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火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 2018-03-06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

  “云游火,你听过没?”

  天女魃看着眼前歪着脑袋提问的少年,摇了摇头。

  “云游火据说是上古时期存活至今的幻兽之一,这么多年来鲜少有人见过它的真面目,有目击者说只能看到一团晶莹的紫火在空中飘荡,速度极快,超级帅!”

  少年比划着,越说越激动。

  天女魃心弦一颤,四周的空气骤然冰冷下来。

  云游火这个名字,陌生得紧,但不知怎的,陌生中偏又透着一丝熟悉。

  少年打了个寒颤,抱着胸,疑惑地看着天女魃。

  “在哪儿?”天女魃问。

  少年瞪大眼睛,指了指脚下的土地。

  “就在这儿!赤水洲啊!”

1.

  传说,赤水乃黄帝封印天女魃之所在,是三界中不可多得的钟灵毓秀之地。

  赤水之上,有古木曰“三珠”,灵光灿灿,不可逼视。三珠古木下赤水渊底正是当年黄帝种下封印之地,也是天女魃长眠之所。

  女魃天火、赤水暗流、神树灵光会于此地,阴阳相接,风云交汇。故此赤水晨昏无定,异象频生,时而波光粼粼,目迷五色,时而阴风阵阵,玄火离离。

  由于这个原因,赤水洲千百年来,罕无人烟,几乎没有人知晓其具体所在。

  直到这次云游火出世的消息传遍四洲,赤水洲才重新出现三界的视野之内。

  “你一个赤水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传说呢!”

  少年摇头晃脑,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天女魃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她没有告诉少年,自己就是从赤水渊底出来的。只不过失忆了。

  对于天女魃来说,这里到处都透着一股厌恶。

  这个地方强留下了她的一切,只给了她填满心灵沟壑的,无穷无尽的怨念。

  并使其在她身体里生根发芽。

  她苦于失去的记忆无迹可寻,怨念昼夜不分地在她耳边哀嚎痛呼。

  每天游荡在赤水洲上,天女魃有时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一只孤魂野鬼。

  直到这个少年出现在她的眼前。

  少年没有像旁人一般对她退避三舍。

  不顾她冷漠的反对,毅然要拉着她结伴同行。

  天女魃白发如丝,黑裙沁金,虽显落魄却姿态高贵优雅。

  加上素不喜言语,行事冷厉的性格,当真是自带生物隔绝的气场。

  恰逢三界齐聚赤水洲,她也少不了跟三界人士发生冲突。

  但每一次,少年都会巧妙地从中化解。

  天女魃冷叱少年多管闲事,少年只是哈哈一笑,又开启了话唠模式。

  日复一日的,天女魃动怒的次数越来越少,怨念也不再如最初那般锋芒毕露。

  少年就像一缕轻飘飘的阳光。

  一丝一丝地将她的怨念溶解。

  天下间没有人喜爱彻底的孤独,更别提如今一无所有的天女魃。

  她突然觉得,其实赤水也没有那么令人厌恶。

2.

  云游火终于传出了确切的出世日期。

  三界各大门派闻风而动,倾巢而出。

  如果说之前到达赤水洲的,只是一些前来探路的乌合之众。

  那么直到此刻,天女魃才算真正见识到了各大门派那坐镇一方的雄浑资本。

  三族门派首席大弟子悉数到达,随之而来的门下精英修为多是臻至化境。

  冷清了多年的赤水洲,突然就拥挤了起来。

  “怎么办,我觉得我们这次没有机会了。”

  少年哭丧着一张脸。

  没机会?天女魃没有说话,只是周身缭绕的无形怨气猛然向内一缩,又往外扩散开去。

  方圆几里的温度骤然下降,不少三界好手立刻骚动起来,纷纷警惕地四处张望。

  这一手吓得少年面如死灰以为就要被围剿。

  但就在此时,远处的天边突然传来一声啼哭。

  这声啼哭听起来极柔极细,却清晰可闻。

  三界人士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吸引了过去。

  紧接着,一股紫黑色的光束突然刺破天空,像一柄利剑。

  各大门派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动身往光源处赶去。

  远方传来的啼哭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刺耳嘶哑的哀嚎。

  天女魃霍然抬头,望向那光源处。

  如果她没记错,那是三珠树的方向。

  天女魃捞起少年就紧咬着大部队追了上去。

  这哀嚎太过熟悉,熟悉得让她心神不宁。

3.

  赶到三株树前时,天女魃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场景。

  无数的三界人士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他们身上缠绕着紫色的烟雾,脸色发白,仿佛中了剧毒。

  唯剩各大门派的首席弟子因结下阵法还保有神智。

  此刻他们正跟一条双头巨蛇打得难解难分。

  二阶幻魔?天女魃一挑眉。

  虽说记忆全失,但怨念带来的力量几乎刻在了她的骨子里,她又岂能认不出这魔物的身份。

  现在她确认了,这魔物确实跟她体内的力量同源。

  双头巨蛇源源不断吸取着光源传来的怨念之力,力量无穷无尽,越战越勇。

  挠是以一敌多,对手还是各大门派的顶尖高手,却依然占据了胜势。

  眼看着首席弟子们渐渐坚持不住,少年脸色急得都通红起来。

  “我们出手吧!”少年说。

  “我出手,你躲着!”天女魃命令道。

  说着,她不由分说地将少年摁回掩体。

  她有预感,自己要找的答案,就在那双头蛇与光源中。

  所以这一战不打也得打。

  两人说话间,各大弟子已经纷纷败下阵来,浑身黑紫瘫倒在地。

  双头巨蛇一声长啸,似是嘲讽,然后它缓缓转头,紧紧盯着飘在半空的天女魃。

  只是一刹那,两股雄浑的怨念力已经在半空中碰撞撕咬。

  双方几乎是同时出手。

4.

  天女魃与幻魔的大战,整整打了上百回合。

  挠是幻魔强横无匹,依旧没讨得多少好处。

  天女魃就更惨了,她的怨念之力虽也浑厚无比,但终究是比不上幻魔的补充速度。

  百回合一过,天女魃的颓势就越来越显。

  终于在又一次交锋之时,天女魃被抓住了致命空档。

  幻魔一个蛇头压制住她的攻击,另一个蛇头却是拼着粉碎的危险,朝她拦腰咬来。

  这就要死了吗?

  天女魃嘴角泛起一抹自嘲。

  她往旁边一督,试图最后看一眼少年。

  谁料余光里一抹白芒闪过,紧接着一声熟悉的闷哼响起。

  天女魃心里一沉,她猛地发力将蛇头震开,回身就撞上了一具绵软的躯体。

  不是少年,又是谁?

  “愚蠢!”天女魃怒斥一声,却是紧紧抱着少年不撒手。

  少年脸色煞白,气若游丝,血花开满了整件长衫。

  他张开嘴,好似有话要说,还未出声,便又吐出一口血。

  “别说话!”天女魃终于掩饰不住焦急。

  少年微微一笑,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手指轻点在天女魃的额头。

  “对不起,我...骗了你。”

  他说。

  “其实…我…就是云游火。”

  一股暖流从少年的指尖流淌进天女魃的额头。

  她眼前忽然间明亮起来。

5.

  天女魃初被封印之时,逸散出来的怨念幻化成了云游火。

  云游火年幼时被别的神兽欺负,被紫烟笼罩的少女张牙舞爪将它们全部赶走。

  少女对着云游火伸出手,笑容像朵洁白的花。

  云游火牵住少女的手,身体被猛地一扯,风呼啸着从它耳畔刮过。

  它抬头望向眼前人,是拉着它在云层里穿梭的少女。

  少女好像长大了不少,长发及腰,美艳不可方物。

  她回头嬉笑着摁住云游火的头,笑声还在云游火的耳边回荡。

  再抬头时,云游火却看到三珠树下女子痛苦不堪的哀嚎,身影渐渐透明。

  那女子长发雪白,眉眼间依稀还有少女时期的影子。

  云游火猛地朝三株树飘去,刚飘几步,却狠狠撞在了一块石碑上。

  它环顾四周,发现是个奇异的洞穴。

  仰观有古木之影钟灵而生,其光荧荧。

  俯瞰有深谭之浪奔涌不息,其烟溶溶。

  而中间便是那块石碑,上书:女魃墓。

  云游火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靠着墓碑坐下,静待女人苏醒。

  这一坐,就是数千年。

6.

  “我找寻了许久,才终于知道当年陪伴我的,是您残存在封印外的神识。”

  “以怨为源,我本该有着更黑暗的一生,是您将我从泥潭中拉起。”

  “但您的神识随着岁月消磨,终于被怨气完全侵蚀,消散无形。”

  “我几乎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眼前的画面渐渐淡去,云游火的声音在天女魃的脑海中响起。

  “您的封印其实是被人不小心解开的,解开时我有事离开了一阵。”

  “回来时您已经苏醒离开了。”

  “那时候我不知道您已经失忆,只能化成人形到处寻找。”

  “后来的事,您也知道了。”

  “天女魃大人,您心里有善良的根,请不要轻易放弃。”

  “引您回来,就是希望您无论如何,都不能迷失了自己。”

  云游火声音越来越小,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您还是回来了,不枉我苦等一场,我很开心。”

  云游火说完这句话后,声音终是完全消失。

  天女魃抱着云游火的尸体,破碎的记忆慢慢在脑海中拼凑成型。

  “原来,如此…”她喃喃自语。

  无数紫色的光点从云游火身上飘扬而起,像铺天盖地的蒲公英,将天女魃完全包裹。

  待光点全部散去之后,云游火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六个白色的怨灵。

  天女魃又看向地面上密密麻麻躺倒的三界精英。

  “非背信弃义之过,他们确实罪不至死。”

  她张开双手,猛地运功发力。

  无数依附在三界人士身上的怨念被她扯离开来,疯狂朝她自己涌去。

  “以身为皿,以血为盟。”

  紫色的怨念力猛地大涨,几乎遮蔽了大半个天空。

  双头蛇被震得连连后退,开始不安起来。

  怨念互相缠绕融合,一个巨大的幻魔从天女魃身后飘荡而起。

  她猛地睁开双眼,紫色双瞳凌厉充满杀机。

  “天魔觉醒。”

7.

  三界人士苏醒过来时,赤水洲已经再次恢复了晴朗的白昼。

  除了一地的狼藉,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关乎三界命脉的大战。

  幻魔被彻底消灭,赤水渊下的暴动也平息下来。

  然而过了很久,三界也不知那次危机为何人而解。

  天女魃却不再出现在三界眼前,反而悄悄住回了赤水渊底。

  她的记忆并没有彻底恢复,她依旧在寻找着不同的方法。

  后来,有位长发姑娘亲自登门拜访。

  她说此前是她不小心解开了封印,而来寻找天女魃,本是要一人做事一人当,了结此事。

  她说自己有错在先,理应任由天女魃处置。

  天女魃看着眼前的姑娘,她冷艳孤傲,双瞳异色,桀骜的表情与自己何其相似。

  天女魃突然笑了开来。

  自己的记忆尚未有完整的着落,开宗立派让门人行走三界搜集情报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她不杀姑娘,反而要收其为徒。

  姑娘欣然允诺,问门派何名。

  答曰:女魃墓。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