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天姬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 2017-10-23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清微天的傍晚,霞光极美,浅浅的黄光从金乌离去的方向一点点的浸染上来,初时只为洁净无暇的白云镶上一道明黄的亮边,慢慢地白云被染成了金色。

【第五集】舞天姬封面

(一)

  清微天的傍晚,霞光极美,浅浅的黄光从金乌离去的方向一点点的浸染上来,初时只为洁净无暇的白云镶上一道明黄的亮边,慢慢地白云被染成了金色。天风吹过,云在空中分飞聚合,每一朵都流光溢彩,而至微至纯至美的色彩,便从其间挥洒下来,映得整个天境琉璃明净,重彩瑰丽。

  只不过再美的景色看了百年千年,都会觉得平常,只有舞天姬和披香殿的玉女仍然每天都来。

  舞天姬是因为霞光和云朵的变幻能激发她的灵感,而玉女却是因为寂寞。

  确实寂寞。自三界分定,天宫中除了每年王母的蟠桃宴能见到一些新鲜人、新鲜事外,别处的生活都平静得千百年不曾见过什么变化。

  往日舞天姬对着云霞编舞时,玉女只在一旁安静的看,但这天的玉女突然含笑告诉她:“舞天姬,明天我就不来了。”

  舞天姬一怔,这才发现这与自己相伴了多年的伙伴的眉眼间焕发着一股异样的神采,整个人充满了活力。就好像原本天河边静立的未开芙渠,突然间绽放开来,刹时间芬芳四溢,丽光艳发,由不得她惊讶疑问:“你遇到什么事了?”

  玉女微笑道:“我不能告诉你,你也别打听。然而,在这以前,我看这天宫华殿,一成不变,犹如无边的黑夜。现在,我却看到了夜空中的星光,也看到了星光下的美丽,所有的一切,又重新鲜活了。”

  舞天姬茫然,她出生便是女娲神殿的祭祀神女,拥有沟通天地,为三界众生祈福禳灾的神力,倍受众生垂爱,却从不曾参与三界庶务。这天宫华殿,于她来说,无所谓黑暗,亦无所谓光亮,那只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她习以为常,很难生出激烈的情绪。

  玉女说的她不能理解,只觉得这每日傍晚相伴的朋友,一下就变得陌生了。除了陌生,还有一种异于天宫众仙的光彩,让人看到她,便从心间觉得快活起来。

  能让她这么高兴,应该是好事吧?

  舞天姬想了想,召来她养大的凤凰,送到玉女面前:“我不打听。只不过你以后若是有事,可以差越朱来信报我。”

  玉女笑着收下凤凰,翩然离去。

  从此以后,她没再来过清微天的云台。每天傍晚,站在这里的仙女便只剩下舞天姬一个。她独自观赏着变幻的云霞,一人试演着新舞的仪姿,除了技艺进步的欢喜,却也有着一缕细微的寂寞。

  从前她试编新舞,一曲成谱之前,玉女在身边看着,或为她突发的灵感赞叹,或为她舞姿的凝涩而惋惜,或与她意见相左而争辩;然而现在,那个为她赞叹惋惜,争辩提议的玉女,已经另外选择了行进的方向。

  如今的云台上,只有天边的云霞、拂鬓的清风、静立的表柱见证她试编新舞所落的汗水,再也没有朋友知道她每编成一舞所需付出的努力。

(二)

  金乌从天边穿梭往来,又到了一年王母的蟠桃盛宴,舞天姬照例在宴会上献舞。

  这是她近年心血凝聚编成的一曲新舞,举袖时霞飞星烁,折腰时风动云来,抬手间指尖奇花绽放,举足间宝光氤氲。一曲终罢,天宫星辰灿烂,祥云辉煌。

  四座神仙都不禁为这天地间绝无仅有的瑰丽舞姿惊奇赞叹。舞天姬谢过群仙的赞赏,退出正堂后忍不住四下寻找玉女。玉女身为披香殿的仙官,是应该来蟠桃宴照应的,但她今天却一直没有出现。

  舞天姬找了又找,忽见她送给玉女的越朱疾飞而来,落到她肩膀上急声轻叫:“舞天姬,玉女要自杀!你快救救她!”

  舞天姬霍然一惊,连忙乘凤赶往转生池。

  身为天仙,长生不老,唯有通过转生池轮回至下界,才能做到“自杀”。而转生池是为天界众神历劫所设,平时都有仙官看守,轻易不开。

  此时天界众仙官赴宴的赴宴,看热闹的看热闹,转生池竟没了守卫。等舞天姬赶到,玉女已经施法打开转生池。看到舞天姬乘凤赶来,玉女也十分意外:“越朱这小赖头,我只是将她还给你,她却把你也喊来了。”

  舞天姬急道:“你有什么难事,可以说出来商量,何必寻这种短路。私入转生池,谁知道会入三界的哪一道轮回?万一不慎损了仙体,岂不是一世功德,都付了流水?”

  玉女微微一笑,目光里分明是主意既定,便不再更改的平静,轻声说:“舞天姬,这些对我来说,再不重要了。”

  舞天姬愕然,玉女幽然道:“我累积功德,成为仙女,所求的是逍遥快活,长享安乐。不是为了被重重规矩束缚,住在这看似灿烂辉煌,实则一成不变的天宫里。不能由心大笑,不能放纵悲哭,不敢随意行走,就连喜怒哀乐,也不许表露。”

  舞天姬默然,她生来就是仙族,不历凡世尘俗。虽与玉女交结,却不知道累积功德成仙的女仙与天生仙族在内心深处有如此大的差别,这些她遵守千百年,视若平常的天条,竟让玉女如此的痛苦。

  “天宫纵有不是,但你修成神仙毕竟累积了无数功德,怎能因为一时之气,就此舍去?”

  玉女轻声一叹:“舞天姬,你不知道,如今这长生不死的[改为神仙之躯,累积功德,如何?《西游记》里是有修功德历劫的概念的。]神仙之躯,对我来说,已经是无法解脱的束缚。若不毁了它,我只要想到在往后漫长的日子,都要在天宫里泥塑木雕似的活着,一天天数着金乌飞过的次数,就觉得全身发冷。”

  舞天姬被她说的毛骨悚然,惊问:“何至于此?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玉女闭上双眼,半晌才轻声道:“舞天姬,你是我在天宫里千百年来唯一交心的朋友,我不瞒你。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子。”

  舞天姬顾不上仙女动私情是不是干犯天条,皱眉问:“难道他不喜欢你?”

  玉女凄然一笑,道:“舞天姬,你不问世事,不识情愁,便也不知道世间有一种让人绝望的苦处。那便是你喜欢的人,他也喜欢你,但由于天条不容,你们便永远也不能在一起,甚至于为了不连累对方,都不敢在人前对视一眼,近在咫尺,远如天涯。”

  舞天姬心中一紧,仙女动凡心,干犯天条。玉女直言不讳,可见她求死之心坚定,是再不准备回头了。她心念转动间,玉女已然纵身跃下了转生池。

(三)

  舞天姬慌忙伸手相救,但身后有人来得比她更快,猛然冲出,抓住了玉女的胳膊,涩声道:“你这是何苦!”

  玉女抬头望着抓住她的人,微微一笑,柔声道:“星君,你放手吧!我怕我再这么下去,会堕落为妖邪。这天宫广袤无边,却只有转生池才是我能去的地方。”

  舞天姬惊疑不定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星官,喃道:“奎木星君?难道……难道……”

  转生池有进无回,混沌浊气一遇仙体便攀援而上,玉女的下半身转瞬间已被浊气淹没,唯有上半身还在舞天姬和奎木星君的神力护持下没有受染。然而他们也只能做到这样,想将玉女救出来,却是一定要有转生池的仙官持玉帝仙旨逆转混沌才行。

  可玉女因为动了凡心而私开转生池,这是天条大罪,他们又怎么敢去向玉帝求旨?反而使她多受苦楚?

  舞天姬踌躇无计,玉女又道:“舞天姬,你也松手罢!”

  舞天姬茫然啊了一声,玉女又催了奎木星君一遍。奎木星君不语,泪水却从他眼中直直滴落,洒在玉女仰着的脸上。

  玉女抿唇尝了尝这滴眼泪的滋味,展颜一笑,轻声道:“星君,你说仙凡有别,凡人可以有情,而仙不能。可是你看,无论是人是仙,眼泪其实都是一样的滋味。我此生有情,由人而仙,如今再由仙转生,无论生于六道何处,都是我心所愿,并无遗憾,也不以为苦。你不应难过,却应为我明了心之所向而欣慰才是。”

  奎木星君咬紧牙关,突然道:“你要转生,我不拦你,我只是来送你一程。”

  舞天姬听说他的话音,大惊失色,连忙道:“星君,你可别乱来!”

  一言未毕,一道金色的功德之光已经从奎木星君眉心飞出,没入玉女的头顶,同时他猛地撒开了手。

  混沌浊气沉重无比,两人抓着都不能阻止玉女的下沉,奎木星君一松手,舞天姬一人更是抓不住玉女。玉女一下被混沌浊气吞得只剩下了头颈和舞天姬抓着的左手,但她却笑得一脸灿烂:“星君,你送我功德转生,我来世必在富贵丛中,到时候自有迷障笼罩,却未必再认得你。”

  奎木星君回答:“我以功德送你,只求你来生顺遂,不受凡尘世俗磋磨之苦。你若不迷,我便还你此心之愿;你若迷心,我便还你此心之情。”

  玉女咯咯一笑,笑中含泪。舞天姬急声道:“你还在傻笑,星君既已答应与你结为同心,还不想办法上来?”

  玉女摇头道:“舞天姬,我感谢你的心意,然而天宫寂寞,终非我心所求。你放手吧!”

  舞天姬不能理解他们之间的感情和默契,挚友转生,她又怎能真的松手?

  玉女与奎木星君道别可以嘻笑嫣然,但面对相伴千百年的舞天姬,却也忍不住泪盈于睫:“舞天姬,你性情温和,什么事都愿意为别人着想,让着别人。这本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太为别人着想,让别人太多,就容易忘掉自己的本心,不思自保,我怕以后有人利用这点来害你。”

  舞天姬连忙摇头,她有千言万语,想将这位朋友留下,但此时此刻,却是一句都说不出口,唯有眸中的清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滑落。

  她舍不得放手,转生池中的混沌浊气却沿着玉女的手臂向她攀援而上,眼看便要将她也卷入其中。危急时刻,远处一道箭光飞来,把混沌浊气割断,将舞天姬打开。

(四)

  舞天姬手上一轻,踉跄着退了几步,茫然转头,还未看清是谁,旁边的越朱已经叫了起来:“咦,这不是我族那没翅膀的家伙吗?怎么跑到天庭来了?”

  舞天姬曾从越朱口中听过她们族里唯一没有翅膀的凤凰儿羽灵神,连忙阻止她:“越朱,人家救了我!”

  越朱哼道:“他不打声招呼就乱放箭,万一失手射伤你了怎么办?”

  羽灵神把刚才射出的箭收回来,笑道:“你放心,我从小练箭,准头没错的。”

  舞天姬弯腰行了一礼,“我刚才一时失神,差点也被卷入了转生池,多亏你相救。”

  羽灵神道:“你能养凤凰,就是我族之友,我救你是应该的。只可惜刚才沉入转生池的那个人,我却是没法救她了。”

  舞天姬怅然道:“她决意转生,你即使有绝通天地的本领,也救不得。”

  玉女是她在天宫里最好的朋友,一朝离别,再会也已是陌路。纵使她再淡然事外,此时也由不得伤心难过,走了许远,又忍不住转头去看转生池。

  转生池边雾气升腾,影影绰绰的还能看到奎木星君呆在池边,一动不动。

  羽灵神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有些奇怪:“他怎么了?”

  若不是奎木星君,玉女根本不会转生,舞天姬迁怒:“谁知道呢?这世间的人,总是不到后悔,不能认清自己的真心。”

  羽灵神就更奇怪了,“既已认清真心,何不快找解决的办法?这样坐着伤心,有什么用处?”

  他的话犹未落,转生池边的奎木星君突然站了起来,也跃进了转生池。

  舞天姬惊啊一声,连忙冲回去,可奎木星君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送进哪去了。

  奎木星君身为二十八宿的主星君,在天宫是有名有号的正神,这没声没响的入了转生池,若是追究起来,事情可闹大了。越朱急得冲羽灵神瞪眼:“都怪你乱说话,让这傻狼听到,才闯了祸!”

  舞天姬听到她乱卸责任,不由嗔道:“越朱,你胡说什么呢?”

  越朱为了帮她免责,反而挨了批评,不由委屈:“我还不是为了你?你却为这没翅灵凶我!我不理你了!”

  她气冲冲的飞走了,舞天姬又气又急,忙对羽灵神道:“奎木星君此去与你没什么相干,越朱是信口开河,你别放在心上。还有她乱起绰号,我回去会教训她的。”

  羽灵神笑道:“我是没放在心上啊!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奎木星君自己选择的路,难道还要我替他负责?至于绰号,我本来就没翅膀,她说也没什么。”

  他没有翅膀,在凤凰族中倍受歧视,嘲讽天天都有。舞天姬仅从越朱的嘴里听过,就觉得他日子肯定难过,这时见他竟能保持豁达大度的心态,心里暗暗佩服,更为越朱刚才的言行而感到内疚。

  羽灵神看出她的纠结,忍不住一笑:“你不用在意,我是真的不在意。”

  说着,他顿了顿,正色道:“即使没有翅膀,但我始终是凤凰一族。这一点,我从不怀疑,也从不需要别人认可!”

(五)

  舞天姬对于天宫的所有认知,都是平静的,柔缓的。但这一天,无论是玉女跃进转生池的惨烈,还是奎木星君追随而去的决然,又或是羽灵神固守本我的坚定,都是那样的热切激烈、惊心动魄。让她难过伤心,却又隐隐有一种茫然。

  他们都有坚定的信念,因而光芒万丈,无人可以轻忽,而我呢?这世间有什么东西会让我像他们这样,从不怀疑,从不后悔?纵使身受百劫,仍然坚持本心,永不动摇?

  她在神殿独自一人呆了许久,直到王母派人赐给她一副画卷,才出来。

  这幅画上绘的是舞天姬即将在女娲大祭上的舞姿,见过的人都称赞画得精妙。但让舞天姬惊奇却是除了自己,她还能在画像看到女娲神殿坍塌,废墟下压着痛苦挣扎的三界众生,而天空却裂开了一条恐怖的伤痕。且除了她以外,天宫上下包括王母在内,都只能看到舞天姬的舞姿,却看不到废墟和天痕。

  丹青来得蹊跷,内容又古怪,舞天姬还想仔细的查探一番,王母却命她筹备修葺神殿,准备六十年一次的女娲大祭。紧跟着玉帝又秘召她晋见,告诉她此次祭祀不仅是为了祈祷三界平安,更是为了巩固隐藏在女娲神殿上空的天痕。

  当年女娲补天,在天边留下了一道伤痕,经过千百年时光的洗礼,这道天痕不复当年稳定,必须重新修补。而唯一能填补天之痕的五色灵石,如今正在三界历练获取补天之力。玉帝欲借舞天姬体内女娲之血的神力,在她大祭献舞时,感应同样拥有女娲神力的灵石下落,好让天庭能派出守护者护卫灵石。

  而邪神蚩尤一心撕毁天之痕,引入化外混沌毁灭三界,塑造一个由他掌控的世界,这次大祭就是一次机会,他很有可能出手。

  舞天姬受命赶回神殿后,却发现神殿已经一片狼藉,修葺神殿的千年蟠桃、万年神木等各种奇珍和祭品统统被毁,守卫全都被一个对神殿守卫十分熟悉的蒙面人打倒在地。

  神殿的女仙统领不忿,独自追击蒙面人去了。舞天姬沿着护卫指点的方向急赶,在蓬莱仙岛把负伤倒地的女仙统领救起,但却没有发现蒙面人。

  神殿上下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弄懵了,直到全面清理才发现由女娲娘娘亲自撰写的曲谱,竟然也被蒙面人盗走。舞天一脉的女仙只有依据这本曲谱起舞,在祭祀时才能清楚的把三界众生的意念传送给女娲娘娘。

  醒来的女仙统领听说曲谱失踪,深感内疚,也吐露了一个秘密:她在打斗时看到了蒙面人的脸,长得与舞天姬几乎一模一样!女仙统领认为这个蒙面人可能是妖邪所化,假扮舞天姬有更险恶的图谋。但舞天姬除了震惊之外,却觉得女仙统领的推断可能也不正确。

  要知道,女娲神殿是有神力保护的,一般的妖邪根本不能靠近,更何况那蒙面人对神殿的守卫和布置如此的熟悉,简直就像回自己的家!这与那副别人都只能看到舞姿,她却能看到神殿坍塌,三界遭难,天痕撕毁的丹青一样,都没有妖邪之气,却都诡异之至!

  这究竟是预言?还是提醒?

(六)

  曲谱失踪,舞天姬只能依据她的记忆重新录写。但时间太久,她翻看曲谱时候还不是献祭的舞者,这录出来的曲谱究竟有没有错,却是谁也不知道了。

  舞天姬好不容易将曲谱默写完成,重新筹集祭祀用品的守卫又遇到了蒙面人袭击。舞天姬奔波来往,又在神殿内外布下重重法阵,终于趁着蒙面人再次破阵强闯神殿,被女仙统领率众拦住的机会将蒙面人击败。

  可这蒙面人不仅对神殿熟悉,所使的招式法术也与舞天姬一样。舞天姬始终不能将她擒住,两人一逃一追,到了无人之处,蒙面人转身急声道:“神殿侍卫有人与蚩尤勾结,你不能在大祭上献舞,会造成三界大难的!”

  舞天姬趁机撕下她的面巾,看到那张跟自己没有丝毫差别的脸,不由震惊变色。蒙面人惊慌掩面而逃。舞天姬心乱如麻,竟然忘了拦截,呆了许久才回到神殿。

  女仙统领兴高采烈的送上一本曲谱,说这是她刚才拦截蒙面人时夺回来的,而且这次由于拦截及时,所有修葺材料和祭品都没有损伤,大祭应该不会再发生什么意外了。

  舞天姬接过曲谱,翻开后却发现曲谱上与自己记忆不同,赶紧拿出翻录本仔细对比,更是发现所有舞步都完全相反。这么说来,两本曲谱必有一错,可任哪一本出错,舞天姬都难以置信。正在疑惑,眼前人影闪动,几次从她手下逃走的蒙面人竟然主动出现在她面前。

  舞天姬大惊失色,将两本曲谱收起,厉声喝问:“你究竟是谁?”

  蒙面人看着她,目光中竟满是悲哀:“你应该知道我是谁的!”

  舞天姬与她对视,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却不敢相信。蒙面人甩开王母所赐的画卷,缓缓地摘下面巾,轻声问:“我千方百计的将画卷送到你面前,作为警示,难道你竟从没有想过为什么吗?”

  舞天姬深吸了口气,缓缓地问:“你是画中人?”

  蒙面人深深地看着她,说:“我不仅是画中人……我就是你,是因为神力在祭天时引发了天地大劫,被五色石用[灵光宝匣已改]灵光宝匣送回过去,想要改变这种结局的你呀!”

  “你是未来的我?”

  舞天姬既觉得这个答案无比荒谬,又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恍然:“既然你就是未来的我?为什么不明白的告诉我?却要采用如此极端的手段来阻止祭天?”

  未来的舞天姬摇了摇头,厉声道:“因为你是不会相信我的!”

  舞天姬一怔,皱眉道:“既然你就是我,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

  “你当然不会相信我,就像我也无法相信你一样!你在神殿长大,你为众生献舞,为众生祈福,然而你一直都只将这当成生活的日常!你没有想过为何要过这样的生活,也从来没有真正的认清自己,相信过自己!从而怀有坚定不移的信念,负起为三界众生祈愿的重任!”

(七)

  一瞬间舞天姬惊怒交集,前段时间因为玉女和羽灵神之事产生的种种杂念纷至沓来,让她满怀惶惑,呆站当地,除了一声“胡说!”,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未来的舞天姬趁机猛攻,将她打倒,凄然道:“我阻止不了祭天大典,现在只有杀了你才能断绝女娲神力被蚩尤利用的可能!我对不住你,然而现在的你死了,我也同样会消失!你就当自己是为了阻止惨剧的发生而自杀了吧!”

  舞天姬哭笑不得,虽然相信这个蒙面人真的是未来的自己,但莫名其妙的“自杀”,这却是她绝不肯的。她奋力抵抗,未来的舞天姬连日鏖战,伤势发作落败,但却仍然在还在拼命挣扎。

  舞天姬怒喝:“你冷静点!让祭天大典变成惨剧的元凶没有找到,即使我们自杀,蚩尤说不定还能找到别的办法毁灭神殿!那我们不是白死了吗?这种时候我们应该同心合力,把神力失控的原因找出来才是正理!”

  未来的舞天姬渐渐地冷静下来:“怎么找?”

  舞天姬发现她刚才藏起的曲谱落在地上,赶紧拣起来,沉吟道:“你从未来而来,难道就没有什么线索?仔细想想看。”

  未来的舞天姬看清她手上的两本曲谱,不由大惊,也从怀里掏出一本曲谱来:“这曲谱我都拿走了,怎么你那里还有?”

  舞天姬比她更吃惊:“我这里一本是根据记忆翻录的,一本是女仙统领交回来的……如果女仙统领给我的曲谱不是从你手里夺回来的,那是哪来的?”

  未来的舞天姬和女仙统领拿出来的两本曲谱一样,只有舞天姬自己翻录那本完全不同。舞天姬心中疑惑,沉吟良久,问道:“你在祭天大典上献舞跳的是哪本曲谱?”

  未来的舞天姬指了指两本一样的曲谱,道:“是这两本上的,当时我没注意,现在想来,这舞步确实跟小时候看到的不太一样,难道是假的?”

  舞天姬正色道:“看来,事情的真相恐怕就藏在这三本不一样的曲谱中了,你去查一下,弄明白女仙统领这曲谱究竟是从哪弄来的,我继续准备祭天大典。”

  祭天大典顺利的筹备着,未来的舞天姬很长一段时间没再出现。祭天大典当天,一贯勤勉的女仙统领竟然也缺席了。眼看仪式一步步顺利进行,就要到舞天姬献舞的祈福大祭了。

  舞天姬走上祭坛,却不敢轻举妄动。会引发三界大劫的舞步她不能跳,然而记忆模糊的曲谱,她也不敢肯定就没有错误,不会引发灾难。

  怎么办?眼年时辰已至,祭坛下包括玉帝在内的诸仙都感觉奇怪,暗中议论。舞天姬冷汗涔涔,手足无措。

  便在此时,外面一阵喧闹,未来的舞天姬一面尽力摆脱女仙统领的缠斗,一面向祭坛飞奔。群仙惊诧无比,都不知道为什么有两个舞天姬。未来的舞天姬将一本曲谱丢上祭坛,叫道:“这是我夺回来的真本!女仙统领和蚩尤早有勾结,曲谱早就被她调了包,那两本曲谱都是假的,会让神力暴走!你快看看真本的内容和你翻录的那本有多少差别!”

  真本曲谱浮在舞天姬面前,一页页的翻过,果然跟她记忆里的舞姿没有多少差别!舞天姬翩然起舞,祥和的神光从她的舞姿中散出,整座神殿霞光缭绕,瑞气升腾。

  祭坛下的女仙统领疯狂的向上冲,想要打断她祈福。群仙哗然大惊,但祭天大典,为示尊重,群仙都会在殿外解除武器,自封法力,只有神殿中人才能运用法力,急切间却都无法及时回复法力,镇压场面。

  未来的舞天姬奋力阻挡女仙统领,但她重伤不支,很快败落,被垂死挣扎的女仙统领擒住,拖上了祭坛。

  女仙统领不敢靠近因为祈福舞而神力外溢的舞天姬,便挟持着未来的舞天姬厉叫:“你赶紧给我转换舞步,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那你也要死!”

(八)

  舞天姬的目光与未来的自己对视,在这生死一线的时刻,竟微微一笑,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在同样的情况下,我们必然做出相同的选择!我只担心,你若死了,我会不会还有时间跳完这一曲。”

  未来的舞天姬也笑了:“你放心,足够你跳完这一曲。”

  发狂的女仙统领疯狂砍杀未来的舞天姬,舞天姬感觉全身剧痛,却没有停止,仍然舒袖旋身,翘手飞帛,继续这场大祭最重要的祈福舞。偶然间回眸,与未来的自己相视,感受到生命即将终结的痛苦,却没有丝毫动摇。

  我曾因为别人的坚定,而以为自己内心软弱,没有那种经受摧折却仍然坚持如一的品质,但其实不是的。

  玉女和羽灵神有他们的信念,我也有自己的信念。

  我曾经以为主持神殿,为三界众生祈愿只是我为舞天一族应担的重任,然而不是的!我为舞天姬,为三界众生祈愿,那不算重任,那就是我的生活!

  因为我本来就是三界众生之一!众生之愿,亦是我自身所愿!我为自身而舞,为自身祈愿,为自身献祭!

  女仙统领见无法要挟她,再顾不得被神力灼伤,扔下未来的舞天姬向祭台中央杀来。

  舞天姬一舞终罢,汇聚全力将女仙统领打败。然后拣起滚落一旁的灵光宝匣,握住未来的自己已经冰冷的手,微笑道:“你看,大祭已经完成,灾劫没有发生。”

  未来的舞天姬点头,用力回握住她的手,灵光宝匣在她们的手里发出耀眼的光芒,将她们一起笼在其中。舞天姬被光芒刺得眯了眯眼睛,却见一个仙气缭绕的男子踏光而来,抱起了未来的舞天姬。

  舞天姬一怔:“你是谁?”

  男子答道:“我就是补天灵石转世,也是把灵光宝匣给你,让你去改变未来的人。你们果然做得很好,不仅释放神力护住了女娲神殿,还凝炼了女娲血脉,提升了自身的境界。”

  舞天姬终于长长的呼了口气:“既然你出现在这里,那未来就真的改变了,我们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男子哈哈一笑:“你未来的本体还在,灵光宝匣带来的只是你希望挽回过错的强烈意识。女仙统领对于未来的你来说,是过去的人,根本杀不了你。你活得好好的,不会死。不过因为破坏了蚩尤的计划,以后必然也会成为他追杀的目标,危险得很。”

  “只是这样吗?”

  “当然!”

  灵光宝匣的光芒逐渐消褪,舞天姬与未来的自己融为一体,精神大振,猛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倒在祭台上。身边围着的仙人见她睁开眼睛,齐声欢呼,赶紧将她扶起。只有已被押在一边的女仙统领满面怨毒的挣扎叫骂:“舞天姬,蚩尤是不会放过你的!”

  舞天姬朗声道:“那就让他来吧!我不怕!”

  我曾经怀疑过自己,不知道什么是我的追求。但现在,我不会了,我在这里,我相信自己,也相信自己具有坚定不移,从而改变未来的信念和能力。

(完)

 

  英女侠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羽灵神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狐美人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偃无师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虎头怪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鬼潇潇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巨魔王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桃夭夭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