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头怪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 2017-10-23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茫茫洪炉前,站着一名虎首环目的大汉,眼中跳动的怒火仿佛已与炉膛中的炽焰溶为了一体。

【第六集】虎头怪封面

01章

  残秋,匠坊。

  残秋里,无边落木萧萧下。

  匠坊中,茫茫洪炉无人值。

  茫茫洪炉前,站着一名虎首环目的大汉,眼中跳动的怒火仿佛已与炉膛中的炽焰溶为了一体。

  四周影影绰绰站满了毛色斑斓的虎头怪,却安静地仿佛坟墓一般。

  因为每个人都能感觉到族长身上逼人的煞气,而每个人也都见识过族长手中那柄黑锤落下时,上好的玄铁如同软泥一般顺服的威势。

  虽然他过去从未将黑锤做过打铁之外的用途,但现在呢?

  没人敢赌,也没人敢说话。

  除了他们的族长。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拦住它?也没有一个人来向我报告?”

  在场的所有虎头怪都蜷起了身体,族长的声音让他们感受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冷,但却没有人体会出其中的疲倦。

  他疲倦,也许只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族人,就像他不知道该怎么教导自己那顽劣的儿子。

  养子不教,父之过。

  他呼出一口长气,萧索的心情一如窗外的秋风。

  其他虎头怪们把身体蜷得更紧了一些。

  秋风过处,落叶飘飘。

  小虎的情绪却如同高悬天空的红日一般热烈高涨,身体轻盈地在林间枝头起起落落,完全看不出老虎的威风,仿佛一只快活的野猫。

  他当然有快活的理由。这处位于狮驼岭附近山脚的松柏林,虽然不是什么灵气丰润的洞天福地,但要和整天只有叮铛打铁声的沉闷匠坊相比的话,那简直就是充满鸟语花香的天堂。

  “嘿哟!”

  抓住一根粗树枝当作杠杆,小虎趁势在空中转了两圈,随即借着离心力高高跃起,一举越过横断林间的溪流,落到溪边一块光秃秃的大石头上。

  “吼吼吼吼吼!!”

  落到大石头上的小虎,双手撑地,运足丹田之力发出一声虎啸。

  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多少有些稚气的虎啸声里蕴含着百兽之王的未熟威严,在松柏林间久久回荡。在溪边喝水的鸟兽冷不防被这么一吼,当即吓得屁滚尿流,几头兔子怪在仓惶奔逃时撞上林木,活脱脱上演了一场守株待兔的剧目。

  小虎在石头顶看得捶得大笑,而此时一轻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告诉你多少次不要捉弄它们,为什么就是不听?”

  “玄彩娥!你来啦?”

  小虎兴奋抬头,见着一名身着青绸素衣、背生银鳞粉翅的少女从空中冉冉降下。少女名叫玄彩娥,是九天玄彩娥所化的仙灵。自打两年前小虎误打误撞认识了松柏林栖居的玄彩娥后,这块大石头便成了两人固定的碰头地。

  “玄彩娥,过来坐,我带了礼物给你哦。”

  小虎拍拍身边的位置,又从怀里翻出一块青布方巾。打开青布方巾,里面是两枚红彤彤的朱果,小虎像献宝般的把朱果递了过去。

  “这是我在狮驼岭山里采的。那些家伙一个个眼馋得不得了,不过我都给你留着了。”

  朱果是灵果,对仙灵属的玄彩娥来说无疑是顶级的补药。玄彩娥在小声道谢后取了一枚朱果,双手捧着小口小口地咬起来。小虎有些出神地盯着玄彩娥,心想仙灵果然不愧是仙灵,一举一动都有着透着仙气飘飘的味道。

  “……小虎,我脸上有什么吗?”

  玄彩娥朝小虎眨眨眼睛,小虎有些慌张地移开了目光。

  “对了,给你看个好东西!”

  小虎伸出左手,开始聚集灵气。一股黄金色的灵气缠裹着小虎左手,令其徐徐改变着形状,生出浓密细毛,最终竟变成了一只披着斑驳毛皮的厚实虎掌。

  玄彩娥瞪圆眼睛,小虎嘿嘿一笑,虎掌收缩间弹出雪亮利爪。

  小虎纵身跃向树林,虎爪在空中拉出一道锐利的弧圆。弧圆收束的同时林中响起嘎嘎嘎的断裂声,一棵合抱粗细的古树被虎爪给拦腰撕裂,拖着沉重树冠砸倒在树林中,惊起一大群飞鸟。

  “嘿嘿,厉害吧?”

  小虎回头看向玄彩娥,被询问的仙灵就像受到惊吓般的呆愣点头,随即却生出疑问。

  “可是,那不是狮驼岭的真传法术吗?”

  “没错。是一位好心大叔偷偷传我的。”小虎得意地点着头,低头看着缠绕虎爪的气劲。“现在我还没练成,等我练成了这个法术,等我变得足够强大后……哼哼,就再没有什么能束缚我,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过上自自在在的生活了。”

  “……小虎,你现在过得很不自在么?”玄彩娥有些茫然。

  “那当然,太不自在了。”小虎握紧虎爪,斩钉截铁的回答着。

  “是吗?那,你好好加油吧。”

  说完这句话,玄彩娥又静静地啃起朱果来。小虎重新坐到玄彩娥的旁边,一脸兴奋地打量左手的虎掌,却没注意到旁边玄彩娥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在第十二次扇动背后鳞翅后,手捧朱果的玄彩娥终于开口了。

  “小虎,过阵子我可能要离开松柏林了。”

  “咦?”突然的宣告让小虎表情瞬间凝固,急急望向玄彩娥。“去、去哪儿啊?”

  “我想去天宫。”玄彩娥对着小虎坦诚相告。“仙灵终究是要向天求道的,阿娘她们早就想送我去天宫学艺了,不过最近才有名额空出来……我今天过来其实也是跟你道别的。”

  “我、我第一次听说。”小虎结结巴巴道。“你……非去不可吗?”

  “……阿娘说过,每个人都有这辈子应该做的事情。”玄彩娥认真地看着小虎。“小虎你都开始练狮驼岭的真传法术了,我也不能虚度光阴。虽然还不知道我这辈子应该做什么,但我想去天宫那里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答案……”

  “那,那我跟你一起去天宫!”小虎腾地站起来,用力挥舞着虎掌。“我可以给你当保镖!我可厉害了,路上妖魔鬼怪都交给我对付!”

  “小虎……你不行的。”玄彩娥摇摇头。

  “没试过怎么知道?告诉你,除了狮驼岭的法术以外我还……”

  “你是魔族,天宫不收魔族的。”

  玄彩娥截断了小虎的话。玄彩娥是仙灵,而虎头怪是魔族,一名魔族拜进天宫的机率比走在大街上被天上掉下的金锭砸晕的机率还要小。认识到这点的小虎发出“呃呃呃”的苦闷呻呤。

  “小虎不要伤心。我们的因缘线还没有尽,今后一定会再遇的。”彩蛾另一枚朱果收进怀里,伸手握着小虎的手,粉瞳中放出诚挚的光辉。“在狮驼岭也要好好加油哦,小虎,希望你能早日过上自在的生活。”

  从被握住的手掌处传来温暖的触感,小虎顿时脸红耳赤。

  片刻后当那温暖消失时,小虎知道自己永远失去了童年的玩伴。

  拖着沉重脚步,小虎回到了狮驼岭上的匠坊。因心思都落在玄彩娥要离开的事上,直到踏进匠坊后,小虎才察觉到匠坊的气氛有些怪异。原本就没啥人说话的匠坊,此刻更是只剩下叮叮铛铛的打铁声,而那声音听上去也比往日更加压抑。

  诧异的小虎举目四望,只见虎头怪们纷纷埋头打铁,装出心无旁骛的模样。只有少许几人仿佛警示般的朝他使着眼神,但很快又匆匆埋下头去。

  小虎心里咯噔一声,当即转身朝匠坊门口退去。但他的反应却是迟了一步,一位虎首环目的大汉双手抱胸斜倚在门口,从其身上放出浓烈煞气,一声重重的冷哼让匠坊里所有打铁的虎头子弟都齐齐抖了抖。

  小虎当然也颤抖了。那虎头壮汉是虎头怪的族长,也是这间兵器匠坊的主人,对小虎而言对方还有一个令他抬不起头的头衔。

  “爹。”

  此刻想走也没可能了,小虎只有硬着头皮迎上去。

  虎爹斜眼瞥过来,神情并没因儿子的招呼而缓和。

  “看来上次挨板子还没让你长教训,又跑出去鬼混了吗?”

  “我……我就出去随便逛逛。”平常小虎不太敢和虎爹顶嘴,但今天心情确实恶劣,当下撇撇嘴道。“不用管我啦,反正我会完成每天的定额任务。”

  “不用管你?哼!”虎爹瞪眼数落着儿子。“目无纪律,猖狂妄行,你这样别说将来管理匠坊了,就连当好匠师都做不到!”

  “我本来就没想当匠师!”小虎火气也上来了。

  “……你说什么?”虎爹眯起眼睛。

  “本、本来就是!三界大战时我们虎头怪可是连天兵天将都不放在眼里的魔族悍将,自打到狮驼岭后整天除了打铁就是打铁,连练个功都要挨板子!”说到这里小虎也豁出去了。“这样哪里还有猛虎的样子?!根本就变成了被拔了牙的猫儿!”

  “大胆!”

  怒吼声响起,虎爹一掌将手旁案桌给拍成木柴,双目怒瞪着不肖子。“兔崽子你几时翅膀硬了?胆敢质疑老祖的安排?!”

  “我就是实话实说。”小虎梗着脖子怼上虎爹。“而且大家都这么想的!”

  咚哩隆咚锵!大少,不带这么地图炮的吧?!

  小虎的一席话把匠坊里的所有人都拉下水。当虎爹举目望过去时,原本竖起耳朵偷听的虎头子弟们瞬间作鸟兽散,一个个全神贯注地埋首打铁,叮叮铛铛的声音瞬间充斥着匠坊。

  “你们!太没义气啦!”小虎气愤大叫。

  “好啦好啦,你就别再惹族长生气了。赶快过来把今天的定额任务做完,然后再乖乖去挨板子吧。”一瘦高个的虎头怪过来劝架,拉着小虎往打铁炉那边走去。

  小虎啧了一声。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当下便顺势下了台阶,坐到那边乖乖打起铁来,一边打铁一边不时朝虎爹投去抵触的眼神。同样偷偷瞥向族长的还有好些虎头怪,虽然他们不敢在小虎开地图炮时站出来挨轰,不过对小虎说的话却似乎相当心有戚戚的样子。

  虎爹紧绷着脸,以满身煞气将那些胆怯的疑惑的质询的视线统统给压了下去,而心里却像饮了隔夜的黄莲水般满是苦涩……

  三界大战时虎头怪确实是叱咤风云的魔族悍将,无数虎头儿郎的勇战铸就了本族响彻三界的威名。然而战争本来就是一把双刃剑,虎头儿郎们的牺牲让原本就人丁不旺的虎头一族陷入了香火难续的危机。三界战乱后长老们为延续本族香火,立下族规禁止虎头子弟修练功法及参与战争,并以锻造兵器为业来休养生息。

  虎爹当然知晓长老们的苦心,然而这些没经历过三界战乱的熊孩子们,尤其是小虎,却对保护他们的族规格外抵触。现在他还能用族长权威把这些不满压下去,但将来呢?或许迟早有一天,将不得不面对选择的时刻吧……

02章

  虎爹吐出疲倦的叹息,转身朝着堂口走去。

  就在这时候,从堂口那侧走来两个身着轻铠武袍的人影。轻铠武袍是狮驼岭众妖的标准装束,走进来的两人一个是毛耸耸的狼妖,一人是前腿略短的狈妖。

  “喂喂,怎么前面都没人接待啊?你们虎头坊越来越有架子了嘛!”

  匠坊后方的作业区本来是禁步外人踏足的,但那狼妖带着狈妖不仅擅闯了匠坊的作业重地,甚至还恶人先告状地嚣张嚷嚷起来。

  “岂敢岂敢。”对方是狮驼岭的弟子,是不好轻易得罪的对象,虎爹连忙挤出笑容迎了上去。“两位好汉大驾光临,请问有何指教啊?”

  “我们是来取货的!”狈妖扯着尖细嗓门嚷着。“虎坊主,我们黑风队上月订的十二把玄铁斧,应该早就打好了吧?”

  “这个,能否请二位再多等些时日呢?”虎爹搓着手苦笑道。“本坊的玄铁存货本来就不多,其它队伍的订单也都要用到……现在我已差人去人世采购玄铁,一旦找到就马上打黑风队的订单。”

  “什么?你们还没开始做?”狼妖闻言暴跳如雷。“本岭和神木林的纷争越来越激烈,黑风队随时会被派上战场,你要兄弟们空着手去和那些木桩子搏杀吗?!”

  “这个,不是虎头坊不出力啊,好汉。”虎爹苦着脸解释道。“实在是从各大队来的订单塞得太多,就算本族子弟全都赤膊上阵,一天三班倒也还是做不过来啊!”

  “妈的!我们在前面保家卫国流血流汗,你们虎头坊倒好,打个兵器都挑三拣四的!信不信老子砸烂你家混帐作坊?!”狼妖伸手揪住虎爹的衣襟想把他拉过来,但可惜双方体格相差太远,结果反而让自己被扯得脚爪悬空,看上去颇为滑稽。

  以小虎为首的虎头子弟,早就看不惯狮驼岭弟子那飞场跋扈的蛮横作风,当下发出一阵哄笑。

  “笑什么?!再笑老子真的要发飙了!”狼妖恼怒瞪向虎头子弟。

  “好汉,你看要不这样吧?”眼见着事情要闹大,虎爹一咬牙提出个折衷的方案。“我把本坊剩下的玄铁都用在你的订单上,在五天内打出六把玄铁斧先给黑风队装备着,保证不让弟兄们空手上阵,如何?”

  “三天以内打出来!”狈妖尖声提出要求。“想糊弄我们可没那么容易!”

  狈妖的嚣张气焰让在场的虎头子弟为之愤然,朝狼狈两妖投去混着杀意的忿怒眼神。不过虎爹却深吸口气压下怒气,对着狈妖拱手保证着一定会按时交货。

  得到满意答复的狼狈二妖,又在匠坊里嚣张地巡望了一圈,随后才相互勾搭着朝堂口走去,不过却传来全然没有压抑音量的私语声。

  “看到了吗?这些虎头怪现在也就只剩下打铁的蠢力气了……”

  “真的耶,堂堂魔族悍将沦落到这地步,我都替他们流泪……”

  “所以对他们不用客气,反正也就是一群瘟猫……”

  “瘟你妹啊!”

  陡然间响起一声暴喝,一把铁锤呼啸着朝狼狈二妖砸了去。

  含忿抛出的铁锤蕴含着开山裂石的力道,不过狼妖毕竟也同为狮驼岭旗下,当下一挥爪铁锤挡了开去。被挡开的铁锤在匠坊墙上砸出个洞,而狼妖甩着爪子,暴躁望向那边愤然站立的小虎。

  “小虎崽!你想干什么?”

  “把你丫的脏话给我吞回去!”

  “虎儿,不可!”

  虎爹的喝止慢了一拍,小虎一脚踢飞了打铁的碳炉,霎时间炽红火碳如满天花雨般射向狼狈二妖。狼妖不禁变了脸色,急忙将妖气聚集到双爪,打落袭来的火炭。修行没那么高的狈妖在火炭雨中狼狈闪避,尾巴却不留神被砸中,当场发出嗷呜的哀叫。

  “兔崽子!你真想找死吗?”狼妖气急败坏地瞪向小虎,但在看到小虎双手化出的斑斓虎掌时,眼瞳却猛然缩了起来。

  “化形?这是本门的真传法术……”

  狼妖的话被一声雄浑的虎咆给打断,小虎身影如箭般的窜了出去。狼妖只来得及举爪格挡,就被一股蕴含虎威的沉重力道给拍飞了出去,当下撞破了匠坊的墙壁,咕噜噜地滚落到外面校场上。

  校场上散布着好些狮驼岭的弟子,纷纷朝狼妖投去诧异视线。狼妖在众人注目下喘着粗气爬起来,而小虎则在稍迟一步落到校场,伸出虎掌朝狼妖勾了勾指头,满脸桀傲。

  “来啊,爷爷今个儿就让你试试瘟猫的能耐!”

  “妈的!别以为偷学几招就能嚣张,让你瞧瞧什么是真正的法术!”

  狼妖低吼着发动了变身,一头体格壮硕的灰毛狼随即在妖气缠裹中出现在校场。灰毛狼低吼一声朝小虎扑去,但满口利齿却咬了个空。小虎在闪避扑击的同时挥动虎爪,在灰毛狼左胁留下三条飙血的爪痕。

  灰毛狼发出吃痛的嗷叫,转头冲着小虎张开嘴。只见浅灰色的妖气在狼口聚集,随即化成一枚妖气弹朝小虎射来。

  “来得好!”

  小虎大喝一声,追着妖气弹的轨道一掌拍出。妖气弹被当场打飞了出去,炸塌了校场一角。目睹绝招被轻松破解的灰毛狼一时呆然,再回过神来时眼前已失去了小虎的踪影。灰毛狼急忙左右张望,但小虎的声音却从下方传来。

  “往哪看呢?”

  一击自下而上的掌击打在狼颚,灰毛狼被打得半身浮空。小虎左脚踏地发力,双掌合成一记重击轰在灰毛狼胸前。只听咚地一声,蕴含着虎咆之力的掌击将灰毛狼直接吹飞。重达数百斤的狼躯有如皮球般在校场上翻滚数周后,一头撞进灌木林里再没声息。

  整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过半分钟,可以说在校场的狮驼岭弟子们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结束。当小虎以胜利者的姿态飘然落地时,那些挤在匠坊门口观战的虎头子弟发出震天的呼声。

  “哼哼,狮驼岭的弟子,不过如此。”

  小虎得意地拍拍手,轻蔑看向周围一脸错愕的狮驼岭弟子。

  被蔑视数秒后,反应过来的狮驼岭弟子瞬间炸毛了。

  “区区虎头怪!居然这样嚣张!”

  “敢偷练本门的真传法术,找死吗?!”

  “宰了他!让他知道狮驼岭的规矩!”

  “来啊!做得到就试试看啊!”

  从狮驼岭弟子身上爆出一股股妖气,正在兴头的小虎则摆出充满挑衅的架势。陡然间一声虎啸在背后响起,那虎啸蕴含着小虎无法比拟的威严。小虎抖了下回头望去,只见匠坊门口的虎爹脸色铁青,那份苛烈怒气是他从未见过的。

  一瞬间小虎心里生出畏惧,犹豫着想就此收手,然而一旦点燃的火种却没那么容易灭下来。旁边一名狮驼岭的猴妖率先扑了上来,凝着妖气的鬼头刀朝小虎当头劈下,小虎怒吼一声挥起虎掌,一掌拍断了鬼头刀,并趁势一脚将对方踹飞出去。

  被踹飞的猴妖撞倒好几名同门,被激怒的狮驼岭弟子纷纷嚎叫着朝小虎扑了上去。小虎也不甘示弱地发出咆哮,借着百兽之王的天赋神力和半成品的真传法术大打出手,以一敌众竟也丝毫未落下风。

  小虎那辗转挪腾、虎虎生风的雄姿看得虎头子弟们连呼过瘾,而旁边的虎爹则气得咬碎牙齿。不过咬碎牙齿的同时,虎爹心里也难掩惊骇。

  狮驼岭的秘传绝学,对兽类修成的妖怪来说是契合度非常高的功法,也因此吸引了大批兽妖投奔狮驼岭门下。不过修学狮驼岭法术的条件是必须加入狮驼岭,成为狮驼岭的弟子为其征战四方。虎爹一直严禁虎头子弟接触法术,却没想到偏偏是亲儿子打破了这项族规。

  更让虎爹难以接受的是,小虎施展的法术精纯至极,绝非“偷学”得来的一招半式水准。精纯功法搭配上虎头怪的勇悍天赋,故而小虎才能将一堆狮驼岭的正牌弟子打得鬼哭狼嚎。但问题是,小虎究竟从何处习得这般精纯的法术?

  而且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已没可能瞒得下来了,与其现在贸然出手救下小虎,倒不如让小虎被好好被捧一顿,这样闹到三王殿前也好辩解一些……

  在虎爹咬牙旁观时,在战阵中辗转的小虎突然被蛇妖的鞭子给缠住。身影僵直的瞬间便挨了一拳,紧跟着被冲上来的熊怪给扑倒。见着那小煞星倒地,狮驼岭的妖怪们顿时一拥而上,压手按脚地将小虎给制了结实。

  “他妈的!”熊怪的胳膊被虎爪撕开血淋淋的伤口,伸手把小虎脑袋给按进地面。“嚣张个屁啊!兔崽子,别以为偷偷学了法术就能翻盘,咸鱼翻身后还是咸鱼!”

  “呸!”小虎仰头冲着熊怪吐出一口浓痰。

  “找死!”被痰袭的熊怪勃然大怒,高举熊掌就欲拍下。

  注目着战阵的虎爹拳头一紧,但有人比他更快地冲了出去。

  冲出去的是个瘦高的虎头怪,他猛然一脚踹飞了熊怪,落地时发出一声低沉虎啸。只见他的双手和小虎一样,也变成了缠绕妖气的斑斓虎掌!

  什么?这家伙也偷练了法术?!

  虎爹呆然看着瘦高个,然而接下来的事态却继续拷问着他心脏的承受力——受到瘦高个的激励,又有好几名虎头子弟跃下场去,除了双手变成虎掌外,有的甚至直接化形成猛虎!

  虎头子弟的齐声咆哮震颤了半个狮驼岭,而虎爹已说不出话来。

  面对数名虎头子弟联合放出的兽王威压,包括熊怪在内的狮驼岭弟子纷纷惊惶失措,反过来小虎那边却是士气大振,嘿笑着从地上跳起来,摩拳擦掌地看着那边畏缩的狮驼岭妖怪们。

  咚。

  毫无征兆的,一声沉闷的跺脚声响起。

  跺脚声震颤了狮驼岭,小虎只觉得心头猛然一沉,紧跟着就被那股沿地面扩展的冲击波给震倒在地。同样被震倒的还有他的虎头兄弟,以及周围一群狮驼岭妖怪,都被那股冲击波给震得七倒八歪。

  小虎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想站起来,然而手脚却不知为何失去了力气。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简直就像在畏惧着什么无可抗拒的存在似的。小虎求助般的望向虎爹——在场众人中唯一还站着的,却惊愕发现虎爹咬紧牙关,目光投向校场的正前方。

  小虎转动着僵硬的脖子望过去,那里,一位生着象首的肥硕妖怪正缓缓走过来。那妖怪没有刻意宣扬,但从它身上放出的威压有如泰山压顶,让小虎连稍稍抬头都做不到。

  那妖怪慢吞吞地走过来,看看现场,又看看虎爹,又慢吞吞地询问着。

  “这里,出了,什么事?”

03章

  狮驼岭之所以在妖界特别出名,是因为这里住了三位大王。大大王狮魔王,二大王象魔王,三大王鹏魔王,三位大王均是至尊强者,妥妥地碾压一众妖寨,因此慕名而来、举族投奔的妖怪从来都没少过,虎头族也是这样。

  狮驼岭的大王们极少共同议事,今日却带着众多妖怪罕见地聚集在议事殿中,其中就包括参与打斗的小虎以及一众虎头子弟。虎爹脸色铁青地站在旁边,虎头子弟们则跪在大殿中央。大王们坐在王座上,散发出的威压摧灭了大殿内的所有声息。

  小虎偷偷瞥着老爹,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妖界虽然没有人世那么别扭的门派之见,但对偷学功法也是相当忌讳,更不要说虎爹一直三令五申禁止本族子弟修学狮驼岭的功法战诀。小虎不仅偷练狮驼岭的真传法术,还把狮驼岭弟子打伤打残,甚至惊动了三位大王,闯出这样的弥天大祸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小虎决定不等大王们问起,自己先扛下所有责任。

  小虎毅然抬头望去,却不禁一愣。只见从右边的象魔王到左边的鹏魔王,三位大王脸上并没有想象中的怒气。左边的象魔王在闭目打盹,右边的鹏魔王若有所言地望向虎爹,而中间的狮魔王打量着小虎及众虎头子弟,流露出欣喜的神情。

  这是什么情况?小虎愣住了,而那边狮魔王收回目光,缓缓开口。

  “虎坊主,你们虎头族加入狮驼岭多久了?”

  “回大王,从前代族长算起,我等已在狮驼岭安住五十年有余。”

  “都快一甲子了吗……虎坊主,尔等虎头族也算是狮驼岭的老人了,应该知道的我狮驼岭的规矩吧?”狮魔王的问题让虎爹沉默半晌。在三大王的注目下,虎爹紧握双拳,牙关紧咬,格外艰难地点了点头。

  “凡是修练狮驼岭法术者,必须加入我狮驼岭门下,否则就得死。”

  为我卖命,否则就死,狮魔王如此宣告着。

  那宣告化成一股战栗的波动席卷大殿。小虎亦被恶寒猛烈拽住了,他战战兢兢地望向兄弟们,只见其它虎头怪也是满脸惊惶的模样。小虎咬紧牙关,胸中郁火翻腾,他嫌恶打铁,为挣脱枷锁而努力变强,并怂恿兄弟们跟他一起修练狮驼岭的法术,却没想到追求自由的结果反而惹来了更大的禁锢。

  “很好。那么……”无视悔恨交加的小虎,狮魔王把目光投向下面的虎头子弟。“从今天起,你们将成为本座麾下的虎卫营。虎头族原本就是魔族悍将,如果不是虎坊主你管得太严,本座早就想把你们收到麾下了,这下总算如愿以偿。”

  狮魔王畅快大笑,虎爹咬牙无语。看着惊惶失措的弟兄们,小虎心头腾起邪火,猛然站了起来。

  “我不干!”

  “……小娃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狮魔王冷眼瞄着小虎。“学了狮驼岭的功法,不想死就得成为本岭弟子。看你资质相当不错,由本王亲自调教的话,不出五年保证会成为狮驼岭的一员悍将。”

  “我不干!”小虎虎目圆瞪。“不自由,毋宁死!”

  小虎的话让狮魔王眯起眼睛露出愠怒神情,而旁边的鹏魔王却仿佛生出兴趣,微微侧目望向下面的小虎头怪。

  “不自由毋宁死……说得不错,但小娃儿,你真的知道自由是什么吗?”

  “咦?”小虎愣了下。

  “没有任何禁锢的自由,你以为真的存在吗?”

  鹏魔王继续问着,而小虎明显没想过这样深刻的问题,顿时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不过同样费解的还有旁边的狮魔王,侧身悄悄对象魔王着。

  “说起来,三弟就喜欢思考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不懂……”象魔王慢慢吞道。“那叫,哲学。”

  “又不能当饭吃。”狮魔王翻翻白眼。

  不管怎么说,鹏魔王那哲学性的提问令大殿气氛暂时缓和。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虎爹往前踏出一步,朝三大王拱手致敬。

  “三位大王,我有话说。”

  “你说。”狮魔王点头应允。

  “三位大王可还记得,我当初为三位大王打造了三件兵器,大王们许了未赏之功?”

  “鬼烈刀是本王最趁手的兵器,本王当然记得。”狮魔王欣然点头。

  “今天我想以此这未赏之功,恳请大王们给吾子一次机会。”虎爹朝三大王深深拱手道。

  “你要什么机会?!”狮魔王目光落在小虎身上,随即猛烈摇头。“不行不行!本王绝不会放他离开狮驼岭!”

  虎爹微微拱手,说道:“这孩子没有经过磨练,不懂得人情世故,我恳请三位大王给他一年的时间,才来回答是否加入狮驼岭。”

  “二哥。虎坊主多年来为我狮驼岭立下汗马功劳,这未赏之功自是不可毁弃。”鹏魔王开口道,目光落在小虎身上。“再说,天命难违。”

  天命难违,这句仿佛带有魔力的话语听得狮魔王浑身一颤,在盯着小虎纠结片刻后,终于冷哼了一声。“也罢,虎坊主,既然你家小子偷学我狮驼岭的真传法术,不加入狮驼岭就必须要死,既然你要给他一年时间,这小娃娃也必须付出代价。”

  狮魔王望着虎爹宣布着。“这么办吧,要是小娃儿能挡下我等三人各一招,那就放他下山游历一年,但要是挡不下来,那就乖乖留在狮驼岭当我弟子!”

  挡下三大王各一招?殿下的小虎听得脸色顿变。三位大王均是三界战乱里叱咤风云的魔尊,从刚刚象魔王一跺脚就震得天摇地动的威势来看,他半调子的修行根本没可能挡下三大王的任何一击。

  虎爹当然也知道这点,变了脸色地向前踏出一步,然而鹏魔王的声音阻止了他。

  “虎坊主,自古有言,宝剑锋从磨砺出。此子锋芒毕露,不知收敛则易惹祸端。若是为将来着想,且让我等磨他一磨。”鹏魔王的话令虎爹迟疑着停住脚步,鹏魔王则转向殿下的小虎。“小娃儿,你做好准备。要是三招都挨不过,你就别想离开狮驼岭。”

  “……好!”

  小虎咬牙答应着。鹏魔王的眼神令他觉得微妙的熟悉,但此时此刻却也容不得多想。小虎走到大殿中央,低喝一声摆出架势。两只虎爪上妖气缭绕,然而心里却忐忑不己。

  三位大王,谁先来?小虎警惕地望着鹏魔王和狮魔王,却不料旁边的象魔王冷不防扬起长鼻,哈啾一声从象鼻里喷出一枚妖气弹。浑圆如卵的妖气弹笔直命中小虎,猝不及防的小虎在瞬间只来得及用双掌硬挡。

  蕴含着龙象之力的妖气弹将小虎直接吹飞到殿外广场,并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犁痕。妖气弹在随后消散,小虎以双手前撑的姿势僵在原地。只见一对虎掌被磨得鲜血淋漓,脸色相当难看,身影也站立不稳般的摇晃着。

  “这是,象形。龙象之意,你记住。”

  象魔王难得说出一句长话,并甩了甩鼻子。“我的,完了。”

  “哈哈,大哥的放水放得太明显了,可不能让这小子太好过啊!”

  狮魔王豪迈大笑,瞥着小虎,一股雄浑的金色妖气在右掌聚集,随即低喝着一掌推出。蕴含着掌劲的妖气在空中化成黄色狮子的形状,咆哮着扑向殿外的小虎。

  小虎毛骨悚然,怒吼一声踏碎地面,双掌聚起妖气猛力击出。

  一狮一虎,两股妖气在空中猛烈相撞,并在轰然巨响里迸裂。弧形的冲击波刹那间席卷了广场,侍卫妖怪们被吹得七倒八歪。不光那些平常对虎头坊颐气指使的小妖们看得呆掉,就一众虎头子弟等也不禁为之愕然。

  在一声响彻天地的虎咆中,雄狮妖气终于被打散。广场上的小虎浑身冒着青烟,一对虎掌血肉模糊,却犹自强撑着站在原地,直瞪着三王殿。

  “这是狮搏。狮虎皆为兽尊,尊者之极意,好好去悟吧。”

  狮魔王不快地摆摆手。“罢了,我这关也算你过了啦,小娃儿。”

  听得狮魔王宣布,小虎一口逆血喷出,再撑不住般的单膝跪地。

  “虎儿!”

  痛惜爱子的虎爹低吼一声,似乎忍耐不住想冲过去,却有所顾虑般的望向三王座。

  “天命不可违啊,虎坊主,你现在帮他未必是为他好。”鹏魔王发出一声叹息,以深沉目光望向下方的小虎。“小娃儿,你为自由而修练功法,那我问你,现在你觉得你配得上自由了吗?”

  “……配不配得上,试试看就知道。”小虎咬牙站起来,吐出口带血的浓痰,以赤红的虎掌摆出架势。“还有一招!”

  “也罢。”注目着满脸倔强的小虎,鹏魔王嘴角弯出一抹趣味盎然的弧线,两指屈伸间挟起一枚黑色羽毛。“那本王就看看你的决心,是不是比这根羽毛更重?”

  鹏魔王挥指弹出黑羽,缠裹着妖气的黑羽在飞出后化成一头金喙乌雕。舒展着漆黑的巨翼,以无可匹敌的猛势撞上了小虎,然后一股作气把他给带到了天上。

  “哦哦哦哦!!!”

  双脚悬空的小虎,以一对虎掌勉力抵挡着乌雕的利爪,耳边却冷不防响起鹏魔王的声音,但声调却与此前有所不同。“没有规则并不代表争取自由,小娃儿,你以为离开狮驼岭就没束缚你的东西了吗?”

  “什、什么?”

  “我曾经问过你,究竟要变得多强才能得到自由?”

  “你……是你!”

  那熟悉的声调让小虎浑身一颤。难怪最初见面时会有熟悉的感觉,原来那位在后山教他法术的蒙面大叔不是别人,正是鹏魔王本人!小虎愣住了,他猜不出鹏魔王的意思,然而此刻情势已不容他细想。

  “现在你有答案了吗?究竟要变得多强才能得到自由。”

  鹏魔王质问着。从乌雕双爪处涌出锐利的妖气,小虎感到双掌传来仿佛撕裂般的剧痛。鹏魔王的妖气急速侵蚀着小虎的气脉,而那问题则扰乱着小虎的头脑。在生死一瞬中,小虎脑海里仿佛灵光一闪般冒出了答案。

  “那不一个问题!那就是答案本身!”

  “……不错。”

  鹏魔王的声音仿佛带着笑意,那股侵蚀气脉的妖气也跟着一松,小虎自身的妖气就像反弹般的沿着气脉轰然涌出。怒吼声中,小虎反手抓着乌雕的一对利爪,两手猛然用力!

  被撕裂的乌雕化为妖气散去,而小虎则随着惯性向狮驼岭山下摔去。

  “居然领悟了生死搏?不愧是天命之子,资质真是万里无一……你终究会是我狮驼岭弟子!”看着朝山下摔落的小虎,狮魔王呲牙露出格外遗憾的神情。

  “……我们已经给了他机会。”鹏魔王对殿下神情复杂的虎爹露出微笑。“追求天命的道路绝不平坦,外面世界也不比得狮驼岭安全,不过……那也是自由的代价。”

  “迟早这头小家伙还会回来的。”象魔王悄声嘀咕着。

  象魔王的嘀咕并未传到小虎耳中,从狮驼岭坠下的小虎扯着长长弧线落进山脚某处林子里。在噼里啪啦的声响中撞断了无数树枝,落地后翻滚数周,直到撞上一块大石头才停下。撞岔气的小虎猛烈咳嗽着,绕是有妖气护体,这一顿折腾也把他挨得够呛。

  耳边传来潺潺溪水的声音,小虎愕然抬头,随即呆住。

  这里不是别处,正是此前他和玄彩娥碰头的那块大石头。

  这处树林就是狮驼岭脚下的那处松柏林,是两年前他和玄彩娥相遇的地方,也是不久前他和玄彩娥别离的地方。

  小虎勉强撑起身子,望向周围。周围再不见那银羽飘飘的身影,想来玄彩娥现在应该已踏上往天宫拜师的旅程了吧?

  小虎心下疑惑无数,以他的浅薄修为,三大王要对付他根本用不着半招。然而从象魔王开始,一路到狮魔王和鹏魔王,他们与其说在给自己考验,不如说更像是在趁机传授功法。

  象形、狮搏、鹰击。

  “一个人,究竟要变得多强才能得到自由?”

  虽然小虎不知道那是为什么,但却把鹏魔王的话深深印在了脑海里。

  从各处伤口传来阵阵剧痛,小虎艰难地转过身,朝向狮驼岭的方向跪倒,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爹,孩儿下山了。多谢三位大王教导,我永远不会丢了狮驼岭的脸。”

  小虎缓缓站起来,突然有些茫然。茫然的小虎将目光转向远处,远处的村庄飘起渺渺炊烟,一群大雁乘着风从无垠的天穹飞过。

  那前方是三千大千世界。

  那前方是充满喧嚣的舞台。

  小虎的眼睛亮了起来。

 

  英女侠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羽灵神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狐美人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偃无师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舞天姬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鬼潇潇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巨魔王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桃夭夭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