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没渡己

点击订阅 关键词: 门派人物 作者: 2018-03-06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

  那年江湖不太平,有个叫天女魃的人物横空出世,开宗立派,门派名曰女魃墓。

  这墓中多是不相信世间情义之人 ,最痛恨背恩弃义,天女魃作为他们的师父,往往身先士卒,在江湖中拼杀。

  江湖中人,刀头舔血,谁没有几桩糟心事?

  比如有个点苍长老,就为了掩盖自己的丑事,杀过无辜。

  天女魃找到点苍长老的时候,那长老还振振有词,说天下间,人世上,能有几个不犯错的?

  天女魃面无表情,一掌切死了他。

  然后女魃墓就成了江湖上人人敬而远之的门派,而天女魃这种女王气场传得更远。比如在悦来客栈这种地方,天女魃一走进去,整个房间温度都会降低。

  江湖客瑟瑟发抖,生怕天女魃这次是来找自己的。

  彼时有个酒肉和尚,不同于那群江湖客,坐在酒肆的角落里,笑的温暖如春。

  当所有人都堆着笑,战战兢兢准备开溜的时候,他也没溜。他还双手合十,微微一笑凑到天女魃身边,说:

  “施主,能不能赏碗酒喝?”

  天女魃就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冷若冰霜的那种。

  其实和尚虽然是个酒肉和尚,却比大部分和尚都有佛性,一路走来着实度化了不少人。

  比如有个出卖了弟兄的土匪,投靠朝廷,卖友求荣。

  和尚就联系上朝廷里的朋友,又出卖了他。

  到最后土匪孤家寡人要死的时候,和尚才宛如神兵天降,淡淡一笑,说倘若你能回到当初,不辞生死去向你弟兄道歉,你会不会去?

  土匪痛哭流涕,去了。

  和尚笑了笑,对天女魃说,所以现在化施主一碗酒,去请我朝廷里的哥们吃饭。

  说起朝廷里的哥们,那是个靖安司都尉,当初和尚帮他追拿大盗,追到最后,仨人坐在一起喝了顿酒,大盗金盆洗手去当捕快了。

  天女魃:……

  天女魃表示不太理解这种人的脑回路。

  按天女魃的路数,碰见这种背恩负义的土匪,早该一把火烧干净了。

  这和尚算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和尚没有见了自己就跑,说明内心还算磊落,天女魃沉吟片刻,决定给这和尚一碗酒。

  结果给出这一碗酒,天女魃就摊上事了。

  和尚不走了,赖上天女魃了,和尚说,喝了你的酒,你就于贫僧有恩呐,

  贫僧得跟着你,报恩。

  天女魃眉头微微一皱,冷冷看他一眼,不发一语就拂袖离去。

  但和尚默默地跟上了,跟天女魃保持不远也不近的距离。

  天女魃加速,过弯,钻山入林,发现怎么着都甩不掉和尚。

  刚开始的时候,天女魃还很烦和尚。

  你想一个和尚天天跟着你,没事就数落你,说你板着张脸,皮肤容易干,又说你心里有怨气,眉头舒展不开,不好看。

  你能不烦?

  天女魃每每往身后甩出一团火,和尚还都会灵巧的避开,也不跟天女魃交手,妹子急了他就跑,跑了过会儿再来跟上。

  天女魃能怎么办,天女魃也很无奈啊。

  有时候和尚也会凑近过来,说咱们中午吃什么啊,又或者问,姑娘,你能不能跟我讲讲,为什么你这么冷,为什么讨厌背恩弃义的人?

  天女魃就淡淡回他一句:那些人不值得讨厌吗?

  和尚嘿嘿一笑,说讨厌,讨厌得很,不过贫僧前些年卜过一卦,算出几千年前的黄帝女儿,即将重归人间。

  这黄帝的女儿吧,当年大战雨师风伯,惨胜,重伤控制不好自己的法力,于是赤地千里,祸及了人间。

  黄帝就把女儿给封印了。

  你说这黄帝也是有病,明明是你让人家去打仗的,打出了问题让女儿背锅,这可不就是背恩弃义嘛,姑娘你说对不对?

  天女魃听罢,面无表情,话都不回一句。

  和尚挑挑眉,笑道:“所以,你是不记得了?”

  话音未落,和尚就感到一股灼热扑面而来,吓得他慌忙一个闪现,跑出三丈之外。

  再凝眸,发现天女魃已经自顾走出好远了。

  和尚吐了吐舌头,嘿嘿一笑,又蹑手蹑脚跟了上去。

  人在江湖,总是会见到、听到许多不平事,也会遇到许多背恩弃义的人。

  比如偷袭盟友帮派的掌门。

  天女魃每次想打死些背恩弃义的人渣,和尚都会拦在前面,

  和尚笑嘻嘻的,说我们给他一次机会嘛。

  天女魃冷着脸,说闪开。

  和尚立正敬礼,说遵命,马上就走。

  然后和尚就带着掌门一起溜了。

  天女魃在他身后颇有些目瞪口呆,着实没想到和尚还有这种操作。

  几天以后,天女魃孤身走在路上,没了和尚的唠叨,有时怅然望天,竟也会生出点寂寞。

  “姑娘,姑娘我们中午吃什么呀。”

  刚想起和尚,天女魃就又听到了那个讨厌的声音。

  回头,正看见和尚笑嘻嘻的站在不远处。

  天女魃其实很不理解,和尚怎么还敢回来呢,耍了她就跑,回来岂不是找死吗?

  和尚不是找死,和尚笑着,说贫僧这两天刚把那掌门给渡了,这种人是真难渡啊,好在贫僧道行深厚,我给你讲讲……

  “闭嘴。”天女魃皱着眉,说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烦的人。

  和尚笑逐颜开,回应说,这是贫僧与你结识以来,你说过最长的一句话了,贫僧甚是开怀。

  天女魃冷冷抬眉,“我还可以再多说几句,要试试我的极天炼焰吗?”

  和尚捂住了嘴,一副很害怕的模样。

  江湖路远,这一路走来,天女魃杀过不少人,她一直以为江湖是冷寂的,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和尚。

  她转过头,说走吧。

  和尚就放下手,粲然一笑。

  那些天里,和尚一直陪着天女魃,偶尔撞见天女魃被人围攻寻仇,和尚也飘飘然从天而降,与天女魃并肩退敌,只是处处留手,绝不置人死地。

  待仇家离去后,和尚又飘飘然拿出一壶酒,在天女魃身边咕咚咕咚喝。

  天女魃有时想不通和尚的所作所为,就会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和尚笑了笑说,渡你。

  杀人太多,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天女魃:……

  天女魃,你个和尚懂什么,谁需要渡了?

  和尚笑了,说那是不是等我懂了你,就相当于渡了你?

  天女魃不置可否,只是抢过他的酒,仰天灌了起来。

  又过些天,之前那些被天女魃杀掉的人,他们的亲朋,勾结魔族,要杀天女魃。

  那天紫色的火焰直冲天际,刀光剑影,阵法引雷,一时间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天女魃手上的火越来越弱,她咬了咬牙,要化身女魃,用赤地千里的大招,脑海中有曾经被封印的记忆碎片一闪而过。

  刹那间,法力倒涌,天女魃下意识收住了大招,自己受伤落地。

  魔族和复仇者大喜过望,纷纷举起屠刀,便要当头斩落。

  “阿弥陀佛。”

  一句佛号,骤响于天地之间。

  有个和尚飘然出现在天女魃身前,罕见地没有笑容,他神情肃穆,说贫僧愿以宏愿之力沟通天地,坐化霞光,消弭复仇者心头之恨。

  遥遥天外,传来与和尚共鸣的滚滚雷音。

  和尚盘膝,坐化,有万丈霞光迎上魔族与复仇者的兵器,那些前一刻还双眼通红,目眦欲裂的人,竟然都停住了手。

  天女魃怔怔的看着这一切,直到和尚转过头来。

  坐化之际,和尚还对天女魃笑,说你以后少杀点人,身逝轮回,才能投个好人家。

  一瞬间,天女魃的心像是被大手攫住,有什么东西,正一点点从心底涌出来。

  她踉跄站起身子,这些年来,她的身边除了那个同样冷傲的鬼潇潇,与她一起开宗立派,便再也没有人陪她这么久了。

  更是从未见过有人抢着为她牺牲,

  她踉跄着,想要去拉回和尚,但和尚在霞光里,似近似远,天女魃怎么都够不到。

  女魃张开嘴,无声的呐喊着,心底涌出来的东西突然如巨浪澎湃,泪如决堤。

  等到那漫天霞光都消散了,天女魃才缓缓回神。

  心中有一丝一缕的痛楚,如蚂蚁啃噬心脏。

  最痛恨背恩弃义之人,自然也最重信义,天女魃静静看着和尚消散的虚空,心说你这是何苦呢,我不过一死,你这样渡我,我可怎么还你……

  半晌,复仇者和魔族的人都走光了,天女魃才嘴唇微动,吐出一句多谢。

  很多年以后,天女魃仍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只是相传她很少杀人,并且对和尚永远青眼有加。

  某次在一片穷山恶水之中遇到个和尚,小和尚被妖藤捆住,天女魃恰从一旁经过。

  那年头,女魃墓的威名更重,村民们不敢靠近妖藤,看到天女魃出现,更是吓得东躲西藏。

  唯有那个小和尚,还睁着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着天女魃。

  小和尚说,施主,你不能过来的,这里妖藤最危险啦。

  天女魃停了一瞬,目光有刹那间的疏离,仿佛想起很多年以前,也有这样一个和尚,总在她耳边聒噪不停,还说着想要渡她。

  “渡我?你何苦这么不自量力,你如何渡得了我呀?”

  天女魃依旧冷着脸,心里默默感慨着,仿佛没有看到小和尚般走过妖藤。

  但村民们突然发出惊呼——那碧绿妖藤,在天女魃拂袖走过之后,竟然渐渐枯萎断裂了。

  小和尚落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天女魃的背影。

  突然,小和尚放足狂奔,喊着:女施主,你等等我,师父说啦,要知恩图报,我还没报恩呐!

  走在不远之前的天女魃,闻言淡淡浮起了一抹笑意。

  江湖路远,继续走吧。

  完。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