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异闻录之地涌夫人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嗷呜 2019-03-11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

 地涌夫人 

  放哨的小妖精前来禀告消息时,我正扶着额头,思考着一个深刻的问题——

  今天的晚餐,应该吃什么?

  是前天绑回来的那个抛妻弃子,跟小三一起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的渣男一号,还是昨天隔壁洞送来的那个生得白白嫩嫩,用一副好皮囊蒙骗了无数少女清白的渣男二号。

  又或是手底下的小妖精刚上贡的渣男三号,据说他有严重家暴倾向,一天打老婆的次数比如厕还要多上那么几次。

  ……真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我悠悠叹了一口气,一抬头,发现底下跪着的那个小妖怪,面色愁苦,眉头紧锁,瞧着居然比我还要纠结几分。

  我有些疑惑,心道这莫不是遇着什么惊为天人的新型渣男了。

  作为一名自强上进的妖精,我不可避免地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修炼的瓶颈期,更不可避免地走上了歪路。

  其实也不算歪路,世间上有一辈子缩在洞里的佛系妖精,也有像我这样追求强大自由的妖精,她们食人血肉,吸人精气,转化成自己的强大力量,直到某一天,突破瓶颈,青云直上。

  我是这其中的一员,不过我比较有良心,青云直上的同时不忘帮贫帮弱,解决民间疾苦。

  地涌夫人只挑渣男下手,洞里常年关着许多渣男,品种之丰富可写一本渣男收录图鉴。

  在这样的情况下,洞内弟子也算见识过了人生百态,从一开始的情绪激动,遇见渣男就想磨刀霍霍的激进思想,转变为了如今的见怪不怪,波澜不惊。

  我有些好奇,究竟是怎样的渣男,能够让她门下弟子如此惊慌失措。

  “大王。”那弟子脆生生地唤了一声,语气百转千回,与面色一样愁苦,我应了一声,安抚道:“发生了何事?”

  “有个猴子,拎着根铁棒从东方来了。”小妖抖了抖身子道:“他身后还跟了一个骑白马的和尚,一个挑行李的大汉,还有个……”

  “还有个扛钉耙的猪妖,是么?”

  “大王英明。”小妖怪点点头,又道:“那猴子生得凶神恶煞……”

  一看就十分能打。

  我从她诚惶诚恐的表情语气中体会到这个潜台词,但我没有理会。

  并且,我还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徒儿们,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从东土大唐前来取经的和尚?”我看着底下众脸茫然的小妖怪们,循循善诱,殷殷教诲:“据说吃他一块肉,就可长生不老,法力无穷,不如……”

  “我们来干一票大的?”

  二

  山色空蒙,鸟鸣莺啼。

  我寻了棵郁郁葱葱,看上去便十分结实的大树,掏出绳子,将自己绑了上去。

  山林幽静,头顶的古木遮天蔽日,只有点点日光漏过枝叶缝隙,在地上留下细碎光斑。

  我瞧着那些光点,有些出神。

  为了显示自己当真是个被山贼掳来绑在树上的,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姑娘,我对自己下了狠手,将自己绑得十分严实。

  这样的下场就是,除了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追忆追忆从前外,便什么事也做不了。

  我叹了口气,垂下眼皮。

  我其实不大喜欢这样被束缚的感觉,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被这种感觉折磨着,日日夜夜,苦不堪言。

  我的原身是只金鼻白毛老鼠,俗成小白鼠,这虽然是个万物皆可成精,石头里也能蹦出只猴子的时代,但我作为一只老鼠,能够成精,也算是机缘巧合。

  总结来讲,两个原因,一是啃过天材地宝,二是有后台。

  并且,这个后台十分的硬气。

  一般来讲,妖怪打架时,是很流行自报家门的,比如隔壁洞那只大鹏鸟,回回打架前都要把自己在佛祖手下做公务员的经历回顾一遍,声音之大,历时之久,往往能让对方不耐烦地捂着耳朵,摔剑而走。

  而我就不一样了,我不逼逼,不废话,只是捧出供奉的牌位,对方就被自动劝退了。

  成精后的日子可谓肆意潇洒,占山为王,广收徒弟,可成精前的经历,如附骨之蛆,让人耿耿于怀。

  老鼠么,总是东躲西藏,在阴影里讨生话的,偶尔那么几次没能藏好自己,不慎露面,免不了人人喊打,在生与死的边缘大胆试探。

  有那么一回,为了抢一个被丢弃在路旁的馒头,我被人捉住了,他没有扒我的皮,也没有拆我的骨,只是将我绑了起来,扔在太阳下暴晒。

  我想挣脱,绳子却将我紧紧缚住,我能感觉到皮肉中的水分在一点点消失,我却无能为力。

  我听说过齐天大圣的孙悟空的故事,据说他有七十二般神通,一个跟头能翻十万八千里远,我若有他一半厉害,大约连捆仙绳都能挣脱。

  那时我已晒得神志不清,后头发生了什么都记不大得了,只有这一点念头,压在心底,存到了现在。

  要捉唐僧,一是因着这个想变强的念头,二是无可奈何。

  毕竟,十里八乡的渣男都给我啃得差不多了,在啃几个估计就绝种了。再者,我的确是不想再杀人了,他们虽然罪有应得死有余辜,但终归是一条人命。

  头顶的太阳越来越大,山间的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盖不住细碎的马蹄声。

  我眯起眼,终于瞧见前方蜿蜒曲折的山间小道上拐出一行人,他们穿花拂柳,越走越近。

  我清了清嗓子,大声喊出一句“救命”。

  三

  我看着面前的低眉垂目,双手合十默念阿弥陀佛的僧人,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假扮民女引人来救,跟着师徒四人混入寺庙,再引开猪八戒与沙僧,最后抓走唐僧,盾入无底洞。

  无底洞有三百里深,里头有三百余个巢穴,孙悟空再神通广大,也没那么容易就寻着我们。

  这也算是身为老鼠精的一个天赋技能了。

  我嘱咐身旁的小妖怪们去打水做饭,烧一顿素斋,那一旁的唐僧听见我们的对话,终于抬头。

  他道:“别煮太咸,别放香菇,不要加香菜,豆腐做嫩点。”

  小妖怪:“……”

  唐僧:“有水果的话,也来一点,苹果削皮切成块,葡萄不要带籽的,桃子不红就算了。”

  小妖怪:“……”

  小妖怪震惊地看向了我。

  我艰难地点了点头:“按他说的做。”

  小妖怪一脸茫然地退场了,唐僧冲她离去的方向羞涩一笑,又接着低头,默念诵经。

  我砸了咂嘴,心情颇为复杂,复杂中又带了丝疑惑:“你不怕?”

  虽然我的确没打算杀他吃肉,但这人被捉入妖精洞里,怎么会一点都不害怕,还能这样淡定自若?

  大约是我的表情太过困惑,唐僧秉着助人为乐的高僧精神解了我的疑惑:“不怕的,姑娘既是个女妖精,我便不怕。”

  我:“……”

  我没想到做妖精也会有性别歧视,一时不知如何应答,便听得他又温声道:“目前我遇到的女妖精,都只想跟我成亲,不想吃我。”

  我:“……”

  我再一次不知如何应答。

  唐僧他的确是猜对了,我是准备跟他成亲,采了他的元阳,成就我的太乙金仙。

  大抵是遭遇得多了,便见怪不怪,唐僧合掌微笑,我却觉得面皮有些发烫,两颊处似有火烧一般。

  我决定为自己正名。

  我轻咳一声,正色道:“其实我与她们不一样的。”

  四

  这世间的情情爱爱,大多讲究剪不断,理还乱这个真理,男女主人公兜兜转转,最后往往会发现,前尘往事,原来两人早有缘分。

  譬如说,你曾嘲笑过某个在上元节灯会上摔了个狗吃屎的身影,几年后却发现相亲对象的门牙缺了一颗。

  又譬如说,你曾经闲着无聊往水里扔了片红叶诗笺,嫁做人妇后在丈夫的书房里发现了一片干枯叶子,背面依稀可以辨认出狗屁不通四个大字。

  又又譬如说,你一进门,就发现了自己刚掳回来的那个取经和尚,其实是三百年前将自己从路边救下的救命恩人。

  我微微一叹,只觉得世事难料。

  三百年前,我是路边被曝晒濒死的小白鼠,他是唯一庇护了我的阴影,我偷吃香花宝烛,他一脸无奈,只道那日终归是来得迟了,让我走上歪路,偷偷将我放走。

  我这一生都在追求力量,梦想着能自由自在地活在青天白日下,但午夜梦回,追忆往事,想得最多的,竟还是那片阴影。

  “长老,你救过我。”我在他身边挑了个位置坐下,看着他的眉眼道:“我不会害你,我也不想害人。”

  为了显示以上这番话不是瞎胡编,我还特地带他去瞧了一瞧托塔天王与三太子的牌位。

  托塔天王便是我那后台,当年偷吃香花宝烛被发现后,金蝉子在佛祖替我求情,不但存了我一条性命,还让我认了托塔天王为父,哪吒为兄。

  金蝉子转世为人后,前世的记忆都烟消云散,他看着那两块紫檀牌位,若有所思。

  我赶忙在一旁趁热打铁。

  “等我修成太乙金仙……”我斟酌了一下语句,独自修炼三百年,我实在没有跟人处对象的经历,谈起心来也就有些结结巴巴,词不达意:“我们可以创个门派,收许多徒弟,你教他们佛法,我教他们法术……”

  “我们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自觉这个未来展望得十分让人心动,话虽然说的不利索,但胜在表情真挚,感情充沛,不想对方皱了眉,表情有些苦恼。

  “娘子。”他唤了我一声,有些欲言又止,半晌才道:“什么是自由?”

  这是一个十分有哲理性的问题,玄奘是个文化人,假如与他成亲,以后少不得要讨论许多诸如此类的问题,我便认真地开始思索。

  但其实又能思索出什么呢,我从未获得真正的自由,自然不知道自由是什么。

  我默然不语,与玄奘四目相对,颇有些尴尬。

  半晌,还是他开了口,打破沉默。

  “来都来了。”他指了指那两个牌位道:“我上柱香吧。”

  五

  狂风呼啸,万盏银灯如长龙般舒展开来,照亮无底洞的每个角落。

  以往洞内是不点灯的,洞中原有日月,昼夜更替,考虑到玄奘如今只是个肉体凡胎,晚上黑灯瞎火的不能视物,万一磕着碰着,心疼的还是我自己。

  我觉得自己这个举动十分贴心,而玄奘,大约也是被我的用心良苦所感动,他热泪盈眶,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欢欢喜喜地朝他走去,正要唤他,却听见他声嘶力竭的呐喊:“徒儿!”

  我那一声应答便卡在了喉咙里,由柔情似水缠绵万千硬生生转为了疑问:“嗯?”

  我顺着他仰头的角度看去。

  托万盏银灯的福,我清楚地看见了那个雷公嘴脸上的每一根猴毛。

  他呲了呲牙,表情凶狠,手中的铁棒舞出一道道残影,霎时罡风四起,碎石纷飞。

  我在心里默念着那四个字,嘱咐小妖怪们看好玄奘,便祭出双手剑,迎了上去。

  一炷香后,我又退了回来。

  毕竟吧,面前这位是五百年前上至九重天,下至十八层地狱都为之让步的齐天大圣。

  我觉得自己能在他手下撑过一炷香,已经是十分辉煌的战绩,接下去么,我决定打打嘴炮。

  说是嘴炮,其实也是我压在心底的疑问。

  出生晚一点的小妖怪,哪个不是听着齐天大圣的传说长大,我在追求自由的坎坷道路上,也曾经把他当偶像,希望有朝一日,能像他一般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一脚踏破九重霄,一笔钩灭生死簿。

  谁知世事无常,头一回见面我就抓了他师父,第二回我不得不化成一只绣花鞋脱身,第三回,便是现下的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对偶像的仰慕之情是无法抒发了,能抒发的只有疑问,我在心底暗叹一口气。

  “大圣,你当年也是大闹过天宫,将五湖四海搅了个天翻地覆……”

  我看着他头顶的金箍,语气有些凄凉:“如何今日却甘受束缚,为人驱使?”

  “束缚?”我听见昔日偶像放声大笑,笑声震耳欲聋,万盏银灯都跟着抖了抖,他捏紧金箍棒,一字一顿道:“你说什么束缚,俺老孙的自由正是师父给的。”

  我有些发愣:“你是说唐僧将你从五指山下放出来么?”

  “呵。”孙悟空嗤笑一声,他似乎开口说了些什么,底下却一阵骚动,滚滚而起的烟尘碎屑将一切都掩埋。

  我眯了眯眼,勉强从那片烟尘里看出两个影子,一个肥头大耳,露出半个肚皮,一个身材魁梧,瞧着便是个挑担的好苗子。

  作为一个修炼不过三百年的小妖精,我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一下一打三这个操作的可行性。

  思考了三秒钟,我就得出了结论。

  我决定跑路。

  六

  我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很有职业操守的妖精,即便是顶着被齐天大圣,天蓬元帅,卷帘大将这样听起来就很牛逼而实际上也确实很牛逼的人物追杀的巨大压力,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最初目标。

  我挟着唐僧一起跑路了。

  倒不是我真能一打三,只是跑路之前我抽空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正在半空中喊打喊杀,而底下的唐僧却没人管时,我当机立断,毫不客气地将人打晕带走了。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无底洞里有三百多个安身的巢穴,他们寻着一个,我便转移阵地,再换一个洞穴便是了。

  只是没成想,我慌不择路,一不小心拐进了那个关押“食物”的洞穴。

  “长老。”我灼灼地看着他,顺脚将地上的头骨往一旁的阴暗处踢了踢,心里满是懊悔,“他们,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我很想举些强有力的论据,可惜这几个男人给关了几天,饿得面黄肌瘦,蓬头垢面,实在不像是能勾引少女,家暴妻子的模样。

  满室令人心烦的呻吟声中,我听见玄奘低低念了一声佛号,他道:“娘子,这便是你要的自由吗?”

  “不是的……”我嗫嚅道,却又被他打断:“娘子,你自在吗?”

  这一句话的语气很轻,却如雷贯耳,让我几乎动弹不得,要落下泪来。

  我以为只要变得强大,就可以不再受束缚之苦,而所有的不自在,都是因为还不够强大,可是三百年来日夜修炼,法力一点点增长,我却更加不快活,不自在。

  我不想杀人,也不想苦修,其实一开始,我只想做只没什么出息的小白鼠,可以在午后的太阳底下晒晒肚皮,也可以在佛前许愿,送上一片自己叼来的花瓣,不会被殴打谩骂,也不会遭到白眼与讥笑。

  四周一片寂静,玄奘悠悠叹了一声:“娘子……”

  他的话音未落,便有刺眼的光芒钻进洞内,小妖怪的喊叫声,战鼓的轰鸣声,还有一两句情真意切的师父,嘈嘈杂杂,一齐涌入耳中。

  我顺着光亮望去,瞧见数百天兵,委委屈屈地挤在洞穴前一小片空地,也瞧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手执银枪,对我微微一笑。

  七

  对于托塔天王这个便宜义父,我是没什么印象的。

  那时佛祖瞧在金蝉子的面上,饶了我一命,还让托塔天王认我为干女儿,他大约是不好推辞,便应了下来。

  我父母早亡,没享受过什么骨肉亲情,天伦乐趣,突然多了个义父,虽然有些手足无措,心里到底还是欢喜的。

  我也想过要怎么侍奉父母,照顾手足,但托塔天王显而易见地对我这个凭空冒出的女儿不甚待见,出了灵山后,他就将我抛下,径直往九重天去了。

  倒是他身旁的三太子,停在原地看了我一会。

  在民间传说里,三太子似乎是个穿红肚兜,扎冲天辫的形象,这其实有些冤枉他了,他生得唇红齿白,样貌清秀,即便与西天颜值扛把子金蝉子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他盯了我许久,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却从袖子里掏出两把剑来,一长一短,雕龙刻凤,是对很不错的双剑。

  “这个给你。”

  他眉眼弯弯,笑得温和,与传闻中扒龙皮抽龙筋,剔骨还父,割肉还母的人设十分不符,倒像个邻家哥哥。

  我诚惶诚恐地接过剑,他便去追已经走远的托塔天王,三步一回头,目光殷切。

  我有些感叹,据说三太子以佛为父,看来当真是对西天充满了感情,离开灵山时,居然如此恋恋不舍。

  后开我下凡占山为王,在陷空山寻到了无底洞后,便做了个托塔天王的牌位,日夜供奉,一来是显示自己是个有后台妖怪,二来到底有名分上的关系,天王虽然不认我,为人子女,还是应当有所表示。

  想起那个温和的笑脸,索性给三太子也立了个牌位。

  那个牌位,如今正在本尊手里抱着。

  猪头人身的妖怪拍着肚皮,嬉皮笑脸地冲着唐僧作揖道:“多亏了一柱燃香,让大师兄能顺着烟找到牌位,知晓这妖怪的来历。”

  燃香……

  我愣了愣,笑容有些发苦。

  有天兵拿了绳索上前将我缚住,多年前的恐惧再次涌来,我想挣脱,却听得三太子一声怒喝。

  他喊住了上前来的天兵,眉头微蹙道:“不用绑,我亲自看着。”

  我抬眼看他,他仍是微微一笑,与几百年前的少年并无二样,我满心颓然,又不知所措,索性跟在他身后,被一群天兵围在中间。

  没成想,路过那师徒四人时,却被拦住了。

  一根棒子梗在路中间,棒子的主人挠了挠头,表情张狂。

  “小妖怪,俺老孙看你本性不坏,决定提点你一句。”

  “俺老孙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又如何,只要俺老孙不乐意,再关五百年,我也还是那个生来自由的齐天大圣。”

  我浑浑噩噩地抬起头,终于明白,孙悟空这是在回答我的那个问题。

  “五百年前,我要保护我的猴子猴孙,我便是齐天大圣,五百年后,我要助我师父西行取经,我便是行者悟空。”

  那根棍子一插入地,激起无数碎石,似龙吟,似虎啸,似五百年前那场天翻地覆。

  “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么,我等便是自由身。”

  八

  九重天上金光万道,瑞气千条,四处都是高耸的楼台,恢宏的宫殿。

  我蹲在一层软绵绵的云里,抬头打量着斜上方的雕画屋檐。

  说是打量,其实心思全不在景致上,一来满腹忧愁,不知天庭会如何处置我,二来孙悟空的那番话给我造成巨大冲击,我隐隐觉得他是对的,却又有些沮丧,不愿意承认这三百年来,自己走了一条大弯路。

  我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不知何时走到我身旁的三太子忧愁地看着我。

  他这一眼倒是让我全想开了。

  三太子哪吒还是个叛逆少年时,大脑东海,踏破龙宫,何等威风,最后不还是被齐天大圣在花果山前一番吊打,而孙悟空呢,七十二变,火眼金睛,最终还是被如来一个手掌压在了五指山下,一山更比一山高,假如自由要靠变强来获得,那么世界上又哪里有真正的自由?

  我豁然开朗,心境澄明,便连即将到来的惩罚,也无所畏惧。

  我挺直了背,等待三太子的宣判,他却拉过我的衣袖,带我参观起了天庭。

  我有些迷茫,天庭的人都这么好客的吗,就连等待天规处罚的妖怪,都要先参观一圈,发表一下参观感言?

  “三太子。”在拐过第十八个拐角后,我终于忍不住喊住了哪吒——他正指着一只异兽做详细介绍,重点是吐槽天庭新请的驯兽师。

  我叹了口气:“我的惩罚到底是什么?”

  “你的惩罚?”三太子终于把视线从那只秃噜了脖子毛的异兽转移到我身上,“你的惩罚是受三十道天雷,不过已经由父王代劳了。”

  他有些诧异:“你想参观这个吗?”

  “……不必了。”我扯了扯嘴角,心中颇为稀奇,毕竟天王瞧着,可不像是与我父女情深,会为我受过的样子。

  更何况天雷滚滚,即便是神体仙躯,挨上几道也不好受,三十道,怕是伤筋动骨,得床上休养个三四月。

  我有些愧疚,向三太子道了个歉:“实在对不住,让你父王替我受责。”

  “哪有什么对不住的。”三太子摆摆手,笑容温和,露出一口白牙,“做父亲的管教不力,本就应该受罚,更何况……”

  他看着我,眉眼间带了点狡黠:“你若非要向他道歉,不若向我道谢。”

  九

  根据三太子的说法,作为家中排行最小的孩子,他一直都是希望有个妹妹的。

  后来天上真的掉了个妹妹给他,他激动万分,感天动地,手都不利索了,在乾坤袋里掏了半天,才掏出两把剑来做见面礼。

  随后他一步三回头,看着妹妹逐渐消失在视线里,从此是茫茫人海,两不相见。

  其实就是他爹不想认这个妖怪出生的闺女,他也不好意思光明正大地打他爹的脸,追着妹妹亲亲抱抱举高高。

  哪吒决定从长计议。

  这一从长,他就发现了事情不大对头,这个妹妹走上了一条歪路。

  好在歪得不算太彻底,还能抢救一把。

  三太子是知道义妹与金蝉子这档子破事的,他想了许久,终于想出一个办法,让师徒几人合伙演了一场戏,顺手坑了自己老爹一把。

  子不教,父之过。一口大锅就这样盖在了托塔天王的头上。

  至于唐僧么,据说为了能刚好路过我那座陷空山,师徒四人硬生生改了路线,多翻了三座大山。

  “我是当真把你当妹妹来看的。”三太子看着发愣的我,无奈地笑了笑:“爹不疼娘不爱的……”

  他啧了一声:“也只能由哥哥来多上点心了。”

  十

  离开天庭时,三太子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

  “可能创办个门派吧。”南天门云雾缭绕,隐隐约约,看不真切,我也就放心的红了眼:“就在原来无底洞那里,收许多徒弟,教他们法术,告诉他们道理,免得他们像我一样走错路……”

  我顿了顿,垂下眼皮:“也还有一些人要照顾。”

  虽然哪吒说我眼力劲不错,杀的都是该死的坏人,他们即便现在不惨死,死后也是要下十八层地狱,惨遭恶鬼分食,但我还是心中有愧,恶人也有妻子儿女,年迈父母,我创办门派,希望能免他们无枝可依。

  更何况,这是我曾与某个人展望过的未来,虽然我没能修成太乙金仙,但他也没回答过我好与不好。

  或许有朝一日,他会出现在无底洞前,身后是高照艳阳,身前是清凉阴影。

  然后他讲道理,我教法术,真正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我勾唇一笑,向哪吒微微颔首,往陷空山的方向飞去。

精彩推荐:

游戏下载

img 和大神一起玩

关于“网易大神”

网易大神是网易游戏旗下的精英玩家社区。这里汇聚了广大精英玩家、游戏圈红人、行业大咖,集合了网易独家的官方资讯和福利趣闻,旨在为玩家打造一个丰富的游戏兴趣社交圈。玩家可以在网易大神与游戏中的好友实时聊天、多元互动;以游戏会友,结交更多游戏同好,和大神一起发现更多游戏乐趣。

img 扫一扫下载

客服服务

梦幻工具箱

新服资讯

  • 开服时间:9月12日

    新服名称:忘川秋水

  • 开服时间:9月12日

    新服名称:忘川秋水

活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