞬间,逍遥生凌厉的眼眸软了下来:“莫急,她暂无大碍。”

  狐美人悲怆烦乱的心猛地一缩。

  距离上次遇到他已经三年了吧?

  三年来,回忆过往在盘丝洞的逍遥岁月,偶尔她也会想起这个为了给她加持金刚护体却忘记自我保护的呆子。

  逍遥生看着日思夜想的她,犹豫再三,终于没忍不住问了句:“你……还好么?”

  三年前,盘丝岭掌门出游期间遭伏重伤,随行弟子若干——包括小白狐和狐美人尽皆失踪,原由未明。传闻说是昔日盘丝岭大师姐的恋人为情复仇,又有说狐美人勾结外人,欺师灭祖,残害同门。

  坊间都在传近年罗百万因祸得福,没死在大唐境外的经商途中,反带回几位狐媚女子,或送与达官贵人,或卖入青楼,而这些女子的身份据说曾是盘丝岭弟子,只不知为何,修为尽销。

  不论传闻究竟为何,逍遥生却只想找到她,亲口问上一问。

  旁人说什么,他不愿去信。

  这三年,他费尽心力寻找她,可惜芳踪难觅。

  狐美人抿抿嘴,没有说话。

  黑袍男子对眼前的人竟然无视自己的存在很不满意:“桀桀,又来两个小鬼,一个大唐官府,一个化生寺,看样子李世民那贼人已经知道孤的到来了吧,哈哈,也好,这一切也该做个了断了。”

  狐美人攥紧了鞭子,这场不好斗,黑袍客很强。

  剑侠客收敛起吊儿郎当,神情肃穆地缓缓出刀。

  逍遥生轻轻收起了折扇,换成一柄古朴长剑。

  下一霎,一贯稳重的逍遥生当先冲了出去。

  “让你该死却不死,非要搞事情……”

  “让你丧尽天良,害得盘丝岭弟子无辜枉死……”

  “让你伤天害理,害得我不能去盘丝岭找她……”

  “让你弑君篡位,害得我们那么久不能相见……”

  “让你不好好做鬼……”

  剑侠客握着抽出的刀,愣在当场。

  狐美人吃惊地看着暴走当场的逍遥生,小口久久没能合上。

  “该死!”黑袍客一声狂啸,一道黑风凭空而现,破开了层层剑幕。

  逍遥生顾不得喘息,喊道:“还愣着做什么呢?趁他来不及施法前先扁一顿再说啊。”

  二人这才反应过来。

  金刚护体,一苇渡江,横扫千军,蛛丝阵法,催情大法,一时间三人倾力施展各自技能,竟将黑袍客打得有些狼狈。

  “既然你们找死,那就一起去死吧!”黑袍客一阵冷笑。

  下一刻,三人瞬间感觉周围的空气几乎都要凝固,才发现三人竟然已经被瞬间冰冻。

  “你们就在这等死吧,我要去办我的正事了。桀桀,这天下,终究是要归属于我的。天助我也!吸收了这只小狐狸的纯阴之气,我的大阵就可以成功了!”黑袍客大笑着裹挟狐美人离去。

  逍遥生赤红了双目,咬破了舌尖,逼出一口心头血。

  四肢冰冷刺骨,渐渐失去知觉。

  化生寺内,法明长老领着众人担忧地盯着逍遥生的本命灯,灯芯烛火摇曳,越来越暗。

  玄武门楼,李世民有些担心地看着天空,十五月圆之夜,皎洁的月光转成殷红之色,如血一般的颜色,整座长安城被笼罩在一种诡异气息之下。

  李世民有些不安:“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魏征还在揪着自己的胡子:“按理说,天地之间的纯阳之力,应该不会失手才对……还是准备后招吧。”

  李世民颔首,眉头紧锁。

  魏征郑重地对李世民深深一揖,步伐沉重地走下城楼。

  留香阁的后庭院仿照江南水乡,里面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倒是样样俱全。此刻,在湖中心的凉亭,狐美人正被放置在一个奇特的法阵之中。

  黑袍客双目血红地盯着狐美人,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狐美人是清醒着的,却因为禁制而无法动弹,她躺在凉亭正中,鲜血从她身下蔓延开,缓缓沁入地面的阵法之中。

  长安城中,血红色的月光笼罩下,一个个黑色漩涡凭空而生,无数冤魂野鬼,从地狱奔涌而出,凄厉的尖啸,在街坊内四蹿。

  长安的城防开始慌乱起来,禁军虽然勇猛,但是却拿这些鬼魂之类的毫无办法。

  百姓惨叫连连,顷刻间被嗜魂者无数。

  有人开始溃逃,有人开始躲避。

  也有人仍在义无反顾。

  逍遥生挣破束缚时,全身鲜血淋漓,比地狱野鬼还狰狞百倍。

  双腿每挪动一步,便如走在刀尖火海之上,痛不欲生。

  血色的脚印,一步,一步,往留香阁后庭院踏去。

  宫门口终于升起一道红色的焰火。

  璀璨的焰火划破夜空。

  一道道禁军防线被主动放弃,一列列身穿黄金甲胄的骑士从各个军营整装出发。

  大唐官府内,无数刀客剑侠鱼跃涌出。

  大雄宝殿内,化生寺高僧们庄严宝相,齐诵法卷。

  大雁塔上,有宝珠骤然发光。

  长安城墙,阵阵金光闪过。

  玄武门楼之上,李世民对月长跪。

  留香阁后庭院凉亭。

  狐美人侧首,眼泪从她眼角缓缓滑落。她对着一步步浴血走来的逍遥生,无声地摇头。

  他若是来,就只能一起死了。

  不要那么傻。

  你要好好活。

  但他还是来了。

  他说,再次见到你,真好。

  小姐姐,终于找到你了,再不会放手了。

  她被他抱在怀里,全身沾染了他的血。

  你看,这样真好,你我血脉相容,生死与共。

  下一刻,她被他抛出凉亭,金刚护体的金光笼罩住她,将她护送出庭院。

  一阵红光冲天,似像白天的太阳般闪耀。

  而后,只剩下是死一般的寂静。

  仿佛长安城都安静的入睡了一般。

  一只只孔明灯升起,布满黑色天空。远远望去,宛若天上的星辰。

  晦涩的云层散去,月亮出来了。

  光芒皎灿,清辉熠熠。

  留香阁的残砖破瓦之上,一只通身洁白的小狐狸,绝望无助地找寻着什么。

三、

  化生寺。

  剑侠客又一次来求见法明长老。他想知道逍遥生的下落,那晚之后,外界再没人知道逍遥生的消息。

  狐美人走了。

  翌日太阳升起的时候,她离开了长安城。

  一路向西,她要回去重建盘丝岭。

  没人知道她曾见过一个人,抱过一个人。

  盘丝岭的春天是最美的季节。

  不止有漫山遍野的鲜花,更有无数年轻可爱的小狐妖。

  年轻就是好呀。

  小白狐看着年轻的小师妹们,无比感慨。

  狐美人又站在山门的竹亭愣愣出神了。

  从长安回来,师姐每天都要在那亭子里坐到太阳下山。

  也许,心里始终抱有一丝希望,也是种幸福吧。

  太阳就要落下去了。

  夕阳斜下,霞光铺满西方的天空。

  盘丝岭的夕阳也是越来越漂亮了吧。

  一阵山风吹来,天气有些转凉了。

  狐美人看着远处的小师妹们,正欢快嬉闹着重回山门。

  她站起身,转身往回走。盘丝岭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她这个师姐去做,比如晚课。

  身后树林突然有异响,她没回头,能够感觉出来,有只黑熊正在急速接近中。

  不过,猛兽有什么可怕的呢?

  现在的她,早就不是需要保护的对象了。

  只是曾经有那么个少年,曾经就在这山下……

  “小姐姐。”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美人脚步一顿,愣住。

  “这次我带了你送我的半只摄妖香。”有些熟悉的声音继续说道。

  狐美人背对着,脸上布满泪痕。

  “景色如此美好,一起走走可好?”男声说道。

  她满心欢喜地含泪点头。

  好。

 

  英女侠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羽灵神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偃无师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舞天姬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虎头怪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鬼潇潇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巨魔王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桃夭夭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