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异闻录之猪八戒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终月冥 2019-03-08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

猪八戒

  “妈妈,难道我真的只能嫁给那只猪妖了吗?”少女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妇人,满是惊恐地问道。

  妇人让少女宽心,称自己有办法。但说完她便叹了口气,妇人心里清楚,这事不好办,自己也没拿定主意。毕竟她从来没想到,自己店里的姑娘会被妖怪看上。而这一切,还得从那天说起。

【一】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少女的歌声犹如天籁,像是出谷黄莺,无比悦耳。四周聚满了前来听曲的客人,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少女的身上,嘴里念念有词道:“好一个人美歌甜的小桃红。”

  小桃红乃是留香阁的歌女,因人貌美,加上性格可爱同时拥有天籁般的歌喉,故深得客人们的喜爱。且人气远超留香阁里另外的两位当红歌女——怜香、惜玉,成了最受客人喜爱的头牌。

  “各位客官,还剩一曲小桃红便要歇着了。”一位满面笑容的妇人走到人前,提醒道。

  说话的人是这留香阁的老板,人称陈妈妈。她对店里的歌女都极为疼爱,尤其是对小桃红,更是像亲生女儿一般。因怕她太过辛劳,伤了嗓子,便规定每日唱的曲数有限。最后一首用来竞价,好在小桃红人气极高,每次都能拍出个好价钱。

  “我出一两!”“我出三两!”“我出十两!”……“我出五十两。”

  话音刚落,人群中一片哗然。陈妈妈心中窃喜,定眼看去原来是本地的大富豪黄员外。

  “承让!”黄员外一抱手,笑着看向台上的小桃红,他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笑道:“果不其然,小桃红她……”

  “是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吼,黄员外的笑容瞬间凝住了。

  来人是个壮汉,膀大腰圆,穿得不修边幅,走得虎虎生风。他拨开客人,一下子来到最前面,对着小桃红说道:“我道是哪里传来的天籁,原来是这位貌美的小娘子。”

  黄员外瞧见对方穿得破烂,自觉是哪个不长眼的外乡人,心中顿时升起怒火,骂道:“再不滚开,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不客气~”其他看客附和道。

  “这还自带回声的?”壮汉不屑地看向众人,随后念了个口诀,身形开始变大,转瞬间已有小山一般大。与此同时,壮汉撕去面皮,变成猪面人身,一张口便是钢刀一般交错的獠牙,让人不寒而栗。

  “大仙快收了神通吧。”陈妈妈脑子活,知道对方不是凡人,急忙求道:“再变下去,我这留香阁怕是保不住了。”

  黄员外被眼前的情况吓得说不出来话,憋了许久才吐出一句“妖怪”。他的腿倒是反应不慢,一早就瘫软了。好在随从一把扶住,驾着他逃出了留香阁。

  见众人没了意见,壮汉这才收了神通,又变回人类模样。

  “莫听那老头胡说。”壮汉撩了撩头发,得意道:“我诨名猪刚鬣。曾是掌管十万天河水军的天蓬元帅,因……因故下界,你们可以叫我猪大仙,但绝不能叫我妖怪。妖怪多残忍啊,我可和他们不一样。记着没,不然我就吃了你们!”

  “记着了~记着了~”众人乖巧地点了点头。

  “难得大仙光临,我这就让小桃红给你准备新的曲子。”陈妈妈重新露出了笑容,她一边应付着猪刚鬣,一边挥手让小桃红先下台准备。

  “慢着!”猪刚鬣叫住了小桃红,告诉陈妈妈,自己此番而来并非只为了听曲,而是见小桃红花容月貌,自己动了心,想要娶她为妻。

  话音刚落,在场众人无不震惊。陈妈妈和小桃红更是惊出了声。猪刚鬣瞧见这副回应,只觉自己被轻蔑,像是又要发怒。

  “无妨。”猪刚鬣坏笑道,“我又不是妖怪,且最恨威胁人家。大不了便是心情不快,然后一不小心拆个房子啊,打伤些人啊……无妨无妨,莫要为难。”

  小桃红听完气得小脸通红,忍不住骂道:“我绝不会嫁给这种人。”

  猪刚鬣怒火顿燃,身体瞬间高了几倍,同时变回狰狞的妖怪模样,手里挥舞着九齿钉耙,像是要拆了留香阁。

  “大仙住手!”陈妈妈眼见多年心血即将毁于一旦,顿时求饶,说是丫头没见过世面,待她劝上一劝,必给对方一个交代。

  猪刚鬣听罢点点头,变回常人大小。而陈妈妈也赶紧拉着小桃红回了房间,接着就听见里面传来安抚声,过了片刻,陈妈妈牵着小桃红走了出来,重新回到了台上。

  “小……小女子失态了。”小桃红掩面低语,“还望大仙恕罪。”

  “无妨!无妨!”猪刚鬣喜不自胜,嘻道:“你且看我,像不像你未来的夫君?”

  “像妖……”小桃红话音未落,一旁的陈妈妈猛地发出一声咳嗽,冲她使了使眼色。

  “嗯?你说像妖什么?”猪刚鬣握紧了钉耙,冷笑道。

  “像妖……”小桃红灵光一转,接道:“像妖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

  陈妈妈心中长舒一口气,一旁的猪刚鬣先是愣了愣,随后大笑鼓掌,不仅说小桃红声甜曲广,还顺着歌词承诺自己会好好待她。

  小桃红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正所谓,姻缘不可强求。大仙虽然所言不虚,可此番上门讨亲,实在让人诧异。若传出去,大伙只会笑我小桃红是个随意之人,也有损大仙的威名。”

  猪刚鬣挥了挥拳头,说没人敢议论他的事。然而小桃红还是忧心忡忡,说自己虽是歌女,但绝非随意之人。若是那般,情愿以死明志。说到悲伤处,眼角还落了泪。

  猪刚鬣在一帮干着急,不知如何是好。等过了片刻,小桃红的泪停了,告诉他如愿意通过她的考验,证明心诚,那二人的婚事便可成。

  “小小考验对大仙来说自是不值一提,但这样一则不损你我名声,二来自证所言非虚,自成一段佳话。”小桃红这般说道。

  猪刚鬣细细一想,觉得小桃红的话不无道理。更何况他法力高强,凡人的考验又怎能拦得住他。于是点了点头,当着众人的面应下。

【二】

  考验的内容还没确定,猪刚鬣也没有走。陈妈妈让他在这段时间留在留香阁帮忙(以人形),一来是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二来能够多了解一下小桃红。

  “喜欢一个人,就得了解她的过去和日常,这样才能加深彼此的了解。”陈妈妈这样劝道。

  猪刚鬣觉得陈妈妈说得对,所以平日里表现地十分卖力,不仅承担了许多杂事,连同收拾捣乱的客人的工作也一并做了。除开工作上的良好表现,在生活中他也努力做到最好,每天对小桃红嘘寒问暖,彰显自己的体贴,还想着法儿的送她礼物,让她开心。

  比如他听怜香说小桃红今日有些受凉,于是烧了一大盆热水,端着木盆来到小桃红的厢房。告诉她把这一桶热水喝下去便好了。

  “你端走吧。”小桃红叹道,“我已经好了。我知你是好心,但对女孩子的关心还当表现地温柔一些,这样才能打动人。”

  猪刚鬣此前并不知道,如今被小桃红一说,好似明白了一些。

  又过了几天,猪刚鬣从惜玉口中得知,七夕快要到了,给她们送礼物的客人又多了起来。猪刚鬣心想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于是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想要以此打动小桃红的心。

  “你给我送一把粪耙子是什么意思?”小桃红看着这把一人多高的钉耙,不知所措。

  “这不是粪耙,是我送你的礼物。”猪刚鬣满怀期待地说道,“我亲手挑的,老板说和我那把特别衬,是情侣款,送女生最好。”

  看着猪刚鬣一脸认真的表情,小桃红顿感有些无奈,告诉他送人礼物不光是图自己满意,须考虑到对方的喜好和环境。这钉耙又沉又不方便,凡人女子是欣赏不来的。

  猪刚鬣见状,心气全消,只道自己又闹了笑话。类似的笑话后来又闹过几次,但小桃红从没说过他不好,这让他格外感动。

  事实上,小桃红不是没说。只是她的那些话都只和自己的好友高翠兰倾诉,而高翠兰得知她的遭遇,也替她着急。

  这天,陈妈妈告诉猪刚鬣,说是小桃红在房间等他,有话和他交代。猪刚鬣听完连忙跑了出去,小桃红的房间在二楼,猪刚鬣来到楼梯脚下,看见小桃红的房门大开,她就站在门外,和一旁的高翠兰低声攀谈。

  “又是一个妙女子。”猪刚鬣看着高翠兰的脸,心中暗自说道。虽然不比小桃红漂亮,但也相差无几。

  来到房间,猪刚鬣坐在椅子上,小桃红和高翠兰坐在远处。她俩看着猪刚鬣,心中似乎有所打算。

  “大仙在这留香阁待了也快有一月,对我的了解可有增长?”小桃红问道。

  猪刚鬣长叹一口气,唏嘘道:“不瞒小娘子,按老猪以前是个粗人。想当初在天庭,就是因为不懂女生心思,惹怒了嫦娥,这才落了凡间。这些日子多亏你的教导,这才让我恍然大悟,要是能早些遇到你该多好啊。”

  高翠兰听罢忍不住笑了出来,小桃红捶了她一拳,脸色羞红。而高翠兰则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然后冲她使了使眼色。

  “既然如此,那考验正式开始了。”小桃红站起身来,翻出一堆胭脂水粉,其中混杂了怜香和惜玉的,要猪刚鬣做出选择。

  “你既说了解我,那请问这里面哪些是我的?价格多少?用法和功能如何?还有,若是我选出一种送给怜香和惜玉,最适合她们的颜色是什么,最不适合的颜色是什么?”

  猪刚鬣听完愣在原地,整个人都懵了。高翠兰见状暗自窃喜,得意地看向小桃红。

  “答不出的话就是输了。”小桃红提醒道。

  猪刚鬣万没有想到,考验居然是这样。他对这类事物一窍不通,想到这里不由得面色沉重,长叹一口气。

  “可惜,这么简单都回答不了。”高翠兰忍不住笑道,语气中竟然透着一丝失望。

  小桃红见他沉默许久,只道是自己赢了,正要喊陈妈妈来作证,却被猪刚鬣抬手拦住。这时,她的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惶恐,她发现,猪刚鬣的脸上居然渐渐浮出了笑容。

  “这款桃红、绯红还有银红色是你的,价格均是二钱银子。用法核心是对色、轻扫、落点和适量。怜香肤白,可选玫瑰红。惜玉相对黑,切不可送芭比粉……”

  看着猪刚鬣在大说特说,小桃红不由得慌了神。高翠兰也有些吃惊,问他是如何得知的。

  “对于普通男人来说,此类选择堪称无解。”猪刚鬣看着那些胭脂水粉,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但自从来了这留香阁,我便经常观察小桃红,她最爱的颜色,常去那些店,这些我都一清二楚。”

  见自己通过了考验,猪刚鬣急忙伸手去抓小桃红。小桃红没想到自己会输,顿时慌了神,她躲过猪刚鬣,抓住高翠兰的手,问她如何是好。

  “难不成你在耍我?”猪刚鬣见小桃红反抗,气得变回原形,准备大闹一番。一旁的高翠兰被猪刚鬣的模样吓到,忙地挣开小桃红,大步逃去。

【三】

  陈妈妈听到楼上传来响声,连忙跑了过去。小桃红见陈妈妈来了,急忙躲在她的身后,低声啜泣。

  猪刚鬣大骂陈妈妈和小桃红串通一气,骗她免费当留香阁的劳力,还寻他开心。陈妈妈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连忙说其中有误会,先想法平息猪刚鬣的怒火。

  “原来如此!”听完猪刚鬣的说明,陈妈妈连忙赔笑道歉,“是我不好,我告诉这丫头,让她告诉你这几天就要进行考验了,劝你别太辛劳,免得累坏了身子。那些胭脂都是胭脂店老板送来的样品,我让这丫头问问你,你喜欢她涂什么颜色,我好给她买下。”

  陈妈妈一通解释还不够,她还冲对方使了使眼色,低声道:“我本有意让你俩多相处,奈何这丫头一时紧张。我可是很看好大仙你的。”

  这番话说得猪刚鬣心中大喜,面目也不那么可憎了。但经过这件事,他的性子也早被磨光了。

  “谅你不敢骗我。”猪刚鬣厉声道,“你就直说,何时才能开始考验?”

  “三天后!”陈妈妈一口说道。

  猪刚鬣掐指一算,无非再等三天,而且经过这次考验,他的信心大涨,也就觉得无事,遂转身离开。

  猪刚鬣走后,陈妈妈关上门,忙问小桃红发生了什么。小桃红告诉陈妈妈,这都是高翠兰出的主意。她说那妖精是个粗人,定然不懂这些。所以撺掇小桃红赶紧进行考验,也是一番好心。

  “好心什么?”陈妈妈气道,“我本想着多拖延些日子,你我好想办法。如今全让你打乱了。”

  陈妈妈告诉小桃红,说那人平时就嫉妒她,巴不得她早些出嫁,好让城里的公子哥们死心。她叱责高翠兰儿戏,最重要的是遇到危险后转身就走,丝毫不顾小桃红的安慰。真是可恶。

  “那三天后怎么办?”小桃红担心道。

  “我也不知。”陈妈妈摇了摇头,“那高翠兰真是可恶……”

  说到这,陈妈妈突然若有所思,接着会心一笑,似乎有了主意。

【四】

  三天后。

  深夜,客人们都已经散了,陈妈妈来到一间大厢房,这里便是今晚的考验之地。与其他的房间不同,这间提前做了清场,只留下一张大床在中间,再无其他的物件。大床之上坐着三位女子,穿着相同的红衣裳,头上都蒙着红盖头,就连体型也差不离。

  “这是什么考验?”猪刚鬣有点摸不着头脑。

  “大仙莫急。”陈妈妈细心解释道,说小桃红人在其中,但他得蒙眼选出才行。这全凭对对方的了解,且机会只有一次。

  有了上次的成功,猪刚鬣此回信心满满,连忙让陈妈妈给他蒙住眼睛。一想到小桃红马上就能嫁给自己,他便有些迫不及待。

  三位女子呈三角形站开,猪刚鬣就在三角形中央。随着陈妈妈喊出一声唱曲,三人开始唱起小桃红最常唱的曲子。最狠的是,三人都学着小桃红的声音,这惟妙惟肖的音色让原本自信无比的猪刚鬣瞬间犯了难。

  猪刚鬣先朝着一个声音走去,他抓住了对方的手,觉得温润修长,定是小桃红的手。就在他准备喊出小桃红的名字时,忽然犹豫了一下。他又摸了摸,觉得这手要比小桃红的胖些,遂摇了摇头,奔向下一个。

  到了第二人,猪刚鬣觉得对方虽然腰细,但比起小桃红,终究还是粗了些。而他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有一回小桃红上楼绊了脚,是他及时扶住了对方,这才碰过她的手和腰。

  到了最后一人,猪刚鬣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欣喜。他再三确认,这玉手和细腰,还有唱曲的音调,都是只有小桃红才有的样子。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高声举起:“我找到了!”

  “甚好!甚好!”陈妈妈一边应道,一边让他抓紧对方的手,等她把另外两位姑娘领来再揭晓谜底。

  猪刚鬣有些不耐烦,但小桃红已经在自己的手里,另外两人他都已确定,谅她也玩不出什么把戏。

  不消片刻,一切就绪。猪刚鬣解下眼罩,伸手去掀小桃红的盖头。随着大红的盖头缓缓掀起,猪刚鬣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怎……怎么会这样!”猪刚鬣愣在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眼前之人并非小桃红,而是之前来过留香阁的高翠兰。他回想了自己的选择,绝不会有错。一定是陈妈妈使诈,故意骗他。

  “你敢骗我!”猪刚鬣恼羞成怒,一把抓住陈妈妈的领口,厉声斥道:“小桃红肯定不在里面!”

  “谁说我不在?”说罢,其中一人扯下了盖头,那人正是小桃红,而剩下的一位则是歌女怜香。

  “怎么会这样……”猪刚鬣心里闷得慌,连锤了自己几拳,他看了四周,除了他们五人,其余都是空空一片。

  “怎么搞的?”高翠兰看了眼小桃红,抱怨道:“你和我说他肯定能找到你,只不过是惜玉有事不来,让我给你凑个人数,让我见证你出嫁的瞬间我才来的。”

  说罢,高秀兰拿出手绢擦了擦被猪八戒摸过的手,一脸不开心地离开了。

  “翠兰,别走啊!”陈妈妈连忙喊她名字,奈何对方已经走远,她只好改口大喊,“回到高老庄代我向二老问好啊!”

  “算你狠,我输了。”猪刚鬣心里还憋着气。

  “不怪你。”陈妈妈连忙给对方一个台阶,说是只怪运气不好。接着她讲起了上次考验的事,说若不是上次小桃红的好友担心,撺掇她考验你,说不定你的好运便用在这次了。

  猪刚鬣得知真相,心中暗怒,于是将丢了媳妇的问题归在了她的身上。正巧刚才听陈妈妈说漏了她的姓名住处,心中突然有了想法。回想起那姑娘长得貌美,须找她理论一番,于是他一念诀,脚下生出一朵云彩,接着一个转身飞了出去。

【五】

  “出来吧,惜玉。”见猪刚鬣飞远,陈妈妈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随着她的呼唤,一个和小桃红她们穿着相同衣服的女子从床底下钻了出来,那人正是店里的歌女惜玉。

  经过上次成功,陈妈妈料想猪刚鬣必定大意。她让小桃红以送自己出嫁为由,骗来高翠兰。接着她让小桃红提前藏在床底,自己则清空房间制造出难以造假的假象,最后趁着揭开眼罩的功夫,让她和惜玉调换。这才让对方输了考验。

  “万一他又回来怎么办?”小桃红担忧道。

  “不会的。”陈妈妈自信道,“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朝着高老庄飞去了。”

  “你怎么知道?”小桃红半信半疑。

  “傻孩子。”陈妈妈笑道,“你没看到那呆子看高翠兰的眼神吗,而且我挽留她的那会儿,那呆子的耳朵可是情不自禁地动了起来。”

  “原来你是故意说出她的名字和地址!”众人恍然大悟。

  “不然呢。”陈妈妈笑了笑,然后叮嘱大家早点休息。

  几天后,猪刚鬣大败的消息传开,人们纷纷称赞小桃红机智聪明。同样伴随消息传开的还有陈妈妈的一句话,街头巷尾皆有传颂:

  “不要欺骗任何一个姑娘,因为你不知道她妈妈会怎么收拾你。”

网易游戏会员App

收获游戏成长红利

扫码下载

查看你的VIP福利

[关于“网易游戏会员俱乐部”]

每一位网易游戏玩家,都是网易游戏会员俱乐部的会员。在这里,玩家的游戏投入,都可以变成积分,换得游戏衍生的福利和服务。现在登录,还可以马上预约网易精品新游、抢游戏周边、参与福利活动。

联系我们:
App搜索下载:网易游戏会员
微博:@网易游戏会员俱乐部
微信:网易游戏会员俱乐部
官网:http://qiyu.163.com/

精彩推荐:

游戏下载

img 和大神一起玩

关于“网易大神”

网易大神是网易游戏旗下的精英玩家社区。这里汇聚了广大精英玩家、游戏圈红人、行业大咖,集合了网易独家的官方资讯和福利趣闻,旨在为玩家打造一个丰富的游戏兴趣社交圈。玩家可以在网易大神与游戏中的好友实时聊天、多元互动;以游戏会友,结交更多游戏同好,和大神一起发现更多游戏乐趣。

img 扫一扫下载

客服服务

梦幻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