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夭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 2017-10-23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明镜无痕,清浅若无物,“这应该就是佛祖的莲池了,比瑶池还要明亮,”桃夭夭心想“可这莲池中怎么连片莲叶都没有?

【第九集】桃夭夭封面

(一)

  明镜无痕,清浅若无物,“这应该就是佛祖的莲池了,比瑶池还要明亮,”桃夭夭心想“可这莲池中怎么连片莲叶都没有?金莲子藏在哪了呢?”她提起玲珑盏照向水面,探身向池底望去,只见池底静静地沉着墨一样的悬物,漆黑漆黑的,像一块幕布,连玲珑盏的光芒也刺不破。金莲子应该就藏在这池底。

  桃夭夭从怀里摸出一块小石子,扔进了池里,石子没有在水面上激起任何波纹,只是从入水开始,就缓缓地匀速下沉,沉到了墨黑的淤泥里,没有一丝声响。桃夭夭不甘心,又掏出一把石子,撒向水面,石子们也纷纷缓缓滑向池底,被湮没了,她叹了口气,垂下了目光。忽然,其中一颗石子好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淤泥中有个东西透出了金色的光,刚垂下去的嘴角扬了起来,原来金莲子在那。普陀山的佛光中,一个少女,一挥手,收起灯笼,无声无息地纵身跃入莲池。

  池水没有看起来那么浅,却清凉舒适,身体好像悬在空中一般。向池底游去,刚触到淤泥,就忽然多了一种无妨抗拒的力量把她向黑暗中吸去,桃夭夭心中暗叫不好,赶紧调转头奋力向上游。但,为时已晚,娇小的身躯如沧海之一粟,被一点点裹了进去,在黑暗中失去了方向。忽然,刚刚那发光的东西,一颗金莲子,就在眼前。桃夭夭一把抓住莲子,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却依然抵不住这无法抗拒的沉沦,手心里的东西开始变得灼热,它要冲破她的手掌。向上,光明已遥不可及,脚下显现了红光,热浪袭来,鬼叫神哭从遥远的地下飘来,低头望去,针山火海、血池熔铜。掌心灼热,痛苦难当,抓不住了,该放手了。就在此时,一只温暖的手,扣住了桃夭夭的手腕,把她向上拉去。终于,身体腾空跃入了光明里,狠狠地摔在了莲花池边。

  桃夭夭趴在地上喘着粗气,抬头只见一个金光闪闪的美少年,落在她面前,敛了光芒,关切地看着她:“姑娘,你没事吧!你刚刚可差点坠入了阿鼻地狱!”

(二)

  “姑娘,姑娘?!”少年伸手摸了摸少女的额头,温度还好,清清凉凉,触手即温,一双眼睛,惊魂未定,水汪汪地望向他。

  “啊?哦,我,还好,我还好”少年关切的眼神让桃夭夭一阵脸红心跳,忙收了目光答道。

  “在下佛祖座下金莲子,请问姑娘来此有何贵干?怎么掉进了这莲花池中?”金莲子拱手道。

  金莲子!这少年就是莲子心可延年益寿的金莲子!桃夭夭惊住了:“难道,还要挖了他的心不成?!不行不行,我还是把他骗回瑶池再做定夺。”

  “是不是我一下问得太多了,嗯,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哦,嗯,小女子名叫桃夭夭,家住天宫瑶池畔,是那里的桃花仙,嗯,王母今年要在下月的蟠桃盛宴之前,先邀请各界几个小仙试吃宴席上的菜,我,我是来通知你的,恭喜你,中奖了!跟我走吧。”金莲子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结,眯起眼睛:“我在佛祖座下数千年,王母从来没再这个时候开过蟠桃宴,也从没听过试宴这么一说。”“这世间你不知道的事多了,我说的是真的,难道,你还怀疑我不成!”桃夭夭嘴上扯着谎,眼睛却躲闪着金莲子的目光。“快跟我走!”说着伸手要拉金莲子,不想被他反手扣住手腕,下了力道:“说!你是何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手腕被抓得生疼,想挣开,却被扣得牢牢的,纹丝不动,怎么掰也掰不开。桃夭夭又急又恼,终于哭了出来。手腕瞬间被松开了,金莲子被桃夭夭哭得慌了神:“你你你,有话好好说,不,不要哭了。”无奈还是陪她坐在莲花池边哭了半个多时辰。

(三)

  “凤蝶婆婆已经病了好久了,连华佗大夫都说是天命到了,我只能看着婆婆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却什么都做不了。”桃夭夭终于收了哭声抽抽搭搭地说。金莲子听得云里雾里,心中嘀咕着:什么蝴蝶婆婆,什么华佗?见金莲子不解,桃夭夭解释道:“凤蝶婆婆是下界的地仙,被王母娘娘提上天来照顾我,她就像我的亲人一样。嗯,我的确是天宫的桃花仙,这点我真没骗你!不信你看”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鱼符递与金莲子,只见正面刻着:“瑶池仙官 桃花仙子 桃夭夭”翻过来是“天宫敕造 出恭入敬”的确是天宫的出入和身份的凭证。桃夭夭接过金莲子递回来的鱼符,继续道:“现在凤蝶婆婆快不行了,我听说佛祖莲池中的金莲子心的光芒可以益寿延年,我没想到,你居然是个人。”

  金莲子叹了口气:“我倒是没听说过我的心有这样的奇效,也不知如何取出啊。”桃夭夭的目光暗淡了下去,泪水又涌了上来,珠子一样吧嗒吧嗒向下滚。“你别哭啊!要不我随你去天宫一趟吧,说不定凤蝶婆婆能感受到我莲心的气息呢?”夭夭破涕而笑,一把抱住金莲子“谢谢你,婆婆有救了!…嗯,对不起,我是太高兴了。”暮色中莲池旁,两个小人儿尴尬又拘谨地坐了一会儿。

  “对了,我这有几个蟠桃,我们吃饱了就赶路吧!给你。”桃夭夭递过来一个水灵灵的大桃子。“这可是天宫的圣物,只有佛祖这样上神才能吃到的,给我?”金莲子又惊又喜。“你吃吧,我一个桃花仙,蟠桃还是有得是的。”桃夭夭笑脸明媚。“那我不客气了!”金莲子说着,一阵狼吞虎咽,香甜的桃汁流过喉咙,口有余香,回味无穷。金莲子正在回味蟠桃美味,忽见桃夭夭正狐疑地盯着他:“核呢?桃核呢?!你吃桃不吐核的吗?!”

  金莲子的脸涨得通红,痛苦地捶着胸口。“别捶!站好!”桃夭夭吼道,从背后一把抱住金莲子,双手扣在他的心口窝上,突然狠狠一按,两按,三按,桃核从金莲子的喉咙中咳了出来。但,金莲紫的脸色并没好转,反而变得紫红。“喉咙里还有东西!”桃夭夭几乎喊了出来,继续拼命地按压,突然,一个桃核大小东西从口中喷出,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金线,消失在了下界的云海中。“这回好点了吧?”桃夭夭关切地问。金莲子的脸又回归了正色,“好是好了,” 又抚着左胸道“但我怎么觉得这里好像突然变得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二人面面相觑,忽地恍然大悟,异口同声:“金莲子心!”

(四)

  须弥山,瀑布落九天,乘着流水,过了凌云渡,就是凡间。一叶小舟飘飘荡荡,循着金莲子心的气息,在一个落英铺水,炊烟袅袅的小村落靠了岸。这里正是桃源村,暮色中,人们忙忙碌碌,纷纷赶往市集,原来今天正是桃花节,一年一度的桃花灯会马上要在夜色中开启了。

  “我能感觉到莲心的气息,莲心应该就在这附近。”

  “那边市集上人多,我们去打听打听,一定有人知道金莲子的下落。”

  二人漫步在市集的街头,夜色一点点地暗了下来,灯火明了起来,街上也渐渐热闹起来。烟花纷纷如东风吹火树,花瓣纷纷如雨落,悠扬丝竹伴着欢声笑语,孩子们在灯影中追赶嬉戏,仙音烛光影流转,叮叮咚咚如岁月清笑着淌过。“这凡间可真美!”金莲子感叹,“你看这里是不是比天宫还…”他回首,灯火阑珊处,少女正在挥手点燃自己的玲珑盏,面色灼灼,如桃花,眼波澈澈,如流水,听见他的感叹,抬头答道:“这里可比天宫热闹百倍!”少女不知,其实在须弥山上,她跃入莲池时,镜般沉静的池水就泛起了涟漪,一圈圈地荡来荡去。少年醉了。

  一个大叔撞进了画里,把桃夭夭结结实实地撞了个跟头。

  金莲子一个健步窜上去,扶起夭夭:“没事吧,伤到哪里没有?”桃夭夭揉揉摔在地上的手掌:“我没事,看看那个大叔怎么样了。”金莲子向撞人者望去,只见一个长着一张方脸,敦厚模样的大叔半躺半坐在地上,身边散落着两个摔得稀碎的花灯。金莲子扶起桃夭夭,刚要扶地上的大叔,他却腾地跳了起来,对着地上的花灯捶胸顿足:“哎呀我的灯呀!你这个小姑娘怎么不好好走路,在街上横晃呀!”金莲子顿时来了火气:“明明是你在人群里跑,怎么反倒怪起我们来了!”方脸大叔气得胡子直翘,窜到金莲子面前,仰头道:“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说话的!”金莲子也不示弱,二人瞪着眼睛僵在那里。桃夭夭连忙上前拉拉金莲子的衣袖说道:“别吵了,这位大叔也不是故意的。”却闻见这个矮个的方脸大叔身上散发出丝丝苦气。

  人们纷纷围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你看你看,这不是开医馆的黄连大夫嘛!”“对哦,是他,这黄连大夫平时都是知书达理,脸热心善的,今天怎么了,撞了人还倒打一耙呢?”又一个说:“黄连大夫最近家中好像有什么事,整天魂不守舍的,前天我体寒拉肚去找他看,他却给我开了牛黄,结果拉得我现在腿都是软的!”大家又哄笑道“我们看你今天清减了不少,还挺精神的嘛!”

  这时,人群被分开了,走进来了一个面貌温和举止优雅的妇人,上前拉开黄连先生,责怪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又向桃夭夭和金莲子点头道:“二位对不起,是我先生莽撞了,不知姑娘有没有伤到哪里,我家是开医馆的,如不嫌弃,请二位移步到我那,让我先生为姑娘检查检查。”说着又瞪了黄连先生一眼,黄连先生顿时颓了下来,向二人拱手道:“二位对不起,只因家中小女病了,连我也无能为力,心中郁闷,刚刚着急为小女买灯,冲撞了这位姑娘,实在抱歉,姑娘随我回医馆把,万一撞坏了可不能耽搁。”桃夭夭微微一笑,道:“我真的没事了,只是可惜了您女儿的花灯,我帮您修好吧。”说着抬手一挥,两个花灯瞬时恢复原样,围观众人纷纷发出惊奇的声音。黄连先生见状连忙向桃夭夭作揖问道:“姑娘您可是天庭的瑶池仙官,在下小小地仙黄连,刚才多有得罪了。”桃夭夭连忙扶起黄连先生:“先生客气了,在下瑶池桃夭夭,不知贵千金情况怎样,我也许能帮得上忙。”黄连先生和妇人大喜,连忙作揖,金莲子也点头愿意同往,一行人在众人的掌声中前往黄连医馆。

(五)

  穿过街巷,灯火渐渐阑珊,黄连夫妇客气地在前面引路。金莲子瞄了一眼桃夭夭,只见这小妮子虽一脸忧虑,却倒也是毫无顾忌。他放慢脚步,轻轻拉了拉夭夭的衣袖,靠近耳语道:“你可有把握?”夭夭小嘴儿一拱,大脑门儿用力一点,圆圆的眼睛充满了笃定,活像一只磕头儿的包子。包子抬手按在金莲子的肩上:“相信我。”随即快步跟了上去,留下一串香气。

  医馆的门口挂着灯,把门前的街道照得整洁明亮,抬头望去,牌匾上“悬壶堂”三字朴素有力。穿过只点着几盏应急小灯的大堂和天井,直奔厢房。开门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坐在床帐边,见父母带了客人进来,连忙起身过来行礼,黄连先生道:“这是犬子不苦,在家照顾他妹妹,这孩子出生不久就得了场病,之后一直体弱,近些年才有好转,所以至今没给他取学名,不苦来见过两位仙官。”不苦再次对两位客人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桃夭夭也马上还礼,金莲子见状也跟着还礼,心中暗想:“给个黄连童子取名为不苦,这爹娘也是有性格的人。”嘴角不禁要扬起来,赶快假装清了清嗓,把笑意压了下去。那不苦好像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给他这个小童还礼,不禁又惊又喜,忧愁严肃的一张小脸上有了笑意,转头对爹娘说:“妹妹没有病得更厉害,只是一直这样没有好转。”说着垂手立在一边。

  大家也向床上望去,只见一个小姑娘靠坐在床上,脸色蜡黄,干干的小嘴喘着粗气,弱弱道:“爹娘买的花灯真漂亮,谢谢爹爹,谢谢娘亲。”又努力坐正,对夭夭和金莲子礼貌地行了个万福礼:“哥哥姐姐好。”二人也回了礼,黄连先生赶快把两盏花灯挂在床头,黄连夫人背过身去悄悄抹了抹眼泪,黄连先生见状赶快催促夫人道:“娘子还不快给两位贵客看茶,两位仙官快请坐。”黄连夫人微笑应了一声,转身儿出去了。三人围床座下,黄连先生继续道:“小女甜儿,和他哥哥一样,自小体弱,每到春季干燥就越发严重,我也是想尽办法,如今已是束手无策了,仙子医术高明,忘仙子能救救小女。”

  黄连夫人端着茶盘进来,把茶杯递道大家手中,一边埋怨道:“我这个先生,就是不信命,爱与这老天作对,我们一家都是黄连,他却非要给孩子起名叫什么不苦、甜儿,两个孩子如今体弱,都是因为这些怪名字。”黄连先生面色凝重:“你这是妇人之见,名字和体质有什么关系。”,桃夭夭认真道:“二位别吵,我觉得夫人的话的确有些道理,先请问二位,二位原先就住在这桃花村吗?”黄连先生有些惊讶,看了一眼夫人道:“我们一家从前的确不是住在这村里,住在附近那座山的北坡林子里,后来人们上山砍树砍得多了,林子也没了,不苦出生不久,就来了一场大山洪,家园毁了,我们才举家搬到了这村里。”“仙子可是看出什么来了?”黄连夫人也关切问道。

  “刚才听夫人说先生不信命,”桃夭夭接着说:“我就猜测是不是先生忽略了黄连一族喜冷凉、湿润、荫蔽,忌高温、干旱的习性,这里湿润程度和清凉程度不比山上密林里,成人受得了,小孩子就会生病。”黄连夫妇恍然大悟,夫人道:“原来如此,仔细回想,不苦也是来到村里之后才开始生病的,而且甜儿的病也是春旱时和夏季比较重。”黄连先生也连连点头:“仙子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您的医术远在黄连之上。”夭夭脸上微微有些泛红,揪着嘴儿笑了笑,道:“先生过奖了,我其实没有什么医术,只是看不苦和甜儿嘴唇都干干的,再加上知道一点草木一族的习性,结合夫人的话,猜了猜,没想到还真猜对了。”

  金莲子眉头皱了起来,盯着桃夭夭小声道:“所以你刚才还没见到病人就信心满满,还让我相信你!”黄连先生抬手劝道:“夭夭仙子是学医的好苗子,望闻问切四诊中,只这望闻问三项就是无师自通啊。”“先生谬赞,我也是因手里有两瓶桃花露,补气润干,清爽提神,一般的病症都可以平复,这两瓶就送给两位小朋友吧。”

  “这可使不得呀,桃花露可是取瑶池边沾有霜雪的桃花瓣制成的,那神树三千年才一开花,要赶上开花时也降雪说不定几万年也等不来,我听说存世的桃花露也就三五瓶,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怎好收下呀。”“对呀,即知道了孩子们的病因,我们也知道如何调理,这么贵重的东西还是仙子留着应急吧。”黄连夫人也附和道。夭夭掏出两个小瓶,放在黄连夫人手中,坚定地说:“桃花露的确难得,但不是难得在它的珍贵上,而是难得有用,如今这桃花露与两位小朋友有缘,放在我手里不用也是暴殄天物,二位不要客气,收下吧。”见黄连夫妇依然面有难色,桃夭夭又说道:“这天宫桃花制成的桃花露带有仙气,喝下后再加上二位的精心护理,相信干热之症就能够痊愈,终生不再犯,桃花露难得,却终会再得,可两个小朋友的病情不能耽误啊!”“既然这样,我夫妇二人就谢过仙子了”黄连夫妇赶快起身行礼,被夭夭拦住。

(六)

  两个孩子喝下桃花露,面色红润起来,嘴唇也不干裂了,妹妹甜儿已经能下床玩耍了,黄连夫人哄了两个孩子睡觉,黄连先生喜滋滋地为二人安排住处引二人来到上房。走着走着,夭夭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黄连先生道:“先生,可否向您打听一件事。”“仙子请说,在下定知无不言。”“其实我们这次来人间,是要找这位居士的莲子心,感觉就在这附近,先生有没有见过,或者听到过什么消息?”黄连先生在门前站定,想了想道:“不知仙子说的莲子心是什么样子?二位请,我们进屋细聊。”

  三人再房中坐定,桃夭夭瞅了金莲子,金莲子会意道:“这莲心,应该有我拳头大小,算起来应该是凡间三天前从须弥山掉到人间的。”“我记得莲心还在空中划出一道金光,它应该是金色的。”桃夭夭补充道,金莲子也点头:“对,有金光。”黄连先生捻着胡须,回忆道:“听你们这么一说,我的确见过这样一个东西。”二人聚精会神地盯着黄连先生:“愿闻其详。”黄连接着说:“就在前天,我去山中采药,在山中捡到一个金光闪闪似水滴状的东西,散着清香的气息,光芒照耀下清凉湿润,让人精神百倍,一看就是佛家之物,不知可是你们要找的莲心。”

  二人互看了一眼,你一言我一语说到:“对,金光!”“清香!”“光芒可解毒!”“让人神清气爽!”“这就是金莲子心!”金莲子面向黄连:“请问先生,可知道这金莲子心现在何处?是否还在您的医馆内?”可黄连先生摇了摇头:“二位实在抱歉,就在昨天傍晚,来了个少年抱着一位气息奄奄的姑娘,那姑娘不知中了什么毒,药石罔效,只有在那个宝物的光芒之下情况才有所好转,那少年就丢下了玉佩拿走了那个宝物,急急出发,说是去长安找什么天枢师父去了。实在是对不起二位,把拾到之物随便就给了他人。”金莲子道:“先生不要自责,毕竟是救人性命,先生可否记得这二人是什么模样,从哪条道走的。”黄连先生说:“这二人中,男的穿着一身黑衣不怎么说话,那姑娘倒是知书达理,眉目清秀的,但气色很差,佩戴着你们的金莲心后勉强可以在别人搀扶走动,走的时候是那个小伙子背走的。他们昨晚骑着马从官道往西北方向去了。”“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追他们去吧。”桃夭夭看着金莲子,金莲子点头,又向黄连先生抱拳道:“事出紧急,我二人就不留了,多谢先生招待,后会有期。”黄连先生抬手道:“二位且慢,这是那个青年留下的玉佩,应该能帮助你们找到它的主人,还有这两张飞行符,可以给二位省些脚程,请二位务必收下,也是在下的一点心意。”桃夭夭接过东西:“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多谢先生相助,请帮我们向夫人、不苦还有甜儿告辞。”说罢一拱手。

  一行人走到院子里,桃夭夭对玉佩下了一个追踪咒,玉佩即浮在空中指向了西北方向,二人同时催动飞行符,招来一朵祥云,跳上云端,告别黄连先生,腾云而去。

(七)

  祥云软绵绵的,虽比骑马快十多倍,但坐起来平衡不容易掌握,要比骑马更难。两人跟着玉佩的指引,在空中飞了一夜,直到阳光从斜后方追上来时,二人已是十分疲惫,放缓了速度,渐渐降下高度,在贴近地面的地方被这两团劳累不堪的祥云扔了下来,二人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收起飞行符,向四周望去。清晨的浓雾中,二人站在了一条平坦整洁的大道上,四下雾气氤氲,寂静无人,远处传来了呱嗒呱嗒的马蹄声,马蹄声逐渐靠近,却听不出是从哪边传来的。突然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从雾气中冲出,向桃夭夭奔来,金莲子大叫小心!上前推开夭夭,二人一同滚到了路边沾满露水的花草丛中。金莲子抬头望去,那匹马已渐渐消失在雾气中,隐隐能看见马背上有姑娘的衣裙飘飞留下一阵莲花的清香。金莲子,就在这一行人手上。

  金莲子扶起桃夭夭,上下检查了一番,还好夭夭只是胳膊上有点轻微擦伤,长出了一口气,对夭夭说:“刚才那匹马上的人就拿着金莲心。”夭夭大喜,赶快拿出飞行符,念动咒语想要招来祥云,可这祥云却闹了脾气,死活不肯来。二人只得提着玲珑盏照亮前路,顺着大路向前走去。

  浓雾渐渐被阳光驱散了,到正午时分,已是艳阳高照,桃夭夭又渴又累,刘海儿汗津津地贴在脑门和面颊上,跟在金莲子背后磨磨蹭蹭:“这都中午了,那两朵云彩也该消气了吧!”“我再试试,”金莲子说罢站住念动咒语…“还是不行。”“前面!客栈!”桃夭夭不知哪来的力气,从后面冲了出来,向路边一家客栈冲了过去,金莲子见状紧随其后,也打起精神小跑着跟了上去。

(八)

  “客官里面请,打尖儿还是住店呀?”二层楼的小客栈,整洁通透,跑堂的小哥声音清脆,动作干净利落。小哥弓着腰喊完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漂亮灵动的小姑娘,走得满身大汗,喘着粗气道:“啊~得救啦!水!水!”“好嘞,您请坐”小哥马上跑到柜上提了一壶薄荷凉茶,跑回来发现,刚才的姑娘和一个英俊少年一同瘫坐在最靠门口的桌旁,一边倒茶,心中一边嘀咕“今天店里怎么来的都是这样久经奔波的青年男女,这二人看起来比早上的那对更加狼狈。”等二人气喘匀,水晕得差不多了,小哥才敢上前(早晨那对脾气可不小)问道:“二位有什么需要。”“你们这有什么好菜都端上来。英俊少年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片薄薄的金叶子递给小哥,趴在桌那边的姑娘慢慢伸出手臂,竖起两根手指:“米饭,我要两碗!”“好嘞!米饭管够!”小哥捧着金叶子,乐呵呵地下去张弄饭菜去了。

  不一会儿,一桌子的饭菜被吃了个精光。二人饭包,倚着桌子休息,跑堂小哥一边帮老板娘清洗收拾着碗筷,一边说:“现在的小年轻,食量可不得了。”桃夭夭和金莲子一起坐在桌边发了会儿呆,顺手掏出了那个少年的玉佩,施了追踪咒,玉佩没有动静。

  “难道,我的法术失灵了?”

  “以前失灵过吗?”

  “除了那两块脾气不太好的云,还没有过。”

  “莫非他们也在这客栈中?”

  两人腾地站起来,跑出客栈,向马厩奔去,果然,里面站着一匹枣红马。桃夭夭又急急往回跑,在客栈门口,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正是黄连所说的少年,身边还有一个面色苍白、嘴唇发青的姑娘,被脖子上挂这的泛着金光的莲心庇护着。少年护着姑娘,怒视着桃夭夭,面露凶光,金莲子也赶上来把桃夭夭拉在身后,两个人就这样僵在那里。

  “算了吧,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我们走吧。”姑娘虚弱地说,那少年也收了凶光,扶着姑娘就要走出客栈,却被桃夭夭一把拦住:“姑娘且慢!”那少年的脸顿时又变了颜色,“姑娘可是中了邪毒?我有办法帮你缓解。”桃夭夭补充说,只见那姑娘回头看着桃夭夭,足足有那么一会儿,又轻声道:“在下叶远安,这是我的家奴穆乐,刚才多有得罪,请教姑娘芳名,旁边的这位朋友是?”

  “小女桃夭夭,是个不起眼的小仙,不瞒姑娘,姑娘身上佩戴的莲心是我这位朋友不小心丢的东西,它虽对您的痛苦有一定的缓解,但并不能起到很好的解毒效果。”

  “那仙子可有解毒的办法?”

  “以我的法力,虽不能断根,却能解大半的毒。”

  “那我就信仙子,如果真如仙子所说,我愿意把这颗莲心还给这位仙君,二位请上楼。走了穆乐,我们回刚才的房间。”

  穆乐定在那里没动,怀疑地盯着桃夭夭。远安上前耳语道:“她说的不错,这金莲心虽能缓解痛苦,但却解不了多少毒,即使她医不好,我们不是还有莲心嘛。”穆乐这才扶着远安,领着一行人回到房间。

  夭夭把两个男生请出房间护法,把远安扶到床上,关好房门,伸手变出玲珑盏,移除灯芯,又用仙法割开自己的手腕,让血滴在灯芯上,灯芯瞬间发出了红光,夭夭把仙力注入灯芯,将灯芯移到了远安的头上,瞬时灯芯从远安的嘴里吸出了一团黑气,黑气在灯芯的照耀下消散了。远安的面色红润起来,嘴唇的青色淡了不少。

  夭夭却体力不支,倒在了地板上。“仙子你还好吧?”远安见状赶快下床把夭夭扶起,感觉身上轻松了不少,也有了力气。

  “叫我夭夭就好。”

  “夭夭你怎么样?”

  “我没事,”桃夭夭支撑着站了起来“只是我修行浅薄,你还得找个道行更高的人,帮你把毒驱净,这颗灯芯送给你,它一路上还会有些作用。”夭夭喘气定了定神,又说道:“我求你一件事,能不能把那个金莲心交给我,我的凤蝶婆婆快不行了,需要它救命,我怕莲心被外面那个仙子吞回去之后就没有作用了,我从窗先走,麻烦你告诉他:‘是我对不起他,我一定会把他的心还回来的。’”

  远安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都想好了。”把金莲心交给了桃夭夭,夭夭把莲心放在了玲珑盏里,拱手道:“后会有期。”说着一跃,跳出了窗口,催动飞行符驾祥云飞走了。

(九)

  天宫北,瑶池畔,桃花映深潭。凤蝶婆婆躺在树枝上,已到了弥留之际,周身疼痛万分,挣扎着睁开眼,终于看见了那个她苦苦等待的小女孩儿。“婆婆我带着金莲心回来了,您等一下,马上就好。”说着,桃夭夭,拿出金莲心,柔和的金光顿时笼罩着婆婆虚弱的身体,疼痛一点点消失了。但婆婆的身体并没有好起来,夭夭的眼泪流了下来。婆婆笑着对桃夭夭说:“傻孩子,这世上的灵丹妙药治得了病,却治不了命,其实我最想你多陪陪我。” 夭夭点点头:“婆婆对不起,是我太自私,想让您永远陪着我,我错了。”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淌,婆婆摸着夭夭的头:“孩子,我的时辰到了,婆婆只希望你今后的人生一是要问心无愧,二是要快乐。” “婆婆我懂了,您放心,我偷走了一个人的心,一定会还给他。”凤蝶婆婆微笑着随风散去了,瑶池岸边明媚依旧,夭夭望着镜般沉静的瑶池水,心中释然。

(十)

  凡间并没有他的踪影,他会去哪呢?桃夭夭不知不觉又来到须弥山下,既然来了,就问问佛祖吧,说不等他已经回了须弥山。

  须弥山上,佛祖慈眉善目:“金莲子已回到莲池了,半年前,他丢了心回来,说是要等一个人,却说不清要等的是谁,这个人应该就是你吧?”“夭夭自知犯了大错,如今回来还心,求佛祖让我见他一面。”桃夭夭款款下拜。“他就在莲池等你,你去找他吧。”

  少年立在莲池旁,就像初见的样子,只是目光已失去了神采,像一棵空心的芦苇。桃夭夭急忙从玲珑盏中取出莲心,放回少年的胸中。

  少年的眼睛有了灵气,对着眼前的少女拱手恭敬道:“在下佛祖座下金莲子,姑娘来此有何贵干?”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桃夭夭啊!”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姑娘美貌,真是名如其人。”

  “金莲子,你真不认识我了吗?”

  “在下和姑娘以前见过吗?”

  “算了,对不起,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想起我。只要你现在快乐就好。”夭夭失了魂似的转身离去了。

  “姑娘不喝杯茶吗?…诶!姑娘慢走!”

  “……”

  下山的路变得那么长,夕阳下的影子也被拉得斜长。桃夭夭望着须弥山上最后一缕夕阳,泪水也无声无息地往下淌,一滴两滴地滴在失去了灯芯的琉璃盏上。暮,沉了下来,收走了最后一缕阳光。突然,琉璃盏发出啦微弱的光,泪水捷成的灯芯越来越明亮,柔和的光芒直冲天际。莲池也反射出了粼粼波光。

  夭夭擦了一把泪水,回头,最后一次望向须弥山,却看见一个少年站在她身后,轻声唤她:

  “桃夭夭。”(完)

 

  英女侠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羽灵神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狐美人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偃无师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舞天姬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虎头怪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鬼潇潇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巨魔王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