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异闻录之陈妈妈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一个胡点点 2019-03-08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

陈妈妈

1.

  陈妈妈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荡得魂都要掉出来。

  早知道是个要出差的活儿就不揽了,连着从留香阁带来的小桃红和怜香惜玉一块儿受罪。

  这会儿已经是赶路的第三天,这一路颠簸把她的皮肉都要颠松。

  她抬起眼朝坐在对面的姑娘瞥去。

  眼前这位可不是什么寻常女子,她乃堂堂西梁女国的国王,一国之主。

  女儿国国王着一袭黑裙,头发只用一支木簪子绾住,瞅着比她们长安城的丫鬟还要素净。

  但她脸蛋生得确实极好,两道柳眉和那一双桃花眼,笑起来一定不得了,只可惜是个冰山美人。

  前几日留香阁被几个喝醉了酒闹事的客官砸了场子,就是她及时出手平息事端,当时她一行人作男儿装扮,不知虏获了多少美人的芳心。

  但陈妈妈眼尖,一眼就将她们的装扮看破,吩咐人带各位“大侠”去后院雅座,好酒好菜摆上了桌。

  “来我这留香阁有何贵干,姑娘。”

  旁边有人窸窸窣窣,想是她们来长安这一路上都未有人看穿。

  桌上那位把酒喝干才看了陈妈妈一眼。

  “你可知唐三藏?”

  陈妈妈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当然知道,我朝御弟,得道高僧,正在赶往西天取经的路上——你打听一个和尚作甚?”

  黑衣姑娘把茶杯哐的往桌上一放:“我要迎娶他。”

  有人呈上一个沉甸甸的包袱,陈妈妈挑开一看,里头装满了金银珠宝,个个都不是寻常大小。

  这伙人来头不小。

  “姑娘,你看我是做这个生意的,对人自然没什么偏见,你要娶一个和尚随你心意,只是——你把这聘礼交到我手里头又有何用?我只是我们姑娘们的妈妈,又不是唐僧的妈妈。你,你要么去山上找和尚头子试试?”

  碰这样的怪事可是头一遭,陈妈妈只得胡言乱语了一通。

  谁知桌那头的黑衣姑娘把包袱又往陈妈妈这头推了推,说:“这确实是给你的聘礼,聘请你当我太师,助我一举拿下唐僧。”

2.

  前面是一条大河,要换船只才能继续前行,一行人找到附近唯一一个驿馆,拴了住马,大家喝茶的喝茶,吃面的吃面,暂作休息。

  陈妈妈走到河边把手绢在河里浣湿了往脸上一抹,清凉得不行,正巧国王也在一旁洗脸,她于是又攀谈起来。

  “你们国家真从上至下皆是女人?一个男人都没有?”

  女儿国国王听见陈妈妈与她讲话头也未抬,只“嗯”了一声。

  人家爱答不理的,陈妈妈却也收不住嘴,自顾自的念叨:“全是女人这国家可怎么办呐,劳力谁来做?主意谁来出?有个灾祸战端的谁冲到前头去?……”

  国王面露不悦之色,站起身来厉色道:“当然是女人来做。男人能做的,女人都能做。”

  “你这女儿国国王,怎么找我一个青楼的妈妈当太师,相中的还是个和尚?”

  “你说唐僧?”

  陈妈妈特意仔细观察了她的表情,提到唐僧时她一点也没有说到心上人的那种羞涩与欢喜,看来未必是真相中了他。

  果然,国王立马道来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唐僧是一位得道高僧,慈悲为怀,行善好施,听闻他在所到之处不吝宣扬佛法普度众生,若是能将他留在女儿国,我的子民们定能在他的开解下抛下烦恼,获得平静。”

  这位女国王也太豁得出去了,为了留下一位僧人竟要断送自己的一生幸福。

  陈妈妈努了努嘴蹲下去,见这河水清凉又清澈,挽起袖子就想捧来喝。

  “这河叫子母河,喝下去便会大了肚子,三天后就会生出一个女孩儿,你要是还想嫁人可要想清楚了。”国王悠悠道。

  世上竟还有这么神奇的事。

  陈妈妈望着手里的水良久,最后还是朝河里又泼了回去。

  “你可看错我了,我只乐意那些男人为我神魂颠倒、为我一掷千金,嫁人这档子事,我跟你们国家的女人一样也是从未想过的。”

  “只不过现在我可没功夫带娃娃——当务之急是把你调教得跟我们留香阁的姑娘一样讨人喜欢,教那取西经的唐僧一到你这儿就再不想往前走!”

  她伸手点了点国王的鼻子。

3.

  女儿国的人们耕地种田、纺布造衣,与别的国家没有什么不同,她们确实勤劳肯干,再加上女儿国是个富饶的所在,人们的日子过得不比别处差。

  小怜香和小惜玉两个鬼灵精,没事就这里跑跑那里跳跳,不知不觉就跟一些女官熟络起来,打听到不少消息。

  “陈妈妈,听说这女儿国最开始是一群从夫家中逃出来的女人聚集所在!她们在夫家过得不好,索性结伴逃了出来!”

  嚯,还是一群性情中人。

  “陈妈妈,听说这女儿国虽然看起来安逸祥和,但因为富饶又只有女人,时不时就会遭到外来国家的入侵,多亏现在的国王是个英勇善战的女人,带领她们击退了好多次敌人!她备受子民们的爱戴。”

  嗯,看得出她确实是个贤明的国王,不说别的,就说她为了子民连自己的婚嫁都肯牺牲。

  “陈妈妈,你说这里的女人懂爱吗……”

  “陈妈妈,我懂。”

  这回抢在前头说话的是小桃红,她透过镜子看见为自己梳妆的陈妈妈,甜甜的笑开了来。

  小桃红是陈妈妈养大的,相比较留香阁的其他美人,她对陈妈妈的感情尤为深厚。

  她从小就听话懂事,陈妈妈说她是个歌女的好苗子,她就每天勤练歌艺,初次登台一开嗓就赢得满堂喝彩,看见陈妈妈在叫好的人群里笑颜如花,她也开心极了。

  陈妈妈宠溺的摸了摸小桃红的头,她最疼惜这个女孩儿。

  “小桃红,你这一副好嗓子可能不能放坏了,走,我们出去唱几句——”

  话未落音,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来的正是那好几日都未出现的女儿国国王。

  可算把她们想起来了。

  国王没有说话,一抬手,后边的女官们抬进来好大一个木箱子。

  有人掀开盖子来,里头装着的都是绫罗绸缎、珠宝首饰。

  “唐僧不日便要到达我国领土,全国上下就这么些了……”

  国王抬起手臂,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紧紧闭上双眼。

  噢,原来是火烧眉毛了,怪不得自己找上了门来。

  陈妈妈偷着笑,走到木箱子边伸手进去挑挑拣拣。

  里面倒确实是些贵重的东西,但样式早已过时,勉强凑合还能用吧。她抬头望去,国王依旧像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儿,憨实得可爱。

  “国王妹妹,你不会以为穿几件漂亮衣服就能抓住男人的心了吧?若是如此,那咱们留香阁的姑娘也不必刻苦学艺了,隔三差五上集市挑几件华丽衣裳便是。”

  “但你看那唱曲儿的、跳舞的,哪个不是使出浑身解数?讨人喜欢可是世上数一的难事,不下点功夫可不行。”

  国王一睁开眼,看见陈妈妈正莫名其妙的冲自己笑。

4.

  小怜香和小惜玉得了陈妈妈的吩咐,从附近的国家买回好些珠宝华服,分给了无论什么日子都是一身素衣的女官们。

  有些人脾气犟怎么也不肯穿这些绫罗绸缎,看见怜香惜玉就绕着走,义正言辞道:“我才不必讨好那些臭男人。”

  但这两姐妹也是有耐性的主,挨个去拉扯开导:“好姐姐,咱们女儿打扮怎么就是讨好男人了?穿得漂漂亮亮的纯粹图个自己高兴,臭男人看着喜欢都是自作多情!”

  另一个看说动了,立马上前递衣裳:“姐姐你瞧瞧这件,多衬你,既有英朗之风又不失女儿柔情,每每姐姐经过水池往里一望见自己都能满心欢喜。”

  原本这个也唾弃那个也不屑的,但经过怜香惜玉一番游说,最后都一个两个的来领了衣服。

  实在是一开始口气太硬不好意思下台的,怜香惜玉也都趁着夜色悄悄把衣服放到了她们门边,第二天一早准被拿进去。

  这几日陈妈妈不许女儿国国王再把自己藏在公文堆里,让她老老实实的每天来自己这儿报道听学,她也算是把自己这些年对男人的研究不遗余力的倾倒而出。

  “讨好男人的法子多的是,但细数起来能分为三等。”陈妈妈伸出三根手指,眼睛亮得放光。

  一等是你站在他跟前就让他为你神魂颠倒,你什么也不做就讨得他满心欢喜,他每天光是看你就赏心悦目逍遥似神仙。

  二等是他在你这儿有可图的东西。

  或是钱财也好或是皮肉也好,就有一样东西勾得他每天就想见你,琢磨着怎么才能呆在你身边,呆在你身边了又想着怎么能多留一会儿。

  “三等是他什么都不要,反倒是你拼命拿出东西他才肯回头看你一眼,但最终也留不住他的心。”

  陈妈妈为国王梳着头,说到这里不知想起来之前哪个痴情女儿,连连叹气摇头。

  “还有,男人就喜欢清纯的女人,最好是从前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

  “说出来你怕不信,就连去留香阁这种烟花场所找乐的,都盼着自己相中的美人是个没跟男人说过话的,人有时候自己骗起自己来,比别人骗他还要真!”

  “幸好你这女儿国国情特殊,你若是这样说他一准也这样信。”

  陈妈妈觉得自己料得准没错,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她拿着自己从留香阁带来的裙子放到国王身前比划,最后挑中一件桃粉色的纱裙递过去,称得女国王人如桃花。

  “长安的男人哪,平日里无论是卖肉的杂耍的,说书的算账的,到了留香阁通通是大爷、少侠——国王妹妹,你悟出点什么来没有?”

  陈妈妈一脸期待的看着国女儿国国王,后者只是皱着眉头眨吧眨吧眼睛。

  教了这半晌,敢情是她一人唱独角戏。

  “哎。”

  陈妈妈点点她的鼻子,叹了一口大气。

5.

  七日后,唐僧正如预计的那般准时到了女儿国。

  王宫里装扮得就像个翻版的留香阁,四处都是粉纱帐红桃花,身着华裳的女官们从中穿过就像那瑶池仙女,让人挪不开眼。这可都是怜香和惜玉的功劳。

  国王已经在殿上候了半晌,紧张得口干舌燥手心发汗,陈妈妈早料到这个妹妹会怯场,于是换了衣裳站在她身后真当起她的太师来。

  “国王,唐僧一行人求见。”一位女官上前通报。

  国王吞了吞口水竟开不了口。

  “带他们进来吧。”是陈妈妈替她说的话。

  她将手搭在国王的肩上轻轻拍了拍:“莫慌国王妹妹,有我呢。”

  唐僧跟在两位女官身后进了宫殿,随行的还有他那传闻中三个其貌不扬的徒弟——一个长嘴獠牙,刚鬃扇耳,一个脸如蓝靛,口似血盆,还有一个尖嘴猴腮,浑身猴毛,手持一根金箍棒,个个模样骇人。

  倒是唐僧,齿白如银砌,唇红口四方的,是个美男子。

  陈妈妈悄悄看了国王一眼,她竟没出息的脸又红了。

  这厢脸衬桃花瓣,鬟堆金凤丝,那厢顶平额阔天仓满,目秀眉清地阁长,说不定真能歪打正着,凑成一段好姻缘。

  “拜见西梁女国国王。”

  “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取经,路经贵国,还请国王替我倒换关文。”

  唐僧竖起单掌。

  国王不敢看他,听见他要倒换关文只点了点头,挥手就要吩咐女官前去取来,幸好陈妈妈及时拦下。

  早晨还交待她那么些须谨记的事,这下子一看见人全都忘光了。

  她将女儿国国王拉到殿下站到唐僧跟前,给国王使了个眼色。

  “卖肉的杂耍的说书的算账的,到了留香阁通通是大爷少侠,这些男人就爱听女人叫声好听的。”

  国王想起陈妈妈的教导,涨红了脸喊出一句——“御弟哥哥!”

  唐僧一惊,眼睛瞪得有铜铃大。

  陈妈妈笑着以手绢掩面,说到:“御弟到来,我王十分欢喜,昨夜还做了个大吉之梦,梦见金屏生彩艳,玉镜展光明。知晓御弟是中华上国的男儿,我王愿以一国之富,招赘御弟为夫。”

  这唐僧看样子也对咱们国王没什么兴趣,国王妹妹也是个直性子,这两人再磨磨蹭蹭一会儿,准给人倒换关文溜了去,这些日子的努力岂不都白费了?

  唐僧还未开口,他那尖嘴猴腮的徒弟倒是站了出来:“师傅,依老孙说,你在这里也好,自古道,千里姻缘一线牵,哪里再有这般相应处?”

  唐僧急了:“徒弟,我们在这里贪图富贵,谁却去西天取经?”

  陈妈妈立马接上话茬:“我王旨意,只求与御弟结亲,你这三位徒弟赴了筵宴,便立马发付领给倒换关文,让他们往西天取经去!”

  “太师说得有理!”尖嘴猴腮那猴子说完就把他师父拉倒了一旁,不知与他嘀咕了些什么,一会儿便嬉皮笑脸的拖着唐僧的手搭在女儿国国王的手上。

  “我等不必作难,情愿留下师父!”

  女儿国国王红着脸循着握住自己的手抬起头,恰好跟唐僧四目相对,唐僧立马将手一缩,紧闭上眼偏过头去念起经来,耳根子却红得发烫。

  咦,这事竟这么好成。

  陈妈妈生怕再有变动,赶紧吩咐怜香惜玉操办起来。

  “来人,领御弟和这三位徒弟去驿馆稍作歇息!”

6.

  陈妈妈拉着国王回寝宫,手脚麻利的在床上挂上红帐、又铺上了龙凤被单,颇像那么回事,脸上的欣喜一点都藏不住。

  倒是国王,心愿达成了也不见多高兴,心不在焉的反反复复看着手里一份公文,脸上一阵一阵的红。

  陈妈妈一看就知道,这唐僧还真钻进了她的心里去。

  “国王妹妹,小桃红可练了许久的曲子了,你的舞练得如何?一会儿在心上人面前可别露怯。”陈妈妈也不顾她扭捏,在后头推着她就去了唐僧下榻的驿馆。

  那三个徒弟早叫她的好怜香惜玉给支开了,此时孤男寡女,正是美人入怀的好时候。

  “御弟,我王思你至极,特意来为你的舞一曲!”

  陈妈妈一把将女国王推了进去,吱呀关上了门,唐僧看见女王穿着单薄的衣裳进来,连忙偏过头去念经。

  陈妈妈给身边的小桃红使了个眼色,她点点头,在门口抚琴唱起了曲儿。

  “鸳鸯双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

  女儿美不美,

  女儿美不美。”

  小桃红的歌声迷人,陈妈妈将窗户戳破一个小洞往里窥,女国王正按她教的翩翩起舞,就是那唐僧的表情看不真切。

  “说什么王权富贵,

  怕什么戒律清规。

  只愿天长地久,

  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一曲毕了,国王抬着衣袖半遮住脸,随着结尾的琴声盘着腿缓缓坐到地上,一抬眼,恰巧看见唐僧呆了似的在看她,两人都立刻扭头避开。

  唐僧合掌:“陛下,佛心四大皆空,贫僧尘念已绝,无缘消受人间富贵,阿弥陀佛。”

  国王分明看出他眼里也流转着爱意,此时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就敢回他的话:

  “你说四大皆空,却紧闭双眼,要是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相信你两眼空空。不敢睁眼看我,还说什么四大皆空呢?”

  唐僧无话可回,扭头躲进黑暗里,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吉时已到!”陈妈妈不知道里头的情况,在门外重重敲了一声锣。

  一行罗裙飘飘的女官走进唐僧的房内,有的去带国王回寝宫替她梳妆换喜服,有的架着唐僧让他莫要再逃,外头又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等二位新人整备清楚,陈妈妈也不管那些繁琐的成亲规矩,只叫二人饮了交杯酒,便直接送入了洞房。

  唐僧走到屋内的角落面壁而立,掐着手里的珠串语气焦急:“陛下,贫僧取经心切,还望陛下早日发放通关碟文。”

  话说完屋内静了半晌,女儿国国王自己掀了盖头,走到桌前坐下自饮了一杯。

  陈妈妈说讨好男人的法子分三等,唐僧此时还留在这儿不过是为了她的通关碟文,此为二等。

  他一心只想取西经,若是把通关牒文给了他,他拿了便走了。可他的心不在这儿,留下他又有何用?

  国王胸闷得很,又连喝了好几杯。

  自己本意并非要与他做夫妻,怎么此时心却隐隐作痛?

  “我将通关碟文给你,你为我子民留下经书。”

  国王怕自己后悔,说完就推门大步走了出去,唐僧又在后面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陈妈妈一直在花园踱步,不一会儿看见国王准备了马匹,和唐僧一前一后的上去。

  “这是作何!”她赶紧跑上前。

  “御弟想请我陪他送几个徒儿出城,再嘱咐他们几句。”国王不敢看陈妈妈,一挥鞭驾马而去。

  陈妈妈觉得不对劲,连忙叫了文武百官一起前去追他们,果不其然,一出了西城门就看见唐僧几个徒弟,原来他们只是假意去取经,还在城外等他们的师父。

  唐僧走下马,回头朝国王拱手说道∶“陛下请回去吧,贫僧取经去了!”

  陈妈妈听了大惊,连忙上前拉住唐僧的衣袖∶“御弟,喜酒都吃过了,怎么又变卦了!”

  他一个徒儿拉开陈妈妈,另一个徒儿连忙扶师父上马。

  “我师父乃久修得道的罗汉,不爱你托国之富,也不爱你倾国之容!”

  这哪里是和尚,分明是流氓地痞,行坑蒙拐骗之事!

  陈妈妈还想领人上前理论,却被那尖嘴猴腮的徒弟施了定身法,所有女儿国的女官一时都动弹不得。

  “吉时已到!”陈妈妈不知道里头的情况,在门外重重敲了一声锣。

  一行罗裙飘飘的女官走进唐僧的房内,有的去带国王回寝宫替她梳妆换喜服,有的架着唐僧让他莫要再逃,外头又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等二位新人整备清楚,陈妈妈也不管那些繁琐的成亲规矩,只叫二人饮了交杯酒,便直接送入了洞房。

  唐僧走到屋内的角落面壁而立,掐着手里的珠串语气焦急:“陛下,贫僧取经心切,还望陛下早日发放通关碟文。”

  话说完屋内静了半晌,女儿国国王自己掀了盖头,走到桌前坐下自饮了一杯。

  陈妈妈说讨好男人的法子分三等,唐僧此时还留在这儿不过是为了她的通关碟文,此为二等。

  他一心只想取西经,若是把通关牒文给了他,他拿了便走了。可他的心不在这儿,留下他又有何用?

  国王胸闷得很,又连喝了好几杯。

  自己本意并非要与他做夫妻,怎么此时心却隐隐作痛?

  “我将通关碟文给你,你为我子民留下经书。”

  国王怕自己后悔,说完就推门大步走了出去,唐僧又在后面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陈妈妈一直在花园踱步,不一会儿看见国王准备了马匹,和唐僧一前一后的上去。

  “这是作何!”她赶紧跑上前。

  “御弟想请我陪他送几个徒儿出城,再嘱咐他们几句。”国王不敢看陈妈妈,一挥鞭驾马而去。

  陈妈妈觉得不对劲,连忙叫了文武百官一起前去追他们,果不其然,一出了西城门就看见唐僧几个徒弟,原来他们只是假意去取经,还在城外等他们的师父。

  唐僧走下马,回头朝国王拱手说道∶“陛下请回去吧,贫僧取经去了!”

  陈妈妈听了大惊,连忙上前拉住唐僧的衣袖∶“御弟,喜酒都吃过了,怎么又变卦了!”

  他一个徒儿拉开陈妈妈,另一个徒儿连忙扶师父上马。

  “我师父乃久修得道的罗汉,不爱你托国之富,也不爱你倾国之容!”

  这哪里是和尚,分明是流氓地痞,行坑蒙拐骗之事!

  陈妈妈还想领人上前理论,却被那尖嘴猴腮的徒弟施了定身法,所有女儿国的女官一时都动弹不得。

  国王坐在马上,看见唐僧就要离去,心中突然涌起不舍,急得豆大的泪珠往下落。

  “御弟哥哥,我愿将一国之富招你为夫,明日高登宝位,即位称君,我愿为君之后,你要金银财宝,我拱手相送,你要西经,我派人去取,我免去你这一路的灾祸,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陈妈妈动不了也说不出话,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口大气。

  这傻姑娘,终究是个会动情的女人。

  自己明明将一二三等都细细数与她听了,到底是没放在心上。

  唐僧也上了马,合掌说道:“女王陛下,贫僧已许身佛门,还望陛下放了贫僧西去,来世若有缘分……”

  国王打断他:“我只想今生,不想来世。”

  唐僧一时语塞,望着国王挪不动脚步,几个徒儿却不管二人眼中流转着些什么,赶紧牵马走远了。

7.

  唐僧一行人离去后,女儿国国王又变回了原先那般模样,但女儿国却有些许不一样了。

  脸上施脂粉的女子多了起来,街上卖穿罗裙的商铺也多了起来,街道湖畔载的真花也都纷纷盛开,看起来更有生气。

  陈妈妈一行人不日也准备回长安留香阁,国王吩咐女官为她们准备了马车,但到最后也没有出来相送。

  自从唐僧离开后她便将自己锁在了寝宫里,谁也不见,看来是假戏真做,真受了情伤。

  陈妈妈上马车前又朝王国里望了望,叹了口气。

  “贫僧已许身佛门,来世若有缘分……”

  夜里,国王失神的看着手里的公文,脑子里想的都是唐僧的这句话。

  来世若有缘分又如何?他不过是出家人慈悲为怀,不愿自己太过伤心罢了。

  想着想着,她不知怎么突然犯困伏案睡了过去,等她再从文书里醒来,竟看见陈妈妈坐在一边。

  “你是如何进来的?”国王一惊。

  陈妈妈却没有回答,替国王将桌上乱作一团的公文毛笔收拾了一番,“你这批文上全是泪痕,墨汁都晕开了,也不怕还了回去让文武百官笑话。”

  “女儿确实什么都能做,但女儿也不必时时刚强。怎么,落泪就不肯给人看了?”

  她走到国王身边坐下,将她抱入自己怀里,国王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傻妹妹,此生你是错付了,只盼你们来世有缘……”

  陈妈妈拍着她的背,心里想的却是自己这趟可真是亏了。

  就收了这么点银两,老远的路途竟要跑两趟。

  幸好这第二回是那尖嘴猴腮的妖怪吹了口气将她送来的,免去了一路奔波。

  她的马车好好的行驶在路上突然哐当一声停了下来,可把她跌得不轻,原本以为是压过了什么大石头,出来一看才发现竟是那唐僧的大徒儿拦住了去路。

  “俺师父有一事相托!”猴子虽一脸嫌弃的模样,却还是乖乖传达了师父的话。

  这和尚要托付于她的不是别的,竟是与他好生纠缠了一番的女儿国国王,他还不算没心没肺。

  陈妈妈抱着怀里的可怜人儿,又想起了唐僧的话,心想到,这个女人也不算全盘错付。只可惜,一个要洞房花烛交鸳侣,一个要西宇灵山见世尊。

  “好生照料陛下,来世若有缘分……来世定有缘分。阿弥陀佛。”

精彩推荐:

游戏下载

img 和大神一起玩

关于“网易大神”

网易大神是网易游戏旗下的精英玩家社区。这里汇聚了广大精英玩家、游戏圈红人、行业大咖,集合了网易独家的官方资讯和福利趣闻,旨在为玩家打造一个丰富的游戏兴趣社交圈。玩家可以在网易大神与游戏中的好友实时聊天、多元互动;以游戏会友,结交更多游戏同好,和大神一起发现更多游戏乐趣。

img 扫一扫下载

客服服务

梦幻工具箱

新服资讯

  • 开服时间:9月12日

    新服名称:忘川秋水

  • 开服时间:9月12日

    新服名称:忘川秋水

活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