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电脑版花果山门派同人小说

点击订阅 关键词: 门派梦幻西游 作者:猫三疯 2018-08-23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孙悟空来到后山,看着看着那株瘦小的矗立在光秃秃的山石之间的桃树,有些发愁。因连日缺水,那株瘦桃的枝丫间的树叶已经发黄。

  罡风阵阵,昔日华美的凌霄宝殿,殿前早已栏倒石翻,一片狼藉。

  托塔天王李靖率领天兵天将,聚拢在狭窄的正殿门口,手中的兵器对准了殿外一个穿黄色僧袍的猴子。

  那猴子正是早已在西天修成正果的斗战胜佛孙悟空。

  “大圣,500年前你大闹天宫,被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如今,我听闻你早已在西天修成正果,为何还要铸下此等罪孽?”

  “为何?”孙悟空冷冷一笑,手中金箍棒转了半个圈,指向李靖,“那就问问玉帝老儿干的好事吧!他趁俺老孙在西天修行,降下天雷放火烧我花果山。可怜我花果山上的群猴差点被烧杀殆尽,此仇此怨,如何能了。”

  “天宫降下天雷是为了除掉血怨之气,若那血怨之气不除,必会贻害无穷。大圣,你在西天求得正果,必是心性明澈之人,为何如此不能明辨是非?”一个清冷的男声忽然从李靖身后传来,正是二郎神杨戬。

  孙悟空呼吸为之一窒,怒火勃发:“好你个杨戬,你在灌江口设下道场,听调不听宣,我还以为你是个有骨气之人,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天宫的走狗。俺老孙的花果山被人烧了,猴子猴孙都被烧死了,你竟还让俺明辨是非,你欺人太甚!”

  杨戬却也有些恼怒:“500年前你我为敌,只因立场不同。我杨戬敬你是个英雄,对你向来礼遇有加,今日蚩尤之祸将近,正是应该携起手来共同抵抗蚩尤之时,你却不辨是非,为了一己之小家枉顾三界大义。既是如此,有何仇怨,你就冲我杨戬来,我杨戬在此领教你的高招。”

  李靖见双方剑拔弩张,急忙道:“大圣,降下天雷烧毁花果山确实是我们天宫不对,可天宫也有不得已的苦衷。那蚩尤存了歹毒的心思,在你花果山聚集了无数化生之气,而他的爪牙又引入了血怨之气,若是不把这血怨之气击散,让其与化生之气相融,就不是烧毁花果山的问题,而是会发生震动三界的大祸啊。”

  杨戬也沉默了下来,看着孙悟空道:“我知你洞府被毁,心有怨恨。但是此刻正是应当三界携手,共同对抗蚩尤之时。这样吧,我杨戬愿意代天宫受你一击,了却这桩因果。只希望大圣你能够冷静下来,明辨是非。”

  “俺老孙不知什么蚩尤,什么血怨之气,”孙悟空忽然也冷静下来道,“俺老孙只知道花果山数万只猴子死得冤枉,他们之仇,不可不报。既然你杨戬一定要说什么大义,替天宫之人承受这段因果,那便吃俺老孙一棒!”说完,他举起金箍棒,朝杨戬打去。

  “阿弥陀佛!斗战胜佛,快住手!”

  “大王,住手啊,大王……”

  ……

  “轰隆”金箍棒已经朝着杨戬当胸砸下,发出巨响……

  大唐贞观

  孙悟空从梦中惊醒。

  水帘洞中静悄悄的,孙悟空起身,习惯性的支棱起耳朵,然而曾经轰隆作响的瀑布声依然还是没有了。他悻悻然的挠了挠头,翻身走出水帘洞。入目是一片火烧后的焦土。

  “大王醒了,大王醒了……”候在水帘洞外的群猴欢呼起来。

  崩将军上前禀报:“大王,您自牛魔王处归来,一睡便是一个月光景。孩儿们不敢吵您,只是咱们花果山快有十几日不曾下雨,孩儿们都快没有水喝了。”

  孙悟空看着眼前灰头土脸、口唇干裂的群猴,点头问道:“后山的桃树浇了不曾?”

  一只名叫阿绿的六耳猕猴道:“咱们花果山穷山恶水,既无瀑布也无池塘,全靠积攒些无根之水解渴,这水咱们自己喝还尚且不足哩。”

  “这么说,你们没有浇树?”孙悟空烦躁的叹了口气,疾步向后山走去。

  阿绿却是不解,看着孙悟空的背影,眼中透出愤怒:“咱们都还渴着,大王眼里却只惦记着那颗桃树,莫非在他眼里,这桃树比咱们还重要?”

  “闭嘴,大王心里自有成算,你懂个屁。”崩将军呵斥道。

  群猴惴惴不安,四下里散了。

  孙悟空来到后山,看着看着那株瘦小的矗立在光秃秃的山石之间的桃树,有些发愁。因连日缺水,那株瘦桃的枝丫间的树叶已经发黄。

  他与花果山的群猴虽然亲近,有些事却不便告知。那桃树乃是用燃灯古佛给的桃核所种,事关花果山的气运,万万马虎不得。

  那日,他打上凌霄宝殿,大闹天宫,与二郎神杠上。危急时刻,燃灯古佛忽然带着幸存的猴子赶到,他才得知,蚩尤残部确实一早就在花果山早有部署。

  只是,大错已经铸成。二郎真君杨戬虽是肉身成圣,受了斗战圣佛的全力一击,却也被震碎了仙脉。而孙悟空自己,虽然悔恨,却也回天乏力。

  “我受一女仙所托,带花果山的幸存者前来找你。现今有一门佛法,可把过去变现,让时光倒流。”一筹莫展之时,燃灯古佛忽然说道,“如此一来,二郎真君的伤势固然不足为虑,但是花果山的气运却因化生之气的流逝无法完全恢复原状。”

  “只要能让二郎真君无碍,花果山之事无需费心,俺老孙自会想办法。”孙悟空沉默片刻,摆手道。

  “莫急,”燃灯古佛却是掏出一枚桃核,笑道,“花果山之劫也并非无解。这枚桃核之中自有因果,等你回到过去,只需把这枚桃核种在花果山上,待到桃树开花,自然梦想成真。”

  孙悟空接过桃核,一种熟悉之感油然而生,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与一位少女的背影。那少女的背影尚且模糊,孙悟空只依稀感应到少女有一头粉色的头发。

  “这、这是……敢问古佛,那位救助俺花果山群猴的女仙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

  “不必多问,他日有缘你自会得知……”

  ……

  从回忆中剥离,孙悟空缓缓抚摸树干,想他虽在西天修成正果,却也无法真正舍却这花果山的一众烦恼。

  正感叹间,那原本枯黄的树干间忽然飘坠下一截粉色的丝带。

  “谁?”孙悟空喝道,“哪里来的妖怪?竟敢闯我花果山?”

  “别打别打,大圣,是我呀。”那丝带的主人从枝丫间探出半个脑袋,是个明眸善睐的少女。

  孙悟空看着少女那一头粉发,若有所思:“你就是上次前来拜师,被崩将军拦住的那个女娃?若是如此,你趁早回去,俺老孙从不收徒,尤其不收天庭之人。”

  那少女却是不依不饶:“可是,他们都说,这世间,只有你能打赢二郎神杨戬。”

  “你听错了,”孙悟空挠头道,“500年前,与他交战,最后是俺老孙败了。”

  “不可能,他们都说你齐天大圣孙悟空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二郎真君肉身成圣,法力无边,若这天地间能有胜得过他的人,必是你孙大圣了。”

  “他们?”孙悟空忽然微微一笑,“那他们有没有告诉过你,二郎神也是盖世英雄,绝对不会和你这么一个丫头片子一般见识。你若是与他有过节,倒是可以与我说上一二,看俺老孙能否帮你化解,也省得你病急乱投医,一个好好的女娃娃,偏要来花果山这穷山恶水落脚。”

  “并非是得罪于他,大圣,请听我一言。”那少女忽然微微低头,哀求道,“我知道自己实力低微,但是我也想要变强啊。那日我不过是偶然得罪了哮天犬,二郎真君就出手教训。我知我自己脾气急,遇事也不会全占理,可这哮天犬也委实可恶,自己打不过我,就撺掇二郎真君出手。我、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必要访得名师,学得真本事,让那二郎神和哮天犬再不可小瞧于我。”

  “那啸天是灵犬,若无二郎神之命,轻易不会伤人。他并非打不过你,分明是让着你。必是你这女娃欺辱于他在先。”孙悟空洞若观火。

  “我没有。”

  “好了,些许小恩小怨,何须介怀,我不会收你为徒,你死心吧。”

  孙悟空前往东海,请来东海龙王,行云布雨。半日后,花果山旱情稍缓,群猴欢腾。只是那株桃树却依旧瘦弱,枯黄。

  “大王,咱们花果山本就是穷山恶水,种什么死什么,这棵桃树长成现在这样已是委实不易,”崩将军见孙悟空面色凝重,忍不住安慰。

  “胡说,谁说咱们花果山是穷山恶水?”孙悟空气道。时光倒转,过去具现,他的这群猴兄弟们虽然回来了,却也忘却了花果山曾经的风光和美好。如果这株桃树能开花就好了,孙悟空忽然有些明悟燃灯古佛的用意,在这一片焦土中,若能种出一棵能够开花的树,必然也能种出第二棵、第三棵,假以时日,不愁花果山不能回复以前的盛景。

  回到大唐贞观两年多了,蚩尤的爪牙尚未找到,这株桃树也不曾开花,一定是因为机缘未到吧。“想俺老孙当年在五指山下等师父等了足足五百年,如今不过才区区两年,又何足为道?”

  想到此,他再次抬手抚摸树身,却见树旁的山石之后隐隐露出一截粉色的衣襟。孙悟空摇头,看来花果山的防卫还是松懈了,须得加强操练,让群猴提高警惕才行。若是一个法力低微的女仙就能轻易潜入,日后又该如何预防蚩尤的爪牙呢?

  大圣心中正畅想着如何把群猴整合起来,厉兵秣马。躲在山石后的少女却是藏不住了,站起来道:“大圣,我听闻你想让这株开花,是不是?”

  孙悟空一愣,看向少女:“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少女却是抿了抿唇道:“不瞒大圣,我叫桃夭夭,本体是蟠桃园中一株桃树开出的桃花。我、我有办法让这株桃树开花。”

  “果真?”孙悟空一愣,抓住桃夭夭的手腕道。

  桃夭夭用力点头:“我自来到花果山,血脉之中就隐隐与这株桃树产生了感应,只要你让我留在这里,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它就会开花了。”

  孙悟空松开了桃夭夭的手腕,忽然郑重道:“若你能让这株桃树开花,俺老孙就欠你一个因果,但凡不违背原则,除了拜师以外,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可是,我就是想拜你为师。”桃夭夭坚定道。

  孙悟空看着桃夭夭黑亮的眼眸,却是摇头:“这个绝不可能。”

  看着桃夭夭失望的眼神,孙悟空本已圆融的心境忽然出现了一丝混乱。他有些不忍心拒绝这个有着一头粉红色头发的少女。

  桃夭夭却是含着眼泪道:“除了收我为徒,我不需要你答应我任何条件,不过我会帮你。”说完,她转身飞上桃树,把自己隐匿在桃树的枝丫之间。

  孙悟空看着依稀从树叶中露出来的衣衫,叹了口气。

  孙悟空知道自己做梦了。成佛后,他心境圆融,能够识别各种人为设置的幻境,对于自己潜意识中的心境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但是这个梦境,就仿佛一个迷魂阵,他发现自己走不出来。

  梦境中,他仿佛回到了500年前,当时他刚刚被太白金星招安到上届,被玉帝派去看守蟠桃园。

  那时候的蟠桃园……依稀也是有这么一棵瘦桃树的……

  尘封多年的记忆在梦境中回拢过来。

  那株桃树也是无论怎么浇灌都不开花。

  梦境中,他躺在那株桃树下,听到有人在说:“大圣,大圣,人人都说你神通广大,可我知道你并非无所不能……”

  “你是谁?”

  “我是,我是桃……”

  梦醒。孙悟空起身,心中有一种难言的失落感。

  是传说中的梦兆吗?他若有所思的走出水帘洞,双目所见,花果山仍然是一片焦土。崩将军正带领群猴勤练刀法。

  “大王,您醒了?”崩将军挥了挥大刀,向孙悟空打招呼。

  孙悟空点头。

  “对了,大王,有件喜事,”崩将军忽然道,“咱们后山那棵桃树结花苞啦。”

  “哦?”孙悟空一愣,“当真?”

  “真的,孩儿们都看见了,是那个新来的小桃的功劳。”崩将军也喜滋滋道。

  “小桃?”孙悟空想起桃夭夭的脸,心中一动,“你们继续操练,待俺老孙去看看。”说罢,疾走两步,已是到了后山。

  那株瘦桃果然结了花苞,孙悟空看着盘腿在桃树下打坐的桃夭夭,若有所思。

  “大王,其实小桃挺好的。她会给我做新衣服。”阿绿忽然轻轻的道。

  “她会做桃干,果脯。”

  “她能劈柴、挑水。”

  “上次她还去山上打了一头野猪。”

  “大王,要不咱们留下她吧。”众猴道。

  “俺道这一个小小女娃儿怎么能潜入花果山,如入无人之境,原来是早就收买了你们。”孙悟空冷哼一声。

  阿绿求情道:“大王,我们虽然不聪明,但是分得清善恶。这小桃心地纯良,对我们心怀善意,她既然一心拜你为师,不如你就答应她吧。”

  “无需再啰唣,俺老孙说一不二,说不收徒就不收徒。倒是你们,身为花果山的守护者,竟然轻易放一个外人入山。统统都给老孙面壁思过去。”

  “不关他们的事,”听到动静的桃夭夭急忙睁开眼睛,“是我求他们的。”

  孙悟空看着垂下脑袋的桃夭夭,忽然叹了口气:“其实我知道你们觉得她心地纯良,但是天地之间心地纯良之人多如牛毛,心地纯良不能成为玩忽职守的借口。罢了,总归她帮了俺老孙的忙,此事也怪不得你们头上,怪只怪俺老孙自己,没早些给你们立下规矩。”

  孙悟空走后,桃夭夭望着他的背影,忽然道:“我是不是做错了?”

  阿绿道:“你放心,大王既然没有当场赶你走,就是认下了你。就算不收你为徒,让你留下来总是没问题的。”

  桃夭夭笑了起来:“谢谢你,阿绿。”说完,她再次闭上眼睛,在桃树下打坐起来。她能感受到桃树与自己隐隐存在着一种联系。只需要自己集中精神打坐冥想,也许没多久,这棵树就能开花。

  崩将军却是缓缓皱起了眉头。回到水帘洞后,看到孙悟空又在闭目养神,崩将军忍不住道:“大王,这两年来,您为了花果山和一干兄弟朋友操碎了心。您虽然神通广大,可以咱们花果山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宜和天庭为敌。那二郎神君下了拜帖,说要前来,多半是冲着那位桃姑娘来的。依属下看,那桃姑娘不如早日送走吧。”

  孙悟空挠了挠头,缓缓道:“俺老孙答应让她留在花果山,自然说到做到,至于她愿不愿意跟那杨戬回去,那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桃夭夭却是不愿意跟杨戬回去的。

  半夜风起。

  孙悟空耳翼嗡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本该清爽的春风中染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那种味道很难形容,像凌霄宝殿中终年不散的玄香,又像天宫中终年升腾的仙雾。总归,和尘世间的凡香极为不同。

  孙悟空悄无声息的来到后山,那桃树下果然站着杨戬的身影。

  只听杨戬冷冰冰的道:“你私离天宫,便是触犯了天条,此刻和我回去向玉帝请罪,还有一条生路。不然,只怕你会受那九霄玄雷之苦。”

  “我本就不是天庭中人,只不过是因为化生于蟠桃园之中,得西王母垂怜,才在天宫暂居罢了。”桃夭夭也分外激动,忍不住怒道,“如今,我既然想留在花果山,自然可以留在此地,你管不到我。”

  “小小仙娥,口气倒是不小,”杨戬忽然微微一笑,赞道,“只是我既奉命前来捉拿于你,少不得就要不客气了。”说罢,不等桃夭夭反应过来,杨戬已是忽然出手扭住了桃夭夭的肩膀。

  “乖乖的跟我回去吧,再反抗,你的肩骨会被捏碎的。”

  “我说不回去就不回去。”桃夭夭忽然戾气上浮,狠下心来,竟是拼着肩骨被捏碎的危险,也要反抗。

  “听说当初你离开天宫,是因为与我有了嫌隙,但是我杨戬从未想与你计较,你又何必如此执着?”

  “和你无关。”

  见桃夭夭挣扎扭动,那肩胛骨眼见就要被杨戬捏碎,孙悟空急忙上前,把桃夭夭夺了下来。

  “二郎神君,既来俺老孙的地盘,为何也不着人通报一声?俺老孙好让人准备酒水款待。”

  “不劳大圣费心,我此次前来,只是想带桃夭夭回去,不会伤害于她。”

  “只怕却是不能。”孙悟空冷冷道,“俺老孙欠桃姑娘一个因果,承诺这花果山让她来去自如,她既来了不想走,那就谁都无法带走。否则便是与俺老孙过不去。”

  “大圣又何必执着?”杨戬听闻,心知此事不能善了,也从身后缓缓抽出兵刃。

  三尖两刃刀的寒芒闪过,孙悟空眯了眯眼。忽然想起大闹天宫时,自己砸在杨戬身上的那一棒……

  “你走吧,”孙悟空忽然道,“俺老孙不想与你打。这位桃姑娘也必须留下。”

  “怎么,大圣你也会害怕吗?”

  “俺老孙自从石胎里出来,就没有怕过谁。”

  “那为何……”

  “总之无需再说。”

  孙悟空把桃夭夭带回水帘洞,让她在外洞安置,自己则在内洞躺了下来。二郎神此次吃瘪,以他的性格,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果然,在随后的几日,二郎神数次出现,时而讲道理,时候动手比拼,双方虽都拿捏分寸,却始终未曾分出胜负。二郎神见无法顺利把桃夭夭带回,心中暗急。

  孙悟空的心里却有了一丝犹豫,随着桃树花期的临近,花果山的化生之气消耗忽然变得越来越严重起来。化生之气作为一种天地灵气是群猴修炼的基础,之前花果山虽然化为焦土,但是化生之气却并未减少。这也是让孙悟空感到有信心的原因。只是此刻,山中的化生之气似乎全被那株桃树吸引了过去。渴望修行的群猴对此不满了起来。

  “大王,孩儿们在后山发现了一个阵法,此阵能够聚集生气。只是那些生气不知为何都被那株瘦小的桃树所吸收了。那株桃树看起来是要夺咱们花果山的天地造化啊。”崩将军忽然前来禀报。

  孙悟空心中一凛,能够聚集生气的阵法?难道是蚩尤爪牙布下的聚生阵?想起蚩尤的爪牙利用化生之气加血怨之力毁掉花果山之举,孙悟空心中沉了下来。

  “带我去看看。”

  后山离桃树不远的一片草丛,一个不容易被注意的角落,一座用细白圆石布置的阵法静静的躺在地面。若非最近桃树即将开放,几乎吸光了附近的化生之气,这座阵法周围的异动也不会轻易被暴露出来。

  “这个阵法是何人、何时所布?你作为花果山的守卫,难道连这些都不知道?”孙悟空心中发寒,那蚩尤竟然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在花果山布下了阵法。

  “属下失职,确实不知。但是这阵法既然是聚拢化生之气,总是对咱们有利的,反倒是这棵桃树吸光了化生之气,让其他想要修炼的孩儿们怎么办?”崩将军道。

  孙悟空的内心有一丝动摇,却仍然坚定的说:“不,你错了,修炼这种事本身也是夺天地造化,猴儿们对桃树不满,只是因为他们自身修为不够,无法吸纳更多的化生之气。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孙悟空一边安抚群猴,一边继续种着桃树。他忽然明悟过来,其实内心深处他情愿让花果山的群猴像普通猴子一样潦草却安稳的过完一生,也不愿意让他们有朝一日要直面家毁猴亡的危险。如果这是一种自私,他情愿自私下去。

  崩将军莫名,他不懂孙悟空的苦心。

  二郎神又找到桃夭夭。此时桃夭夭也已经敏感的意识到了花果山现在微妙的状况。

  二郎神见她有所觉察,忍不住劝道:“你留在此地触犯了天规,孙悟空想保你就必须与天庭为敌,而你催动的这棵桃树开花,会大量的消耗花果山的化生之气,长此以往,只会连累孙悟空,让花果山的群猴对孙悟空产生嫌隙。不如就此罢手,和我回天庭去吧。”

  桃夭夭低头不语。

  二郎神摇头道:“我不知你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你非要让孙悟空为了你与天庭为敌不成?”

  “三天,给我三天时间。”

  “你答应跟我回去了?”

  “不,我只是说需要三天想一想。”

  二郎神冷哼一声:“好,那就给你三天时间,如果答应和我回天庭,三天后就仍在此处相见,我来接你。”

  桃夭夭看着二郎神离开的背影,面露为难。

  孙悟空来到桃树下,看到的就是桃夭夭为难的样子,忍不住问:“桃呆子,你又怎么啦?”

  “我问你,如果我不是仙族,你会不会收我为徒?”

  “怎么会问这种怪问题?”孙悟空想了想,正色道,“当年我大哥牛魔王曾经想让红孩儿拜在我的门下,我没有答应,现在红孩儿拜了观音大士为师,受益匪浅。我并不是一个有耐心教徒弟的人,你回到天宫,拜李靖为师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那你为什么又要帮我留在花果山?”桃夭夭忽然掉下泪来,忍不住问。

  孙悟空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是我的错,前几日我没有想通此节,现在你若是想离开,随时都可以走。”说罢,毫不犹豫转身离去。

  桃夭夭心中伤感。过去无数次在梦境中出现的英雄都与孙悟空离开时的背影重合,忍不住高声叫道:“骗子,我当初就不该答应帮你让桃树开花。”说完,她狠狠锤了桃树一下,落叶簌簌而下,像桃夭夭此刻的心情。

  群猴中混入的蚩尤残部见自己辛苦布好的聚生阵竟然成为了桃树的“肥料”,他们终于忍耐不住,纠结人马企图毁掉桃树。众人来到桃树下,正好看到落单的桃夭夭。

  “阿绿,竟然是你?”看到竟然是平时与自己最好的猴子阿绿要来毁掉桃树,桃夭夭怒而执起丝带,朝着阿绿缠去。阿绿却并不恋战,匆匆躲避,靠着灵活的身手消耗着桃夭夭的体力,一边指挥其他爪牙,企图用炸药炸毁桃树。

  “轰”,炸药发出巨响。孙悟空和二郎神听到动静赶到时,桃夭夭却为了护住桃树,被炸药炸的满身血污。

  “啊!”孙悟空忽然仰天长啸,抽出金箍棒,对着阿绿就是一棒。阿绿被打成肉泥,其他爪牙想要撤退,也悉数死在二郎真君的三尖两刃刀下。

  打退群敌,看着奄奄一息的桃夭夭,孙悟空心中后悔:“怪俺老孙,当初不该让你帮忙,把你害成这样。我早该知道,这蚩尤的爪牙不会放过这棵桃树,却仍然置你于险境。”

  “不,不怪你,是我实力太差,”桃夭夭咳嗽两声,道,“不过我很高兴,我至少为你保住了它,我不是个一无是处的人。等伤好了,我一定会努力修行,下次就不会这样了。”

  一旁的二郎真君忽然道:“大圣,听我一言,小桃违反天规,即便跟我回到天庭,也会受到重罚,但是如果大圣你肯收她为徒,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她拜入你门下,虽还是天庭之人,却也算半个花果山之人。”

  孙悟空心中一动,问道:“你之前不是还口口声声要带她回去吗?为何现在又反过来劝我?”

  二郎神叹气:“带她回去是我职责所在,劝你收她为徒却是我的私心。大圣如果不肯答应,就算了。”

  孙悟空微微一笑:“还是二郎神君明白事理,是老孙狭隘了,既是为了共同对抗蚩尤,又何须管是仙族、魔族还是人族。这样吧,桃呆子,只要你能好起来,你这徒弟,俺老孙就收下了。”

  “真、真的?”

  “俺老孙一言九鼎。”

  “大圣,快看,开花了。”

  微风吹过,孙悟空承诺之后,一直迟迟不开花的桃花忽然全部绽放,原本被桃树吸收的化生之气,以一种更为柔和的姿态被重新释放回到了花果山。孙悟空心有所感,他忽然明悟,只要有这棵桃树在,花果山就再也不会受到化生之气的困扰。

  “是啊,这棵桃树尚且能够用一己之力,回馈这一方天地,我为何不能放下成见,广收门徒,为三界培养与蚩尤抗争的人才呢?”孙悟空心有所感。

  桃花绽放之时,桃夭夭也仿佛获得了新生。她忽然想起了一直以来缺失的那段记忆:花果山被毁之后,她一边收留花果山幸存的猴子,一边对燃灯古佛许下心愿,愿意以自己500年的修为和记忆为代价,帮助孙悟空回到过去,重建花果山。

  桃树盛开,一股更为柔和的化生之气充斥在天地间,花果山重新恢复生机。二郎神也被这股因果之力所影响,想起了往事。他淡淡一笑,自回天宫去了不提。

  一个月后崩将军急匆匆跑进水帘洞禀报:“大王,咱们的山门又被堵住了,从门缝里看,这次起码有上千人想来咱们花果山拜师学艺。”

  “上千人?真是麻烦,”孙悟空痛苦的摇头,“这么多人,咱们花果山可养不起,你看看里面有没有那身体强健的可造之才,要不收进来,一起去后山开荒吧。”

  “得令,我这就去办!”

  孙悟空本想少收几个弟子,但是开了这个口子后,无数仙族慕名而来,已经成佛的大圣心中自有公允,不能厚此薄彼的情况下,最终决定开宗立派,广收门徒。

精彩推荐:

游戏下载

img 和大神一起玩

关于“网易大神”

网易大神是网易游戏旗下的精英玩家社区。这里汇聚了广大精英玩家、游戏圈红人、行业大咖,集合了网易独家的官方资讯和福利趣闻,旨在为玩家打造一个丰富的游戏兴趣社交圈。玩家可以在网易大神与游戏中的好友实时聊天、多元互动;以游戏会友,结交更多游戏同好,和大神一起发现更多游戏乐趣。

img 扫一扫下载

客服服务

梦幻工具箱

新服资讯

  • 开服时间:9月12日

    新服名称:忘川秋水

  • 开服时间:9月12日

    新服名称:忘川秋水

活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