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女魃和鬼潇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 2018-03-06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

1

  “不要跟着我。”

  天女魃停下脚步,侧身望向紧跟着她们的人。

  被恩人如此对待,小乞丐嘴角下沉,眼看就要哭出来。

  “让开。”天女魃不觉得人间幼童哭泣令人心痛,只觉得麻烦。

  被小乞丐纠缠的原因是一个意外。

  二人归来时路过一个小镇,目睹几个人贩子意图强行掳走在路边讨钱的小乞丐。

  那小乞丐是个女孩,不过十岁光景,人贩子们商量要把她洗干净卖去春楼,再用卖得的钱去喝花酒。

  鬼潇潇平日里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却也见不得这种丧尽天良的勾当,当下便想出手。

  但她身上旧伤未愈,竟是一分一毫拔刀相助的力气都没了。

  天女魃冷眼看着人贩子扯走了小女孩,耳边忽闻一声:“师父……”

  成为师徒不过数年,两个同样冷情冷心的人却培养出了无人可敌的默契。

  只消一眼,天女魃就得知了鬼潇潇的想法。

  她想救那个小女孩。

  “麻烦。”虽说如此回应,天女魃还是出手了。

  凡人自然不是天女魃的对手,还未靠近就被天女魃周身燃起的火焰吓翻在地。

  暮色四合,天女魃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决心不在此地多费时间。

  二人施展法术,消失在了惊惧不已的小乞丐眼前。

  回到赤水州时,夕阳已经缓缓落下,只留天边的一抹灿烂光辉将赤水照得无比美好。

  但此种美景鬼潇潇已经无暇欣赏,伤口传来的剧痛甚至不能让她继续行走——回来的法术耗尽了最后一丝灵力,她双腿一软,栽倒在女魃墓前。

  她的伤,远比自己想象的重。

  意识远离前一秒,鬼潇潇口中念着:“师父……”

  天女魃命人将晕死过去的鬼潇潇抬回房间,在其余弟子手忙脚乱给她敷药之时,冷冷看了一眼鬼潇潇的伤口。

  那是普通的武器造成的伤口,创口乱杂,看得出来使用武器的人毫无内力。

  天女魃冷哼一声,拂袖而去:“竟能被普通凡人伤至如此。”

  鬼潇潇养伤期间,天女魃从未去看过一眼。

  虽心中略有失落,但鬼潇潇也并未挂念太多。

  几日后,鬼潇潇痊愈,路过当时的小镇。

  正在与别人争夺食物的小乞丐眼睛一瞥看到救命恩人的朋友,即刻抱着自己抢来的馒头凑了上来:“姐姐!”

  鬼潇潇闪身躲开:“何事?”

  小乞丐咬了一口馒头说:“之前晕死过去的人贩子们,第二天又跑去喝花酒了。结果后来被人发现他们死在了房间里,尸体被烧得不成样子。听人说,这是上天的惩罚哩!”

  鬼潇潇愣神:“天罚之焰?”

  小乞丐还欲再讲讲鬼神之事,鬼潇潇却已经腾空离去。

  回到门派时残阳如血,赤水州一派潋滟风光。

  鬼潇潇慢步走向天女魃:“师父,那几个人是你……”

  “与你无关。”天女魃面无表情。

  鬼潇潇眼眶一热,抿紧嘴唇,与天女魃并肩看夕阳。

  “谢谢师父。”

  “……嗯。”

2

  鬼潇潇有要事要做,必须在镇中停留半月,没成想这半个月却被小鬼头缠上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小乞丐明白鬼潇潇虽冷情冷傲,但人并不坏——甚至还有被掩藏在深处的侠骨柔情。因此,小乞丐并不怕她。

  眼前的小乞丐已经喝了十杯茶,眼珠子转来转去,欲言又止好几次。

  鬼潇潇不想拐弯抹角,直接问她:“何事?”

  小乞丐问:“姐姐,我的恩人是不是女魃墓的师父?”

  鬼潇潇擦拭着纸伞的伞骨:嗯。

  小乞丐又问:“她是不是很冷漠?很暴力?”

  鬼潇潇顿住,合起纸伞:“那又如何?”

  那就是了!小乞丐捂住嘴。

  鬼潇潇:“师父虽然为人冷傲,但对弟子并不苛刻……”

  “不苛刻?”小乞丐深吸一口气:“那我问你,她有没有夸过你?”

  天女魃天性敏感,受过极大创伤后丧失了记忆,对过去更是一片迷惘。

  鬼潇潇也因为经历过的事情变得性格冷傲。

  二人之间的对话只有必需的交流。

  像人间普通师徒间的称赞——甚至连一句“好”都没有过。

  面对小乞丐的提问,鬼潇潇无言以对,只能冷冰冰地起身离开。

  小乞丐抓起桌上的鸡腿,看向鬼潇潇的背影:“我的恩人连徒儿都不夸……想必一定是在等她的命中之徒——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鬼潇潇回到了女魃墓中,向天女魃汇报近几日的进展之后便停了嘴,一言不发地看向师父。

  她回想起小乞丐的疑问,蹙着细眉终于忍不住开口:“师父你……为何收我做您的弟子?”

  天女魃沉默半天,对她说了一句话。

  “师父。”鬼潇潇微微一动,问道:“这算夸奖吗?”

  天女魃抬眼:“算。”

  等回到镇中,小乞丐已经打着盹儿在客栈外等了几个时辰。

  鬼潇潇刚靠近,她便清醒了。

  小乞丐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又凑了过来:“你回门派了吗?”

  鬼潇潇:“嗯。”

  小乞丐:“见到我的恩人了吗?”

  鬼潇潇:“嗯。”

  小乞丐:“她都不夸你,有没有想过是你不够……”

  鬼潇潇回头:“不,师父夸过我的。”

  小乞丐惊诧,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夸你什么?!”

  鬼潇潇意有所指:“废话少。”

3

  小乞丐最近不知中了何种邪,缠着鬼潇潇说要加入女魃墓报答恩人。

  鬼潇潇无暇顾及她突如其来的想法,对于她的心血来潮一概不予理会。

  小乞丐却像铁了心一样,坚持不懈地来找她,动不动一哭二闹三上吊以死相逼。

  鬼潇潇紧皱眉头,脸上略有愠色:“不要胡闹。”

  小乞丐十分委屈,含泪问:“我打听过了,你们门派有收过被人贩子拐卖过的普通人。恩人能收她,为什么我不行!”

  鬼潇潇正想吓止她,却有人提前开了口。

  “你想加入女魃墓?”

  来人正是天女魃。

  鬼潇潇退后一步:“师父。”

  “嗯。”天女魃没看她,直直看向小乞丐:“为何?”

  “恩人……”小乞丐嗫嚅着,说不出个所以然。

  天女魃冷笑一声:“女魃墓——如其名字而言,整个门派都在赤水底的一座陵墓当中。”

  小乞丐惊吓不已,声音都破了个调:“坟坟坟坟墓?”

  天女魃知道小乞丐已经想歪到荒野乱葬坟之类的地方。但她并未否认,而是又问道:“你只是听闻便惊慌失措,哪里来得胆子说要入我门派?”

  小乞丐强装镇定:“别人都能进!我也能进!”

  “胡闹!”天女魃少见地提高了些音量。

  鬼潇潇低声唤她:“师父。”

  天女魃抬手示意她住嘴,绕着被吓到腿抖如筛糠的小乞丐走了一圈:“害怕?”

  小乞丐跌坐在地上,求助般地看了一眼鬼潇潇,后者却避开了她的视线。

  霎那间委屈和恐惧翻涌而上,小乞丐哭着爬起来,大喊:“呜呜呜呜我这就走!你不要我我就去加入其他门派!”

  小孩子边哭边抹眼泪的背影跑远,鬼潇潇闭上眼睛,无声叹了口气。

  “……师父。”鬼潇潇开口:“她……”

  天女魃道:“不必多言。”

  “嗯。”

  或许因为天女魃和鬼潇潇都有过同样的经历,或许是因为相处时间已经很长,鬼潇潇和天女魃几乎是同时理解了对方的意思。

  不能让小乞丐加入女魃墓。

  女魃墓门派人人皆冷情,平生的信念只有一个——惩戒三界的背恩弃义之人。

  但被救下来的小乞丐不同。

  她虽差点被人贩子拐卖,但仍旧能笑脸对待别人。

  惩戒背恩弃义之人的使命,并不适合她。

  过了几日,任务完成。

  天女魃和鬼潇潇下楼离开时,发现小乞丐已经到她们投宿的客栈当帮手了。

  客栈的人不多,小乞丐偷闲在吃饭,她穿了一身客栈统一的粗布衣裳,脸洗得干干净净,还挂了个客栈老板起的名字牌。

  小乞丐端着一碗浇了肉汁的白米饭蹲在墙边,看到天女魃时,小乞丐就咬着嘴唇赌气一般走向后厨。

  只是走进去后,仍旧不甘心地偷偷拨开帘子,眼巴巴地看向自己的恩人。

  天女魃和鬼潇潇对视了一眼,

  两人若有似无地带了一抹笑,走出客栈门。

  一瞬间消失在小乞丐的视野里。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