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异闻录之嫦娥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庄博一 2019-03-08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

嫦娥仙子

1.

  是日,天佑副帅游历归来,受天蓬元帅相邀,于其府邸做客对饮。

  天蓬、天佑、黑煞、真武四位神将,同称北极四圣真君,四人关系密切,虽近些年来各司其职交集渐少,但每每相遇总会交心的喝上几杯。

  酒过三巡,本来在漫谈四海见闻神态轻松的天佑副帅忽然话锋一转,只见其右手抚台,身体前倾,压低声音于天篷耳畔问询起来。

  天佑:“大哥,天庭最近可有古怪?”

  这话问的突兀,天篷毫无准备,手腕一颤,杯中酒水倾出少许,他眯起眼睛装作头晕目眩的摸样,“古怪?什么古怪?”

  天佑:“大哥你就别瞒我了,四大部洲如今乱作一团,妖魔当道,战火连绵,我天界多年来守正持中,代表三界正义,为何此时却毫无作为?”

  天篷大笑,抬手拍了拍面前天佑的肩膀,“不是,老弟你喝多了吧?人界纷乱与我天界何干?”

  天佑:“看样子大哥是真的不愿意说了。”

  天篷:“什么愿不愿的,我压根没明白你再说些什么?”

  天佑举起面前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起身作揖告别,“罢了,小弟不胜酒力,这便先走一步,大哥你……早些休息吧。“

  天佑三步一回头,见天篷始终坐于桌前无动于衷,长叹一声,径直离去了。

  此刻云卷云舒,天篷缓缓站起身,神态平静毫无醉意,他举起空杯在虚空中舀起,然后鼻翼贴近杯口轻轻嗅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天界的气为何愈发稀薄了?“

  天佑副帅所说的“古怪”天篷其实早有感应。也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的,起初是周围的灵气开始褪散,紧接着诸星黯淡,最后众神法相神通衰颓,整个天界都如今呈现着一股破败之意。

  当然,不少法力高深的仙位都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变化,可为防止打破三界平衡,引发骚乱,大家都是一样的讳莫如深,避而不谈。

  就因为大家都不说,天蓬也就不方便说了,这是仙圈文化,说到底不过为了四个字,保持高深。

  可天篷作为有志之士,对于天界现状还是怀有忧虑的。

  那天酒后,天蓬心中的忧虑更重了,他在天宫间漫步,走走停停,十指掐算,反复推演,勘测着灵气分布的趋势变化,不知觉间来到了天界的极寒之地,广寒宫。

  自三千年前太阴星君触犯天律,被贬下凡,广寒宫便被空置下来,多年来含有人迹,逐渐荒芜,加之此宫处于天界阴极,所以清冷孤寂之感更甚。

  天蓬双手背后,伫立在观月台上,俯瞰整座广寒宫,大有沧海桑田,今是昨非之感。

  忽而风起,卷起云霞,月色于霜雾间折射反复,只见光影流转,琉璃焕彩,眼前诸般景象如梦似幻。一女子身着白色纱裙乘风而来,其态婀娜,其貌冷艳,步步生莲,携长风流云,映霞光月色,倏忽之间,飘身至月宫之中。

  这是飞升成仙之象。

  可这么好看的飞升,天蓬还是头一遭遇上。

  他被眼前景象所惊,呆立原地久久不能自已,待回过神来时,广寒宫依然恢复如初,像是什么都未发生过。

2.

  后来,天蓬时常会想起那天广寒宫里绝美的一幕。

  虽宛如幻境,但他一开始还是相信,那天发生过的事情。

  为此,天蓬当班巡查时,交际应酬时,游历寻访时,总会试着向他人打探关于广寒宫仙子飞升的传闻。

  “多少年了,广寒宫一直空着,你又不是新人,这还用我告诉你?”

  “没听说过,多新鲜啊,喝多了吧你?”

  “仙子?大元帅位高权重,可别尽想些不该想的事情啊。”

  “嚯,听你说的,我差点都信了。”

  或是讥笑,或是怀疑,或是劝慰,或是否定,总之关于广寒宫仙子其人其事,答案皆是否定。

  被否定的多了,天蓬终于怀疑自己那天的所见所闻,难道那天真的喝多了?这一切斗不过是自己的臆想?

  谁都会有这样的时刻,即使是天神也不例外。

3.

  思来想去,天蓬决定再去广寒宫看看。

  其实他早该去广寒宫确定一下,但之所以迟迟没有行动,是由于一段复杂的心理活动。天蓬害怕在广寒宫遇到了那位仙子,又害怕在广寒宫遇不到那位仙子。

  很难解释,他也是第一次有这样矛盾的情绪。

  上次还没发现,原来通往广寒宫的路是这样的破败萧索。

  等天蓬再一次登上观月台时,风再一次吹了起来。

  天蓬认真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是和那时一模一样的景象。只见那位美丽的仙子腾空而起,携着世间所有美好于一身,缓缓向广寒宫内飘然而去。

  “真的,我就知道都是真的。”天蓬兴奋的喊了出声。

  仙子听到了他的呼喊,回头望去,那一刻天蓬感觉漫天霞光与月光陡然间都失去了色彩。

  仙子:“前辈您好,新人第一次成仙,请问这儿是直接飞升,还是要走个手续?”

  等天蓬不过一愣神的功夫,仙子就已经来到他的身前,一脸天真的闻讯道。

  天蓬:“什么手续?”

  仙子:“不需要手续吗?意思是直接飞升就可以咯?”

  天蓬:“不是,你说你是新人?”

  仙子:“对呀,我在日夜修炼,盗食仙药,这才有了今天飞升成仙的大机缘。”

  天蓬:“今天?”

  仙子:“看来前辈也是新人,那不打扰啦,我去里面看看。”

  说罢仙子指了指观月台下的广寒宫,灿然一笑,转身向宫内飞去。

  “对啦,我叫嫦娥,以后多多指教哦。”

  天蓬一头雾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口中重复着对方的名字,嫦娥。

  忽然,一个大胆的猜想在天蓬心中涌起。

  第二天,天蓬在同一个时间来到广寒宫。

  观月台上,风起,又是一样的场景,炫目的霞光,流转的月色,绝美的嫦娥,又一次飞升。天蓬望着眼前一切,心中只有无穷困惑。

  到底是怎么回事。

  嫦娥仙子:“前辈您好,新人第一次成仙,请问这儿是直接飞升,还是要走个手续?”

  天蓬一个愣神的功夫,嫦娥仙子再一次来到他的身前,一脸天真的闻讯道。

  天蓬:“不是,你怎么总趁人不注意跑上来啊。”

  嫦娥仙子:“啊?我们见过吗?”

  天蓬没好气的答道,“没有!”

  嫦娥仙子:“天界的人脾气都这么差吗?”

  天蓬:“对……对不起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嫦娥仙子看面前天蓬连连摆手摸样真诚,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一点都不像个神仙。”

  天蓬:“神仙应该什么样?”

  嫦娥仙子:“四个字,保持高深。”

  天蓬也笑了起来,“你还懂行。”

  嫦娥仙子:“那当然,我从小就想当神仙,做足了知识储备。”

  天蓬:“干嘛非要当神仙啊?”

  嫦娥仙子:“神仙好哇。”

  天蓬:“哪里好?”

  嫦娥仙子:“起码不老不死,能青春永驻。”

  天蓬盯着嫦娥仙子的冷艳动人的脸庞,随即点了点头。

  嫦娥仙子明白天蓬目光里的赞许之意,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4.

  在三十三重天上有一处轩辕台,轩辕台上有一面轩辕镜。

  传闻轩辕镜明察三界因果,可观尽过去未来。

  几次探访广寒宫,让天蓬确定了一件事,嫦娥奔月飞升的背后必有隐情。

  想到此刻她正身陷无穷飞升轮回不休,便也顾不得什么天规禁令,用尽三十六般天罡变化,躲过森严守卫,重重机关,潜入三十三重天,终登轩辕台上。

  此刻轩辕台上狂风呼号,雷霆万钧,天蓬将手放在轩辕镜前,镜面朦胧模糊,映出一个异样的生物。

  天蓬眯眼打量,像是……像是看见了一个猪头。

  紧接着一行字缓缓浮现:九千年轮回大劫,三界无一幸免,唯待取经人取得真经,万物生灵方有一线生机。

  他心中一惊,等在仔细看去,影像已然涣散,片刻后重新聚焦,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了镜中。

5.

  小女孩紧跟在母亲身侧,惶恐的看着周围绵延无穷的人流。

  每个人都是一样的绝望,一样的面色饥黄,衣衫褴褛。

  女孩轻轻拽了拽母亲的衣角,有气无力的哼着,“娘,我饿,我走不动了。“

  母亲面色惨白,停下脚步从怀中掏出了半个饼,递给女孩,用气声安慰道,“小娥乖,就快到了,只要坚持到进城我们就有吃的了。“

  女孩接过饼大口吞咽而尽,正要再说些什么,面前的母亲忽然脱力,瘫倒在地。

  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淹没在了愁苦的人群之中。

  转眼间女孩长大成人,出落的愈发美艳,一次机缘巧合,她从一名道士处得到本修真秘录,见其中记载的飞升法门煞有其事,不似作假,便也生出了修炼飞升的想法。

  她全凭一腔痴念勤修苦练,访遍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寻名师福地,四海秘宝。但人力终有尽时,修道一途她不过中人之资,多年过去始终不见进展。

  后来,女孩在方寸山下游历,遭遇妖魔袭击,危难之际被方寸山门人所救,被菩提祖师收留养伤。在山间走动时,听闻方寸山藏有一株仙药,有助修道者得道飞升的逆天效用。

  成仙的偏执让女孩动了邪念,她夜盗仙药,在方寸众人醒觉围捕之时,当场吞服,霎那间风起云涌,雷声渐躁,天劫转眼间便降临于方寸山巅。

  天际五雷汇聚,一道巨大的光柱划过长夜,轰隆一声,正正击打在女孩身上,只见其肉身绽裂,苦不堪言,咬碎银牙,挺过天劫,硬生生趁着月满之夜飞升成仙。

  九霄之上,玉帝震怒。

  嫦娥飞升之法有违天道,触犯天威,玉帝传下天罚,让嫦娥成为一日囚徒,记忆经历皆困于一日之间,反复承受雷劫加身飞升之苦,岁岁年年,无穷无尽,不可解脱。

  此刻天蓬才明白,为何每次见到嫦娥,她都在飞升,始终没有记忆存留。

  可关于那个猪头,以及那行字,天蓬却不得要领,难解其意。

6.

  轩辕镜上画面一转,只见嫦娥仙子由人界飞升登天,来到凄冷孤寂的广寒宫中,左右张望,神色茫然。

  天蓬神色悲悯,缓缓伸出右手,拂过镜面上的嫦娥仙子。

  唉,一声叹息在天蓬身后响起。

  天蓬浑身紧绷,转身回望,竟是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算不得什么光彩的事儿,所以玉帝便不让人提起她,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都忘了。“

  天蓬:“多久了?“

  太白金星:“三万三千日夜。“

  天蓬:“天道果真无情。“

  太白金星:“三界自有其因果,天罚有序,何来有情无情之谈。“

  天蓬摇头苦笑,“那今日天蓬所为,又该受何天罚呢?“

  太白金星:“天蓬元帅言重了,我不过恰好路过罢了。“

  天蓬:“多谢上仙了。“

  太白金星:“还望天蓬元帅能珍惜这一身修为,切莫走上歧途。“

  天蓬:“我自有打算,不劳上仙多虑了。“

  天蓬拱手行礼离开,太白金星伫立在轩辕台上望着远方出神,此刻轩辕镜上画面再变,只见南天门云海翻涌,门庭倾颓,四大天柱表面龟裂,碎屑坠落不断。

  “三界大劫将至,天界门庭怕真是要守不住了。”太白金星手指掐算,面色苍白,沉吟自语道。

7.

  一年一度的蟠桃宴又一次召开。

  众仙齐聚瑶池。觥筹交错,歌舞升平。

  这是天庭守卫最为薄弱的时刻,也是天蓬心中所盘算的最佳时机。他假意饮酒,载歌载舞,待众仙酒意正浓时悄然离开瑶池,奔赴广寒宫中。

  月光似水,云海温柔,天蓬扶摇而起,脚下流云化作窄长桥廊,直抵月桂树下,只见树下一个窈窕身影,正抬头痴痴的望着自己。

  天蓬:“嫦娥,和我走吧。“

  嫦娥仙子:“前辈,请问……“

  天蓬:“对,没错,带你办手续去。“

  嫦娥仙子神色狐疑,来回打量面前的天蓬后,心中莫名涌起一阵熟悉亲近之意,忍不住娇嗔着道,“你们天界怎么和人间一样的麻烦。“

  天蓬笑了笑伸出右手也不作答,静静的等待着面前的嫦娥做决定。

  嫦娥仙子伸出手,握住天蓬,“还有你,长得一点也不像个神仙。“

  天蓬:“当神仙有什么好的。“

  嫦娥仙子声如细纹,面色绯红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是非要做神仙不可。“

  顷刻间天界变色,天威震荡,玉帝威严的声音如惊雷般炸响天际。

  “天蓬,你可知你触犯了天条。“

  天蓬像是没听到玉帝怒斥,自顾自牵起嫦娥纤细手掌,神色温柔轻声说道,“你知道吗,五百年前,天上来了只猴子,大闹天宫,把三十三重天搅了个天翻地覆。“

  此刻雷鸣电闪,风起云涌,嫦娥望着面前身披银甲的天蓬却是从未有过的心安,露出罕见的小女儿神态,歪头问道,“他可真厉害,可惜我没那么好运,看不到咯。“

  玉皇大帝携十万天兵,托塔天王,三太子哪吒,二郎神杨戬,漫天仙将层层叠叠遮云蔽日,已然将两人围合。

  天蓬背对天兵天将,伸出食指轻点嫦娥额头,“今天,就让你再见一次,大闹天宫。“

  天蓬将嫦娥背在身后,转过身来,露出北极四圣之首,天蓬元帅法相真身。见他伸展六臂,执钺斧、弓箭、剑、铎、戟、索六物,身长暴涨至五十丈,幻化一身黑衣玄冠金甲,流光溢彩,宛若杀神降世。

  众人正惊呼间,魔家四将傲然出阵,率先请缨。

  四将围合攻上,魔里青持青锋宝剑,脚踏七星,直刺中宫,来势汹汹。

  只见天蓬不过轻微晃动身形,便在毫厘间避开剑锋,随后手腕轻抖,剑尖斜刺而出,剑势看似缓慢无力,实则封尽对手百般攻势变化,魔力青无可奈何,只得后退闪避。

  三将见大哥受挫,连忙欺身相助,魔里寿持紫金双鞭,魔里红持混元珠伞,左右夹击,攻势连绵。

  天蓬不以为意,一手持长戟上挑,一手持钺斧下劈,一挑一刺,穿过两人密不透风的招式缝隙,直抵胸口银甲,千钧力度猛然迸发,瞬息间将两人击飞。

  远处魔里海持碧玉琵琶十指连弹,地火水风翻涌汇聚,携无穷灵力向着天蓬奔涌而来。

  天蓬元帅大喝一声,来得正好,双脚开立,手执法印,口中念念有词,正是三十六天罡变化中的阴阳颠倒之术,魔里海的地火水风尽数瓦解破碎,魔家四将只觉天旋地转,待回过神来时已被天蓬用手中仙索捆作一团。

  嫦娥此刻伏在天蓬背后,仿佛伏在一片棉絮之上,脑海中浮现起幼年时背伏在母亲肩头的画面,一股温柔情绪涌上心头,她轻声喃呢道,“呆子,没想到你竟然这般威风。”

  “还有更威风的呢。”

  天蓬元帅再施变化法印,撒豆成兵,只见千军万马迅速汇聚,与面前天兵天将相峙而立,旌旗蔽空,杀气正隆。

  “哈哈哈。”天蓬仰天长啸,声势直贯三十三重天,眼见在场诸人无一人敢向前半步,便戟指群敌朗声邀战道,“不妨一起上吧。”

  二郎真君气的跺脚大骂,正要上前时被匆匆赶来的太白金星喝止。

  “且慢动手。”

  太白金星附耳于玉帝一侧,只见玉帝脸色阴晴不定,最终长叹一声,做出决定,“天蓬,住手吧,你与嫦娥的罪责,我不再追究了,我赐她广寒宫的仙位,执掌太阴。”

  天蓬:“你这是什么意思。”

  玉帝:“没什么意思。”

  天蓬收回法相真身变回寻常摸样,嫦娥则一脸茫然,望了望玉帝,又望了望天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天蓬:“怎么忽然改了主意?”

  玉帝:“天蓬,你身负三十六天罡变化之术,不同寻常仙位,对于天界灵气涣散一事儿应该早有感知了吧。”

  天蓬默然不语,只是静静的望着玉帝。

  “轩辕镜上的预言,想必你也已经看过了。”

  天蓬忽然有所感悟,天界的变化,轩辕镜的预言,以及古老的谣言传说,许许多多细节在他心中拼接出了一个懵懂的答案。

  玉帝:“如今取经人已然降世,三界生机存于一线,我没资格要求你太多,但如果三界选中了我,我一定不会逃避。”

  众仙皆是默然,气氛霎时肃然起来。

  天蓬环视漫天仙佛,心中沉重,右手忽然一紧,是嫦娥靠了上来。

  他心里有了答案。

  “要我怎么做。”

8.

  “后来呢后来呢。“

  说书先生卖了个关子,举起茶盏润口,一稚嫩小童等不及,跑到说书人的放桌前连连催促。

  说书人:“后来啊,嫦娥仙子就真的位列仙班,住到了月亮上。“

  小童:“那天蓬元帅呢?天蓬元帅呢?“

  说书人叹了口气,缓缓答道,“天蓬元帅堕入牲畜道中,成了不人不妖得怪物。“

  小童一脸惊愕,茶楼众人齐声质疑,“天蓬元帅打赢了怎么还会受罚啊?“

  说书人:“天蓬元帅有大胸襟大慈悲,他是自愿堕入轮回的。“

  众人大骂,“你这讲得什么破故事啊,简直是浪费大家时间。“

  说书人也不恼怒,望向茶社内一个衣着朴素的僧人,问道,“这位大师,你以为呢?“

  僧人口喧佛号,起身作答,“先生前文所说的天界灵气涣散,乃是因千年难得一见的大灾降至,三界危悬,天蓬元帅自堕凡尘,想必是知道了其中真相,所以要去完成一个大使命。 “

  说书人:“噢?是什么大使命?“

  僧人答:“降妖除魔,西天取经,济民救世,匡扶三界。“

  言罢,说书人点头赞许,茶楼众人不解其意,皆是一脸茫然。

  僧人:“弟子玄奘,谢菩萨指点。“

  说书人露出观音法相,佛光普照茶楼,惊得众人连忙倒地跪拜,口中皆是阿弥陀佛。

  僧人则朗声大笑,转身离开茶楼,踩着夕阳,一路向西行去。

网易游戏会员App

收获游戏成长红利

扫码下载

查看你的VIP福利

[关于“网易游戏会员俱乐部”]

每一位网易游戏玩家,都是网易游戏会员俱乐部的会员。在这里,玩家的游戏投入,都可以变成积分,换得游戏衍生的福利和服务。现在登录,还可以马上预约网易精品新游、抢游戏周边、参与福利活动。

联系我们:
App搜索下载:网易游戏会员
微博:@网易游戏会员俱乐部
微信:网易游戏会员俱乐部
官网:http://qiyu.163.com/

精彩推荐:

游戏下载

img 和大神一起玩

关于“网易大神”

网易大神是网易游戏旗下的精英玩家社区。这里汇聚了广大精英玩家、游戏圈红人、行业大咖,集合了网易独家的官方资讯和福利趣闻,旨在为玩家打造一个丰富的游戏兴趣社交圈。玩家可以在网易大神与游戏中的好友实时聊天、多元互动;以游戏会友,结交更多游戏同好,和大神一起发现更多游戏乐趣。

img 扫一扫下载

客服服务

梦幻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