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异闻录之郑镖头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大树之苗 2019-03-11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

 郑镖头 

0.

  又起风了,沙悟净跃上岸。流沙河浩浩汤汤,怨气搅动着幽暗的河水。沙悟净面向东方,心想:也许自己早已经疯了。

  怎能不疯呢?

  被贬流沙河之初,观音大士莅临河畔,对他说:倘若有一天,有一位取经人路过,皈依他,护他西行。你便可摆脱这样的命运。

  他问:如何分辨他?

  观音:若他自称取经人,便是你的师父。

  他又问:等多久?

  观音微笑。

  一年又一年,十年复十年,沙悟净等了数百年。

  近一百年来,每当他想起天庭、观音和他那永远不会到来的师父,怨恨便啃噬他的精神,他便去杀死一只河妖。

  唯独起风时,脑子重新变得清醒,才能想到观音那时的回答:“该来时自然会来。等着吧,悟净,那是你天命中的师父。”

  沙悟净跃上一棵枯树,河岸荒凉,足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沙悟净想:师父今天会到吗?

  1.

  在长风镖局,郑镖头当大哥已有五年。他的果敢仁义,武力高强为人称道。但只有他知道,什么才是当镖头最重要的品质。

  “要会拧绳。”

  他与长安书商颜如羽喝酒时这般说道。

  “镖路漫长,苦处颇多,镖师们若士气低落,人心涣散,镖就走不周全。拧绳,镖队士气昂扬团结得就像一根绳子,自然能保证镖镖必达。”

  颜如羽当时说:镖头,能不凑在我耳边说话么?

  于是郑镖头坐回座位,笑道:职业病了,说话总是太小心,还是耳语好,耳语令人安心。颜老板想取回西境边陲新出土的道家经书,这趟镖就交给长风镖局如何?

  颜如羽说:成。

  此刻郑镖头是后悔了。镖路三天前被塌落山岩截断,镖队绕行后穿过一片荒原,竟撞见一条大河。

  河面看不清有多宽,一块界碑写着:“流沙河”。

  镖队停驻休整。

  郑镖头下了马,看着神色都有些颓丧的镖师,心里明白:又到了拧绳的时刻。

  2.

  “兄弟们有听过一个故事吗?”

  郑镖头大声道。

  郑镖头:看到这条河,我就想起我祖母跟我说过的一个故事,从前有个木匠,他过河的时候,不慎掉落了自己的斧头。

  郑镖头停顿了一下,取了一把废锈的开山刀,丢进流沙河的河浪里。

  镖师们目光全聚过来。

  郑镖头:呐,就像这样掉落了。可那河里竟然有河神,河神跳出水面拿着一把金斧头,问,你掉的是这把斧头吗?

  …….

  故事讲完,郑镖头发问:兄弟们,若等会儿河神送我们金刀银刀,我们要什么?

  镖师们齐齐脸色变了。

  郑镖头放声笑道:小孩才做选择题,我们这种江湖人,自然是全都要。

  话音刚落,郑镖头听到一道低沉的声音,那声音像是混杂着泥沙的水流从他脊背划过,那声音问:这是你掉的开山刀吗?

  3.

  这一天,沙悟净刚吃完一只河妖,他的内心又平静下来。午后是他放风的时间,他要跃上河岸,再去看看东方。

  一柄开山刀恰好砸到他的脚下。

  此刻沙悟净冷眼看着河岸这陌生的人群,为首之人看起来尤其稳重可靠,令他不由想到一个可能性。

  沙悟净不禁问道:是你吗?

  那人面色警惕。

  而沙悟净已经看见镖车,心中更增了几分确定:你可是西去取经的人?

  那人讶异:你为何会知道?

  4.

  郑镖头头皮发麻,眼前大汉双眼血红如灯笼,青脸红发,妖气浓厚,脖子上挂着骷髅项链,显见不是善于之辈。

  他先是与自己对视,问过几个问题后,竟还流下几滴眼泪。

  “他为何眼神如此复杂的看向我?”

  郑镖头心中揣测。

  那大汉又靠近了几步,冷不丁双膝下跪,叫了声:师父。

  郑镖头:?

  大汉起身,面上再无表情,冷硬问道:师父要渡河是吧?

  郑镖头迟疑:你是?

  大汉冷淡道:我叫沙悟净。

  沙悟净扯下项上骷髅链,打了个结,一抛入河水,便化作一艘筏子。见郑镖头犹豫,沙悟净面露凶光,咧嘴道:师父莫非不愿意带我上路?

  5.

  不止郑镖头不愿意。

  离渡过流沙河已有几日,路上倒是安然。郑镖头观察着沙悟净,这来历不明的汉子就跟在镖车后面,一声不吭。

  “蹊跷。”

  走镖多年,郑镖头罕见的陷入困惑。

  镖师们全见过沙悟净的本事,暗地忌惮之余,有人前来悄声商议:镖头,这沙悟净面相着实凶狠,身上又泛着一股阴冷,怕是个大恶之人。兄弟们认为,咱们最好能趁入夜开溜。

  每到这时,郑镖头便觉得背脊发凉。

  于是他便露出很有把握的笑容:人岂可貌相?

  镖师们便告退。

  郑镖头这才松下口气,再转头去看沙悟净,沙悟净总是在远处冷冷的望着他。

  “这人着实有大神通,却不知是敌是友。”

  郑镖头想:得再看看。

  6.

  镖队这时已走回熟悉的官道,镖路到了最曲折的地段。前路有几个匪寨,镖车终于在一个山坳被一伙喽啰拦住的,山贼渐渐围过来,人越来越多。

  镖队泰然自若。

  沙悟净青脸上却渐渐露出煞气,他挤过人群,走到郑镖头身边:“这些人是要阻挡你取经吗?”

  郑镖头:不是,他们是想收些买路财。

  “那你还在等什么?”

  “等他们老大来。”

  沙悟净环顾身遭,冷戾道:也是,等来全了,刚好全杀干净。

  郑镖头沉默了片刻。

  郑镖头:不是,等他们老大来了,我才好交钱。

  林子里传来洪亮笑声:“郑老弟,你终于来了呀,这回给老哥哥带了什么?“

  郑镖头报以同样爽朗的笑声:“给刘寨主的,自然是稀罕玩意儿。”

  郑镖头从怀中摸出一块琉璃配饰,塞入寨主手中。两人彼此拥抱,称兄道弟一番后,齐声大笑。

  小弟们就地摆下宴席,一时宾主尽欢。

  7.

  酒宴散去时已入夜,郑镖头值夜,看见沙悟净靠在营地边缘的一棵树下,神情竟有些异样的落魄。

  月光浅浅的透过林梢。

  不知为何,郑镖头忽然觉得,这似乎是个谈心的时刻。

  “论武功,那个刘寨主,我能打十个。”

  沙悟净诧异抬了一眼。

  郑镖头:可是镖路有镖路的规矩,不是打打杀杀就能走得通的。你其实吧,也不是凶恶的人,只是似乎从来不懂做人做事的规矩。

  沙悟净怔了怔。

  沙悟净问道:你送他的那个是?

  郑镖头:一块琉璃佩饰,罕有,但并不太值钱。

  “琉璃啊。“

  沙悟净声音低下来,他看向夜空:以前我在天庭,在玉帝御前任卷帘大将,他有一个琉璃盏,那材质我很喜欢,但却失手打碎了,被贬到了流沙河。

  郑镖头喃喃道:天庭么?

  郑镖头是见过世面,可天庭…郑镖头勉强稳住心神,他迟疑片刻,道:得赔对么?若以后遇到琉璃的灯盏,我可以买一个送你。

  沙悟净黯然。

  过了一会儿,他想到观音,摇头道:不必了,有人来过流沙河边,她告诉我你是取经人,若我护你取完经,就能自由了。

  郑镖头在这时想通了一切。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取经当然要找长安最好的镖局里最好的镖头,我是取经人并不奇怪。不想这趟镖关系如此重大,那颜如羽也必大有来头。”

  郑镖头又回忆了一遍与长安书商颜如羽的商谈,道:他是挺喜欢谈条件的。

  沙悟净露出深以为然的神色。

  最后郑镖头问道:那么等自由了,你打算做什么?

  沙悟净默然。

  郑镖头:你这样的身板,不在江湖走动就可惜了,以后来长风镖局当镖师吧。你要是想学,我都可以教你。

  8.

  对于行镖,郑镖头有许多准则。他给沙悟净灌输的镖师第一准则是:视镖如命。

  在接下来的某个夜晚,他背对着篝火,负起双手,缓声说道:“若有敌人劫镖,而智不成敌,便需拿命来护。镖在人在,是一个镖师的天命。”

  “若是不值钱的镖呢?也要拿命来护吗?”

  沙悟净问。

  郑镖头斟酌道:失了镖不仅关系到镖局的名誉,可能的巨额赔偿。对镖师来说,失了镖意味着更多。这个不好解释,所以不妨我们从一些初级的镖师理论开始学习。

  郑镖头拿起一根扁担。

  郑镖头问:这是什么?

  沙悟净:…

  郑镖头自答道:对,这只是一根扁担,但大多数人并不清楚如何使用。行镖遇到路况不佳的环境,需要人力挑运。怎么才是更省力且更安全的挑担子方式呢?

  郑镖头将扁担两头挂上货,放上右肩。

  他矮身发力,缓缓站起。

  郑镖头:注意我的姿势,腿微微分开,走动的时候,身体重心与两端货物的重心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保持呼吸节奏。

  沙悟净:…

  郑镖头停下演示,他干咳两声,语重心长:这些都是技术,保不准以后你就有用到的时候。

  9.

  镖师们发现,自打镖头与沙悟净莫名变得熟络后,后者的一脸凶相也渐渐变得顺眼了一些,虽然依旧离群索居,但有几次竟过来帮忙喂马。

  镖师们便来搭话:悟净兄弟这马喂得真好啊。

  沙悟净一如既往的板着脸。

  于是郑镖头又找过来,在新的镖师课堂中,他下了个结论:你孤独太久了。

  “没有人能够依靠自己走完一趟镖,大家要团结成一条绳子,才有力量。你做不到的事情,要学会求助。刚才那个镖师,是修理镖车的好手,倘若有一天,镖车坏了,你只需喊一声“老哥,镖车坏了”,他就会过来帮一把手。“

  沙悟净面无表情。

  郑镖头循循善诱:到人群中来,学会与人打交道,学会求助,学会微笑。

  郑镖头的话总像是有道理的,但沙悟净并不准备开口。

  郑镖头已将离开,忽然停下脚步。

  沙悟净又听到他说:“悟净,不要这么孤独,你已经不在流沙河底了。”

  10.

  转眼镖队又西行了月余,沙悟净已像个称职的镖师。

  镖队停靠在一座小城边,郑镖头跟几个镖师一早入了城,等到午后回营地时,几辆镖车吱吱呀呀跟在身后。

  沙悟净刚喂好马。

  郑镖头心情很不错,他冲沙悟净打招呼:可以回长安了。

  沙悟净诧异。

  郑镖头拍了拍镖车:经书都已取到了。

  沙悟净犹疑:取经才走了两个月,难道路不应该更远一些?

  郑镖头:这趟已经算是远镖,若是更远一点,镖局便会有亏损。等你回了长风镖局,这些理论再细于你说。

  沙悟净脸色变幻,阴晴不定。

  郑镖头笑了笑,掀开一辆镖车,取出一本经书,扔向沙悟净:喏,你看看。

  沙悟净接到手中,一本《道德经》。

  他猛地抬头,身上气势陡发,眼眶瞬间血红,死死盯住郑镖头,似乎要分辨些什么。

  郑镖头笑:这么激动?

  郑镖头伸出拳头往沙悟净胸口擂了擂:悟净,恭喜你,自由了。

  11.

  郑镖头眼中,沙悟净又变得郁郁寡欢。

  “这大约是终于完成宿命后的失落吧?”

  郑镖头心想,他有几次试图去安慰他,沙悟净却总是沉默,很多时候,他跟在镖队后边,手捧《道德经》看得出神。

  这一天,他问:道,究竟是什么?

  郑镖头笑:道啊,大概就是每个人该走的路吧?

  沙悟净闷声应了一句。

  郑镖头再想说些什么时,镖队前头出现骚动。一道狂风平地骤起,黑云猛得压下来,沙飞石走,风中一道声音发出桀桀的笑。

  “哦?是运得什么宝贝呀?美味的凡人,留下这几辆车吧。”

  一只生有双翅的巨大蜥蜴飞在空中,竖起的瞳孔中闪烁着贪婪,每次它张开嘴,一团火焰便从口中吐出。

  郑镖头大喝:“点子扎手!”

  镖队瞬间布开阵型,护住镖车。

  那蜥蜴怪笑道:“让我看看,车里会是什么宝贝呢?”

  蜥蜴怪俯冲直下。

  郑镖头拔剑跃起,于半空中被蜥蜴怪尾巴扫中,砸到地面。

  只见沙悟净腾在空中,抡起宝杖,挡向蜥蜴怪,天地间轰隆作响。可那怪腾转灵活又力大无穷,口吐火焰更是难以防御。

  沙悟净渐渐不支。

  在一次蜥蜴怪俯冲时,一个镖师跳起,举剑刺向怪物的腹部。又一个镖师跳起来,企图抱住巨怪的尾巴。

  镖师们前仆后继。

  那巨怪怒不可遏,它只消挥一挥翅膀,这些蝼蚁般的凡人便会被重伤,却偏偏顽固的又能站起来。

  镖师终于还是全部倒下了。

  沙悟净的宝杖抵住巨怪下颚,角力到了最后阶段,他的手臂越发沉重,杖上的巨力却忽然消失,蜥蜴怪的眼睛眯成一道缝,难以置信般眨了两下,巨大的身体重重砸向地面。

  郑镖头坐在巨怪的背脊上,拔出一柄长剑。

  他浑身血污,喘道:镖,护住了。

  12.

  镖局损失惨重,镖师们皆负重伤,镖车在临近的小镇停驻了月余。郑镖头不及伤好利索,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拧绳”工作。

  “兄弟们,咱们长风镖局从未失过一趟镖,即使这种会喷火的蜥蜴,咱们长风镖局也给拿下了。”

  “兄弟们当真英雄,能与各位同事,我郑某人何其幸运。”

  有镖师接话:镖头,那玩意儿铁定是个妖怪吧?

  郑镖头压低声音:不瞒各位,我认为那是一条龙。

  镖师大惊:竟是龙?

  郑镖头大声道:若不是龙,又有什么妖怪能让咱镖局兄弟受伤?可即便是龙,想劫我长风镖局的镖,也只有被屠的下场!

  镖师们纷纷叫好,个个扬起了拳头。

  郑镖头心满意足退出病房。

  “那就是个蜥蜴怪。”

  沙悟净在等他。

  郑镖头笑:有时候拧绳需要一些幽默感。

  沙悟净:他们都如你所说,视镖如命,可分明不是对手,拼命又有什么意义?

  郑镖头:可能这就是镖师走的路吧,天命所在,万死不辞。明天重新启程,我去镇上再备些干粮。

  待郑镖头走远,沙悟净从怀中摸出那本《道德经》。

  他看着手中的经书,陷入沉思。

  13.

  又到了流沙河地界,又过了流沙河,再次宿在河畔。次日清晨天气明媚,离长安更近一分,镖队整装待发,充满了轻松的氛围。

  沙悟净找到郑镖头。

  他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平整的递给郑镖头。

  郑镖头:现在镖师们都很喜欢你,他们说你武力高强,看到你就心里就踏实。

  营地有镖师路过。

  镖师打招呼:悟净兄弟,昨儿睡得好吗?

  沙悟净微笑点头。

  镖师走远,低声道:等你回了长风镖局,我给你争取一下,以你的实力,当个副镖头,应当…

  沙悟净打断他: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

  郑镖头停住话,耐心的看着沙悟净:你不要急,当正镖头是需要时间磨练的。

  有马蹄声传来,三人一马停在了营外。为首的是个面善的和尚,似乎是前来化缘的僧侣,随从的二人则身具异象,一个尖脸猴腮,一个猪鼻阔耳。

  讨要了清水干粮后,那和尚自我介绍:贫僧乃东土大唐而来,法号玄奘,前往西方取经。

  郑镖头笑道:着实跟大师有缘,我也刚取完经。

  玄奘来了兴致:哦?施主所取何经。

  郑镖头递过《道德经》,玄奘略略一翻,竖起单掌:善哉,贫僧与施主道不同。

  郑镖头忽然心念一动,想到了些什么。

  他转头去看,沙悟净缓缓走出人群,径直走到和尚跟前,他弯下双膝,跪伏到地上。

  沙悟净:师父,我受观音指点在此等候,愿护师父西天取经。

  郑镖头愣住了。

  14.

  沙悟净完成了剃度。

  镖队侯在原地,郑镖头脸色复杂,他围着师徒四人转了几个圈,被那尖嘴猴腮的怪人龇了好几回牙,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

  “所以之前是误会吗?”

  郑镖头问。

  沙悟净点头。

  郑镖头:真的不考虑来长风镖局纵马江湖吗?

  那猴子模样的人凭空掏出一根铁棒,冲郑镖头怪笑。

  玄奘:欸,悟空。

  猴子讪讪收起铁棒。

  沙悟净望向远处:或许这即将到来的西行之路,才是我的天命吧。承蒙镖头指教,有缘咱们再见。

  郑镖头叹了口气。

  沙悟净走近装行李的箱子,用扁担担起,矮身发力,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郑镖头打量片刻,笑道:姿势很到位。

  沙悟净:还成吗?

  郑镖头比了个拇指:还成。

  15.

  唐僧师徒四人首度聚首,走出十里地,路上默然无语。

  猪八戒忽然道:那镖头人好像很不错,你们是朋友吗?

  沙悟净:是的。

  猪八戒哦了一声,嬉笑道:沙师弟担子挑得这么稳当,一看就是靠谱的人。

  他碎碎念:不像某只猴子…

  孙悟空扬起铁棒。

  玄奘:欸,悟空。

  这时师徒四人听到一阵呼喊声。

  “大师且留步!”

  郑镖头纵马而来,他穿过风沙,勒马于师徒四人身前。

  玄奘:镖头所为何事而来?

  郑镖头歇了口气:大师要去西天取经,这一路显然艰险万分,若是有长风镖局代劳,情形便大不相同。

  师徒四人相顾无言。

  郑镖头侃侃而谈:看在悟净兄弟的份上,价格甚至可以谈。镖局近来也积累了一些取经经验,长风镖局之所以镖镖必达,不是毫无原因的。

  师徒四人没人回应。

  郑镖头微微一笑,凑到唐玄奘耳边:大师,您知道什么是拧绳么?

精彩推荐:

游戏下载

img 和大神一起玩

关于“网易大神”

网易大神是网易游戏旗下的精英玩家社区。这里汇聚了广大精英玩家、游戏圈红人、行业大咖,集合了网易独家的官方资讯和福利趣闻,旨在为玩家打造一个丰富的游戏兴趣社交圈。玩家可以在网易大神与游戏中的好友实时聊天、多元互动;以游戏会友,结交更多游戏同好,和大神一起发现更多游戏乐趣。

img 扫一扫下载

客服服务

梦幻工具箱

新服资讯

  • 开服时间:9月12日

    新服名称:忘川秋水

  • 开服时间:9月12日

    新服名称:忘川秋水

活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