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星人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 2018-03-06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

1

  “来了,灾星来了!”

  “愣什么,快关门!”

  “小孩子别去看,眼睛会瞎的!”

  从天女魃踏入这个村庄的第一步起,世界就安静下来了。街上大小摊头都没来得及收,炊烟在烟囱静静升起。

  挨家挨户的窗户紧紧锁闭着。

  她低头自顾自行进,脚步蹒跚着,对此情此景早习以为常的她只想快些通过——过了这最后一个村,就是罕无人迹的深山了,那里可以安静地度过余生。

  她只想找一个没有世俗议论的地方。

  “啊!”

  一个小男孩抱头跃出屋子,身子在沙石上滚着。

  他的手上脚上缠满断绳,整个人被沙石磕得痛叫出声。

  屋里传出怒吼。

  “捆这么紧了都能跑,你给我回来!想把村里所有人都害死吗!?”

  小男孩一听,小眼睛小鼻子都快皱到一起。他向屋里大声回应:

  “我说过了,天女魃是好人!就是好人!”

  从屋子里传出骂声。

  “什么好人?明明是灾星!经过的地方无风无雨,尽皆大旱!村子几天前就开始闹旱,躲她都来不及,你倒好,捆成粽子都拦不住你??”

  小男孩不服气。

  “我爹娘死在风伯雨师闹的水灾里,天女魃把洪水赶走了,所以天女魃是好人,是我的恩人!”

  “我不许你们骂她!”

  他勉强站起,往天女魃的方向看去。

  村长的屋里传来狠狠的咳嗽声,随即他的声音传了出来: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灾星,哪个村子对她都是能避则避,你呢?你爹娘死得早,村民不说待你多好,没让你饿死吧?就因为这种理由,你要把大家都置在危险之中吗?”

  村长痛心疾首:“造孽啊造孽啊,早就该狠了心把他逐出村去!”

  争执的声音很大,随着冬日的空气传到天女魃耳边。

  但天女魃仿佛没有听见,径直穿过村子,始终沉默。

  小男孩追了上去。

  “你生气了吗?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给我爹娘报了仇,我想亲自和你道谢……”

  村民们见状都傻了眼,天女魃在他们眼中是灾厄的象征,男孩这番举动让他们心彻底沉了下去。

  天女魃:“你怎么确定?”

  男孩愣:“啊?”

  天女魃低着头:“别和我扯上关系,我和风师雨伯没什么差别。”

  她回头,眼神猛然凌厉,空气沉重得像铅块。

  “不杀你们只是因为今天心情不错,趁我没改变心意,从我眼前消失。”

  那一刻,躲在屋里的人们都看清了,那传闻中象征魔族的紫瞳,那股让人窒息的气势,不是灾星又能是什么呢?凡人是敌不过的......

  村民们一下子噤若寒蝉。

  天女魃冷冷一瞥,继续前行。

2

  “炽火流离!”

  深山的树林中,天女魃额头沁满了汗珠,她单手托着红薯,却不见手中有一丝火苗冒出。

  她喘着气坐下。

  曾经拥有足以匹敌风伯雨师的力量,自那一战后却大伤了元气。她有与生俱来的旱神之力,一旦元神控制不当,有力量暴乱的倾向。

  她只能用尽所有的力气去控制,以致神力时强时弱,甚至需要用双脚丈量大地,走过这一个个惹人不快的村庄。

  如今,连生火烤个红薯来补充力量,都觉得勉强。天女魃不禁有些自嘲。

  手中的红薯突然被抢过。

  天女魃回头,发现居然是白天那个小男孩,他握着红薯,露出憨厚微笑。

  “你跟到这里?”

  小男孩羞涩地挠了挠头,算是回答。他随即摸出小刀子,在地上搜索一阵后找出一块灰色的石头,一堆干的草绒,很轻车熟路的样子。

  天女魃沉默地看着这一切,不清楚男孩要做什么。

  小男孩用石头的斜面去砸刀,掉出的火星落到草绒里,随后他用手拢起草绒,轻轻吹风。

  天女魃第一次知道这样能生火。

  “我肚子饿的时候都是自己找东西吃的。”男孩就近寻找干柴堆在火绒上:“其实大家都没有粮食。”

  他拿起熟透的红薯递给天女魃,憨憨一笑。

  “你要吃吗?”

  她别过头:“不要。”

  天女魃起身离开,并不想与这个小男孩有什么牵连。但是小男孩却在身后拉住了她的衣角。

  “白天你在骗人对吗?”男孩急急地发问。

  “什么?”

  “你说你和风师雨伯没差别,是骗人的。”男孩看着天空:“那天我在山顶,看见你们了。”

  “原本我是要去给爹娘报仇的,我想着能不能把斧子丢到风师雨伯身上去……但我爬到山顶,看到漫天都是你的火,你一个人打他们两个一点不落下风,果然是......”男孩笑了:“果然是谁都不怕的天女。”

  天女魃扯了扯嘴角:“现在我只是个灾星。”

  “能回去的吧?你只是受伤了,好好休息就能变回去的吧?”小男孩憨厚的脸上,圆圆的眼睛神采奕奕。

  天女魃不想再看他的眼睛:“你赶紧回去吧。”

  小男孩没有说话,他低下头。

  “这世上除了爹娘以外,再没有对我好的人了。爹娘不在了,活着也只是被人嫌弃。你能把我带走吗?”

  天女魃听他提及爹娘,一时间眼神黯淡了下,沉默不语。

  小男孩看她脸色变化,也有点不知所措,他递出红薯。

  “……不答应我也没关系,你先吃红薯吧。”

  天女魃看着男孩,眼神有些复杂,可还是缓缓伸出了手。

  快触到红薯时,眼尖地看到小男孩背后的一头白虎正在扑过来。

  她猛地把男孩推开,随即退一大步。

  那头白虎扑在他们原来的位置,泥土刻下了深深的爪印。

  哪怕百兽之王也是畏惧火焰的,能朝火堆扑来的老虎,毫无疑问是这片山林的主宰。很可能与人类接触过,还胜了。

  天女魃的眼神黯淡下去,自己或许真的是灾星吧。

  “走,走,走开!”

  男孩用着火的树枝向老虎挥舞,后者丝毫不惧,一步一步朝他逼近。

  他终于慌了,一把将树枝扔在老虎头上,随后脚一发软,跌坐在地。

  天女魃眼睁睁看着男孩被白虎压在地上,她想调转神力,可身体还是不听使唤。

  利爪高高扬起,蓄势朝男孩的脖子拍去。

  天女魃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无力。

  刚才男孩问自己能不能变回去,她虽然没有说话,但她自己知道,无法再回去了。

  但最起码,想把这个孩子救下。

  她拼尽身上所有的力量,紫色的火光冲天而起,暗夜中似划过一道灼眼的流星。但她的气息开始变得紊乱,神智也渐渐模糊。

  男孩只感觉整个世界都被强烈的紫光照亮,随后便昏睡过去。

3

  醒来的时候,他听到树木不断倒塌的声音,看到四处都是紫色的火光。

  他起身想去帮助天女魃,却发现了倒在一边已经没有气息的白虎。他绕过倒伏的树木,看见了失控了的天女魃。

  她尖叫着,嘶吼着,破坏着眼前可见的一切事物。

  男孩有些害怕,但想到天女魃是自己的恩人,又忍不住靠近去看看她。

  可下一秒,他的身体被一股力量阻挡着,不让他再前进一步。

  “你不要过来……”

  天女魃的脸上满是泪痕。

  “快离开这里……”

  天女魃的动作变得僵硬,努力在克制自己体内狂暴失控的力量。

  “动作快......”

  她注视男孩。

  “我已经......回不去了。”

  话音未落,她周身的紫光大盛,眼神开始慢慢失焦。

  小男孩看着她狂乱的样子,却大哭了起来。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在这里……”

  “那天爹娘也让我走,我走了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小男孩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滑落下来,

  天女魃快要失去焦距的双眼,渐渐又有了神采。

  紫光渐渐消隐下去。

4

  但临近的村民都看到了那天冲天的紫光和森林中燃起的火焰,再加上连日的旱灾,他们知道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谁。

  积聚的怨恨终有爆发的一刻,他们用了一天整顿集合,上山了。

  “灾星!”

  “妖女!”

  “你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上!”

  看着天女魃似乎变得力气全无,村民们以为猛虎重伤了天女魃,胆子也大起来。一人一句谩骂着她。

  小男孩挡在天女魃身前,感觉自己真的太渺小了。他挡得住锄头与棍棒的疼痛,却挡不住他们对天女魃铺天盖地的谩骂和诅咒。

  于是天女魃再次失控,紫火蔓延了整座山林。

  村民们呼喊着黄帝的姓名,乞求着他将天女魃惩治。村民们的咒骂和积怨声中,黄帝终于出现在天女魃的身前。

  很久很久,他注视着天女魃,露出很悲伤的表情。

  天女魃的神智已经彻底混乱,她时而对父亲哭诉,时而质问父亲为何背弃她,控诉这个过于沉重的世间。当她看见自己曾最亲近的人对自己出手的一瞬间,她放肆地狂笑,任由失控的力量肆虐,与之相战。

  黄帝蚩尤之战,主力击退风师雨伯的是她,心心念念帮助父亲的是她,为百姓驱赶洪灾的是她。战胜之后,元气大伤神力溃乱的她,因为引起了旱灾,就马上变成了众矢之的,三界罪人。

  她知道自己战胜不了黄帝,可又如何呢?自己只是想发泄这无穷无限的不甘,这无人理解的痛楚。

  她觉得自己舍弃一切了,什么都不在意了。用力一搏,或许能跟黄帝拼个两败俱伤。

  直到那个小小的身子冲过来挡在她和黄帝之间,而黄帝的出势来不及回收。

  那一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清醒了一瞬间,或许是不忍心这一条小生命受伤害,或许是他是唯一还想要陪在她身边的人。

  她推开了小男孩,露出破绽,被黄帝彻底镇压。

  随后她被黄帝带走,封印在赤水水底,并种下一颗三珠树。黄帝说,待玄珠的神力化解天女魃怨怼之时,三珠树上花苞将全然绽放,莹洁如雪,天女魃亦将于此苏醒。

5

  小男孩长大成人以后,一直在找寻赤水和那棵三珠树,想帮自己的恩人解除封印。但无奈赤水阴阳怪象,三界人迹罕至,他走遍名山大川,都没有找到赤水三珠树的具体下落。

  兜兜转转,他最后回到了那片深山。

  他环顾山林里被火焰烧过的漆黑树木,他想,他或许可以把这些被烧毁的树木一株株地植回来。这些的确是天女魃造成的……但他知道所有的旱灾和祸事都不是她的本意。

  她为爹娘报过仇,她因为救他而彻底被封印,他总想为她做一些什么去补救。但人的一生实在是太短了,从他决定留守这片深山的时候,就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苍老的他最后死在漫山碧绿前,面含微笑。

  很久很久以后,

  一个白发紫瞳的女子无意间经过这里。

  不知为何,她觉得这座苍翠碧绿的深山,很美。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