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女魃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 2018-03-06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

01

  我自一颗树下醒来,三珠树花的花瓣落在我衣角旁。

  我在这墓冢睡的足够久了,久的我醒来时,几乎虚弱得动弹不得。

  除了名字,我什么都想不起来,甚至连自己的脸,都想不起来了。

  我是被一位女子唤醒的,她叫鬼潇潇,是我苏醒以来,唯一见到的活人。

  又或者不是活人。

  我甚至不能确认她是不是人。

  那日我一睁开眼,所见的便是她。她身着红衫,手执一柄竹伞弯腰来看我。

  她的一头如墨长发从蜿蜒地流淌在我的发间,一白一黑缠在一起。

  我这才发现,原来我的头发是白的。

  我记不得我原本发色如何,又或者发生了什么事,这才有了三千白丝。

  她碰着我的脸,再滑到我的颈项,她的手很凉。

  我本能地开口,虚弱地呵斥她放肆。

  我虽记不得事了,可却直觉着,我不该是任人触碰的。

02

  我醒来有许久了,也看过自己的模样,白发紫瞳,很似魔物。

  鬼潇潇一直坐在不远处。

  她安静,不多话,时常在墓中的一个角落打坐。

  而我在非常辛苦地学习重新走路。

  我沉睡太久了,手脚无力,而没多久我就摔在地上。

  我赶紧往鬼潇潇的方向看,她好似没看见我摔了,安静地闭着眼。

  第二日她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细细的竹竿,扶手处裹着红色布条。

  我看看手杖,又看向她。

  果不其然,她的袖子短了一截。

  见我望过去,她表情淡淡:“好歹你也是我救出来的,也算送佛送到西了。”

  我把手杖放到一边,正色道:“我足够强大,无需如此。”

  鬼潇潇:“……”

  她好像忍了忍,这才敷衍地,冷淡地回了我一声:“哦。”

  我:“……”

03

  为了证明我确实很强,我根据身体的记忆,使出了一招极天练焰。

  流火从我双掌中高高燃起,如同带着一股燃尽一切,不死不休的气势,将整个女魃墓都照亮。

  与此同时,我内心深处钻出一种噬心的悲愤。

  我紧紧盯着那无尽的火,好似能从中幻化出一个人的脸。

  悲伤怨恨充斥着我的心,有股强烈质问的冲动从我身体里钻出。

  想怒想战,想得来一个答案。

  一柄竹伞劈开了我的火焰,只那瞬间,那股情绪便从我身上一下散得无影无踪。

  我摔至地上,鬼潇潇被我的灵力伤得双唇殷红,她恼怒地看着我:“你是想将这里都烧了不成!”

  我将额前凌乱的发挽至耳后,幽幽地看了她一眼:“与你何干。”

04

  我才放下壮志豪言,便发现灵力耗尽的我,竟然饿了。

  虽然想不起来,但我觉得我应该是不用进食的才是。

  仍然在不远处打坐的鬼潇潇紧闭双眼,她好似刚刚被我得罪了,现在并不想搭理我。

  于是我腹中雷鼓,一声接一声。

  我捂着肚子,微微曲起双腿,盯着因为太长,而蔓延到我脚背旁的白发。

  想起刚刚的情绪,我想我失忆前定是过得不好的。

  如果过得好,怎么会没人来找我。

  哪怕有一个在意我的人,都会来找我吧。

  不会任凭我被封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不知多少年。

05

  突然鬼潇潇站了起来,动静挺大。

  我警惕地朝她望去,说实话我一点都不信她。

  如果不是别有目的,她为什么平白无故要对我好。

  又或者说为什么要放我出来。

  不过是我身上有什么她所需求的罢了。

  只是我现在的情况,也不宜同她闹翻。

  我连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都不知道。

  鬼潇潇去而复返用了有一段时间,她将一个用荷叶包住的东西扔到我面前:“吃。”

  我皱眉盯着那样东西,鬼潇潇不耐烦了:“你这般厉害,还怕我毒死你?!”

  我:“……”

  我打开那荷叶,里面是一块香喷喷的肉。也不知是什么,肉质很鲜嫩。我吃完后,这才问她:“这是什么肉?”

  鬼潇潇也不看我,亦不答。我蹙眉,觉得这人实在无礼之极,如果能够离开此地,定要好好罚一罚她。

06

  后来我便知道是什么肉了,因为鬼潇潇将食材拖到墓中处理。

  我面色发青地看着她手法熟练地给那条蛇剥皮,腹中一顿翻滚。

  我捂着鼻,呵斥她:“你能不能不要在此地弄,到处血。”

  鬼潇潇抬头看我,竟然勾唇一笑。

  她一向表情甚少,这笑艳丽之至,勾魂得要命。

  我又皱眉,刚想斥她不要如此不端庄,她的笑就一下消失了,并板着脸说:“你不想吃了?”

  我:“……”想的。

  但我又不愿意这般没骨气,因此她烤好以后,我愣是没过去。

  并且坐在一边静静地感受这身体里的灵力流转。

  不多时,我睁开眼,偷偷朝她看去。她将一块肉切了下来,递给我。

  我还是接了:“我会回报你的。”

  鬼潇潇挑眉:“回报我什么?”

  我咽下肉,一本正经道:“这么多天,相必你也知道我的法术之高。我可以收你为徒,传授法术。”

  鬼潇潇没说话,我便当她同意了。

  因此第二日,我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道:“徒儿,随为师出山。”

07

  我所在之地被世人称为女魃墓。

  传言这是堕神之地,不详之墓。

  听闻这曾经是对世间情谊失望之人的身后地。

  也有人说,这是一位父亲安置心爱的女儿的地方。

  种种传闻,我觉得最后一个最不可信。

  虽然这墓中有古木之影的钟灵,其光荧荧。

  景色有种空灵的美,可我厌恶这个地方。

  从恢复起便迫不及待地逃离这里,我想这大概还是我那寻找不回来的记忆作祟。

  虽然它不让我想起来,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从前的我有多么厌恶这个地方。

  从女魃墓离开的一段时间,我的灵力正在逐渐恢复。

  我同我唯一的徒儿说:“为师想建立一个门派,多收些弟子。”

  鬼潇潇瞟了我一眼:“门派用来做什么,行侠仗义?”

  我摇头:“当然不是。”

  我的法术并不是什么特别向善的,我的每一次施术,心中都会有股怨恨。

  而自我醒来,我每一夜都在做梦。

  梦里总有个男人的脸,看不分明。

  我想那是我最后一次所见的人。

  那人的手很大,很粗糙,覆盖在我脸上,将我压尽了无尽的黑暗中。

  我想我从前一定是被人狠狠背叛过,不然怎么会如此绝望。

  因此我同鬼潇潇说:“我要多收些徒弟,那些被人世间的情谊所伤透的可怜人。我总要教她们多一些,好叫她们不被人所欺负了去,不要……”不要同我一样。

  话音刚落,便见鬼潇潇惊诧地看着我,后知后觉地,我才觉出了我脸上已经滑落一行泪。

  我忙转过头,不让她看。

  却不曾想,鬼潇潇竟然捏着我下巴,将我脸转了过去,然后用袖子将我脸上的泪拭去。还是用那短了半截,有些可笑的袖子。她皱眉对我说:“建就建吧,别哭了。”

08

  没想到离开女魃墓没多久,我就遇到了那可收为徒的姑娘。

  她名字叫小葵,家中因长兄闯了大祸,急需银钱解决。父亲便将她卖给一户人家,拿银钱来填补长兄祸事的空缺。

  她伤心至极,中途便从被卖的那户人家中偷跑了出去。

  不敢回家,又不知该去何处。一路颠沛流离,险些让人欺负了去。

  我们遇见她时,她正被几个流氓欺负。

  鬼潇潇出手相助后,她便跟了过来,一路跟在我们身后。

  我听她说自己身世,竟从这姑娘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影子。

  在被父亲抛弃时,她该有多绝望。

  我俯身看向这形容狼狈的女子:“你想报仇吗?”

  小葵红着眼眶,狠狠点头。

  我满意了,于是朝她伸手:“那便拜我为师吧。”

  鬼潇潇在一旁撑着伞,表情不算和善。

  后来她也不知为何,好似对小葵有些意见,总是冷言冷语,小葵都有些怕她。

  我不想两个徒弟内讧,便与鬼潇潇谈话:“她是你师妹,别总是这般对她。”

  鬼潇潇面无表情:“我向来是这样。”

  我皱眉:“胡说,你分明是对她不算太好。”

  鬼潇潇不言了,第二日果然态度好转不少。

  不知为何,我心里反倒有些奇怪了。

09

  小孩子才会在意自己是不是对方最重要的。

  我想我大概还是对鬼潇潇有些依赖,毕竟她是我醒来遇到的第一个人。

  我们行行走走,等寻到了小葵的家中,她却不敢进去了。

  她站在家门前,眼眶通红,迟迟不肯踏出一步。

  我不耐,让鬼潇潇进去拿人。

  不曾想将里面的主人拉拽到小葵面前,小葵却面无血色道:“不是他!”

  那这人又是谁?!

  那人见到小葵,脸色也大变:“你竟然还敢回来!”

  小葵上前一步:“你什么意思!”

  我见二人相熟,便让潇潇松开那男人。

  男人捂着脖子,将那我们并不知道的真相说了出来。

  原来小葵长兄惹下的祸事,并不能用金钱解决,而是灭门之祸。

  父亲之所以将小葵发卖,也是故意让小葵恨这个家,再也不要回来。

  小葵听着这些话,根本不愿意相信,她说你骗人,便冲进了她自小长大的家,一间间房去找去寻。

  却再也见不到那熟悉的物,熟悉的人。

  一切物是人非,无处可寻。

10

  眼见小葵撕心裂肺地哭着闹着,我的脑袋也隐隐作疼。

  原本就有的画面从脑海深处钻了出来。

  我惊叫一声,抱着头颅蹲在地上。

  我为了掩盖自己容貌的幻术也因为这阵剧烈的疼痛失效了。

  那男人面露恐惧地看着我,大喊:“妖怪!!妖怪啊!!!”

  他的声音更加刺激了我,一股强烈的力量从我身体四周蔓延了出去。

  很快,这座村庄的所有田地,树枝尽数枯萎。

  而在不断的疼痛中,我看到了一幕幕飞速而过的画面。

  我看到我的父亲,黄帝。

11

  我原是黄帝最受宠爱的女儿,天生神女。

  可因为我生来紫瞳,便有许多人怀疑我有魔族血统。

  但我从来不在乎,因为我足够强大,便不畏惧那些流言。

  黄帝蚩尤之战,是我堕神之始。

  我征伐风师雨伯受了重伤,元神不稳。

  虚弱的我更加无法抵挡那些怀有恶意的针对。

  我就像个灾星一般,去到哪里,都被驱赶,因为只要我在哪,那个地方定然大旱。

  我太急切地重拾力量了,于是我做了错事。

  而我的父亲。

  我最尊敬的父亲,最爱的亲人。

  他将我永远封印了,永永远远,封印在了那棵树下。

  他心怀天下人,却连他的女儿,都不愿意去宽恕。

  我只是需要一个人救救我啊。

  哪怕是拉我一把。

12

  我彻底失控了,熊熊烈火从我身体里散了出去。

  我知道人们都在尖叫,都在用恐惧的眼神看我,都在骂我魔物妖怪

  最开始便是他们在怨恨我,他们的怨恨让我每一日都不得安宁。

  我心中狂意大盛,几乎想要毁灭这一切。

  此时一道冷冽的气息再一次劈开了我的火焰。

  那熟悉的竹伞闯入了我的火焰中。

  元神深处的一道印记忽然唤醒,强烈的灵力将我的怨怒压了下去。

  在撕裂般的疼痛中,我昏迷了过去。

  那封印前的记忆想起后,却还有封印后的记忆。

  彼时我还有一缕仙魂附在那棵种在封印之地的三珠树下。

  我看见我的父亲扶树而立,他眼中有泪,那滴泪落在树下的土壤,在我身上又下了一道印记。

  他不愿我魂飞魄散,又无法压下我所做的罪事。

  于是他亲手封印了我,也许也是想着,哪一天,我会遇到像鬼潇潇这样的机缘,再次重生。

  我的父亲想好了一切,算尽了一切,却没问过我,究竟是不是愿意。

  父亲的灵力不断疏解着我身上的怨怒之火,好似最无声歉意,又最深层的爱意。

13

  我醒来时已经在一座木屋里,鬼潇潇坐在床头,正喂我吃药。

  见我睁眼,她愣了愣:“醒了。”

  我点头。

  小葵端着水进来,一见我便喊:“师父。”

  我看着她们二人,有些涩然一笑:“我记起来了。”

  小葵一愣,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是要复仇吗?”

  是了,我先前便无数次同她们说,待我想起一切,定要同梦中的那个人复仇。

  我靠在床头,摇了摇头:“不了。”

  不怨他吗,还是怨的。

  可我依然爱他,我最崇敬的父亲。

  鬼潇潇站起身,也没看我,就要出去。

  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去哪?”

  鬼潇潇回头看我,她竟然又笑了:“你虚成这样,我去给你做吃的。”

  小葵跟着她身后,也要一同出去。

  我突然大声唤住她们:“我想好了。”

  她们双双停下望我,我道:“不改初衷,自此,我们门派名为女魃墓。女魃墓之人,依旧惩戒天下背恩负义之徒。”

  虽然父亲的印记渐渐在我身上消散,但我想,从今以后,我为我自己而活。

  为女魃墓而活。

  鬼潇潇似笑非笑,说了句难听,便转身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也笑了。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