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侠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孩子 作者:橘花散里 2017-10-24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我再不像女孩,也比父亲身为大将军,空有一身本领,却不驻守沙场,不护百姓,不守边疆,不为朝廷社稷尽力,跑来这乡下小地方隐居,过庸庸碌碌的生活强!”

【第一集】英女侠篇

  “穆英,你仗着武艺,持强凌弱,还像个女孩子吗?”

  “我再不像女孩,也比父亲身为大将军,空有一身本领,却不驻守沙场,不护百姓,不守边疆,不为朝廷社稷尽力,跑来这乡下小地方隐居,过庸庸碌碌的生活强!”

  “穆英,你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你懂什么?”

  “我只知道从小仰慕的大将军不见了!教导我忠孝礼仪,教导我邪不胜正,教导我忠君爱国的父亲不见了!你已经放弃了你的宝剑和盔甲,只剩下一个躲在桃花村里,喝酒度日的老头……我不要这样的父亲!”

  深夜,竹林村,穆家堂屋内,倔强的小女孩和父亲争论不休。

  重重的一记耳光,打断了这场对峙。

  穆英倔强地抬起头,看着父亲,眼里满满是泪,强忍着不掉下来。

  父亲伸出手去。

  穆英却狠狠甩开了他的手,冲入了夜幕中。

  “我讨厌父亲。”

  空无一人的山林里,穆英克制不住泪水,嚎啕大哭。

  五年前,穆大将军正值壮年,上书告老,解甲归田,朝中众臣皆不明白。最不明白的是小穆英,她从小听着父亲在沙场上的故事长大,父亲在她心里是英武的神明,是天上的太阳,她每次听到父亲又征战了多少土地,杀了多少敌兵,心里都是满满的自豪,她渴望成为像父亲一样骄傲的大将军。直到那天,天塌了,神明般的父亲变成了一个隐居村庄里的糟老头,每天种着地,喝着酒,和庸庸碌碌的农夫没什么区别。

  父亲已不再是她的骄傲。

  偶尔,她会听见父亲醉后念念叨叨几句话,话语含糊不清,出现最多的词语似乎是“责任”,可是,穆英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

  山林里越发寒冷,乌云渐渐遮住了明月,几声鸦啼,有些阴冷。

  穆英擦了擦眼角的泪,隐约后悔。虽然父亲做了很多她不理解的事情,却是爱她的,她对父亲说的话太重了,重得让人难以承受。

  回去道歉吗?

  不,为什么说真话要道歉?

  父亲应该看清现实,程叔叔他们也经常写信来劝他,骂他,可是父亲不为所动。

  她不过是把程叔叔他们信上的话说了一次……

  圣人有言:父有过,子当诤。

  她凭什么道歉?

  不,她绝不道歉!要道歉的是父亲!除非父亲找到她,和她道歉,否则决不会去。

  可是,这次父亲没来找她,是跑得太远了吗?她要不要回近一点的地方,让父亲好找些?

  穆英眼泪汪汪地琢磨着……

  忽然,天空划过几声雷鸣,把她吓了一跳,隐约看见雷鸣落在山崖处,似乎有人影。

  大唐年间,乡间流传着很多妖魔鬼怪的故事。

  穆英有些害怕了,她擦干眼泪,从怀里拔出短剑,悄悄查探。

  山崖处,传来女孩呼救的声音:“救命!救救我!”

  穆英赶紧上前,却见一个五六岁的女孩,穿着树枝划破的绿纱裙,头发乱糟糟的,挂在山崖的枯枝上,哭得稀里哗啦叫救命。枯枝摇摇欲坠,穆英不及多思,拿出腰间的长鞭绑在树上,将女孩拉了上来。

  女孩吓坏了,哭了许久。

  穆英握着短剑,犹豫很久,问:“你是妖怪吗?”

  女孩愣了一下,否认:“我不是,我爹是人族,你是妖怪吗?”

  穆英:“我不是,我爹也是人族……”

  两人大眼瞪小眼。

  女孩犹豫问:“你把我拉上来,算是救命之恩吗?我要报答你吗?”

  这直白的问话把穆英问倒了,虽说把她丢在坑里不管似乎会喂狼,但父亲教导,施恩不图报,哪能邀功请赏?穆英赶紧拒绝:“举手之劳,无需挂齿。”

  女孩大大地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穆英听着有些不自在,不知如何接话。

  女孩似乎看出了穆英的不自在,解释:“我娘说,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我爹就是救了我娘,所以我娘把我爹抢回去,以身相许,逼他做夫婿了。”

  穆英听得眼角直抽,觉得她爹娘是对活宝,所以养出了活宝女儿。

  女孩再次确认:“你真的不用我以身相许吗?”

  穆英摇头如拨浪鼓,她决定不和对方讨论诡异的话题,单刀直入:“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女孩拒绝:“不要,我离家出走是要做大事业的,如今霸业未成,不能回去!”

  这孩子看戏看太多了……

  穆英回想起村里认识的女伴们对待弟妹的模样,弯下腰,用最温柔的笑容,试图劝她说出住处,许诺糖葫芦,泥人儿,奈何女孩警戒心挺高,怎么哄也哄不出。

  穆英问:“你要完成什么霸业?”

  女孩傲然道:“祸乱天下!成为人人害怕的大魔头!”

  穆英差点喷了,她眼看着夜色越来越深,远处传来狼嚎,只好把这熊丫头拖过来放在膝上继续劝说。半刻钟后,熊丫头捂着屁股,眼泪汪汪地交代:“我叫萧华,我和父亲住在桃花林里。”

  萧姓,桃花林?

  穆英忽然想起村里老人说过,谁家有个远房侄女叫翠花的,嫁去桃源村里一户姓萧的人家,每年归省都会送几筐好桃子来娘家。有桃子就有桃花,萧华年纪幼小,走不了多远,八成就是桃花村里富户人家的女儿,以五六岁女孩的脚力,想必桃花村就在附近。

  穆英再次问萧华,萧华却怎么也说不清方向,东南西北指了个遍,一会儿说在天上,一会儿说在地下。穆英无奈,只好拖着萧华,在山林小道间挑有人迹处寻去,结果越走越远,竟迷了方向,怎么也看不到人烟。

  天上,乌云未散,竟稀稀拉拉下起雨来,接着越下越大。

  两个孩子寻了个废弃山洞躲雨,又冷又饿,不知家在何方。

  穆英第十八次确认:“你的家是在桃花村吗?”

  萧华委屈:“我不知道,我是第一次离家出走……”

  穆英看她委屈得快哭鼻子,有些心软,安慰道:“我叫穆英,是竹林村的人,天亮后,你先跟我回家,我问问大家桃花村在哪里,再送你回去。”

  “好,”萧华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不行,我得做出惊天动地的坏事才能回去。”

  穆英好奇:“你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坏事?”

  “冰蟒叔叔有教过我,”萧华从怀里掏出个画着银色蛇纹的书册,翻了几页,炫耀道,“冰蟒叔叔是我娘的手下爱将,他是条特别厉害,特别会做坏事的大蛇,一口可以吞下一座山,他教了我很多做坏事的诀窍,我都记在本子上了。”

  大蛇?莫非是神话中的腾蛇?这女孩真是妖怪?

  穆英看着翻书的萧华,暗暗猜测,有些紧张。

  萧华翻出一页,认真念道:“偷吃注意事项一:不要一口气吃太多,要注意消化不良;偷吃注意事项二:饭后刷牙,防止牙虫。”

  穆英呆滞:“……”

  腾蛇什么,肯定是她想太多了。

  萧华合上书册,雄心壮志:“我要找个人族居住的地方,把他们的食物都偷吃完,我娘说人缺少食物就会陷入战争,他们会到处去抢劫做坏事,然后天下大乱!我就可以做女魔头光宗耀祖了!”

  穆英继续呆滞:“……”

  萧华开心地问:“我们相识也有缘,不如你和我一起干吧,我封你做大将军!”

  穆英从呆滞中回过神来,赶紧婉拒:“谢谢厚爱,我食量不足以担此重任……”

  萧华表示很遗憾。

  虽然萧华说话很奇怪,但两人相伴,渐渐就睡着了。

  雨渐渐小了,天渐渐亮了,乌云未散,斜风细雨处,漫天红霞。

  穆英走出山洞,惊诧发现那不是红霞,而是漫山遍野的桃花。

  原来,桃花村就在不远处。

  穆英兴奋地跑回山洞,告诉萧华这个好消息。

  薄薄的阳光射入山洞,洞穴中传来细微的嘶嘶声……

  穆英吓得后退两步,她终于发现,两人所处的洞窟是个蛇窟,上百条蛇盘旋在周围,吐着信子看着她们。萧华正迷迷糊糊地坐在蛇群中,揉着眼睛,打着没睡醒的哈欠。

  穆英咬咬牙,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靠近,趁蛇群没反应过来,甩出藤条做的长鞭,缠起萧华,将她拖出蛇群包围,用平生最快的速度逃离山洞……

  “穆英姐,我还没睡够,再睡一会吧。”

  “闭嘴!”

  桃花村很小,只有三十多户人家,似乎有些安静。

  穆英带着萧华走进去,桑树茂盛,大部分的农田都长着野草,似乎主人无心打理,野狗拖着不知哪来的骨头四处溜达,有几个村人焦虑地在村口商量什么,感觉整个村庄氛围都不对劲。

  穆英拖着萧华上前行礼,问:“大叔,请问这是桃花村吗?村中可有姓萧人家?”

  村人面面相觑,有个容貌和善的大叔上前道:“有,你是?”

  穆英笑道:“我是竹林村的,路上遇到这个女孩,可能是你们村的,特来打听。”

  大叔迟疑片刻,笑道:“我们村没有姓萧的人家,也没走失孩子。”

  穆英愣了。

  萧华也察觉穆英弄错了一些东西,赶紧解释:“虽然我爹姓萧,但我不姓萧。我爹是入赘的,我娘那边的习俗是没有姓氏,所以她用我爹的姓氏做了我的名字,华是我的封号,在家里,大家都叫我华公主,但我不喜欢他们这样称呼我,喜欢他们叫我萧华,你叫我萧萧或者小花也可以。”

  她这番话绕得人头晕,穆英还是从中抓到了重点:“公主?”

  萧华点点头:“我得赶紧把要做的事做完,等冰蟒叔叔派人来抓我就来不及了。”

  这孩子牛皮越吹越大了,哪有公主是没有姓氏的?哪有公主像她一样乱七八糟?哪有公主像她一样跑深山老林?竹林村是父亲挑选的隐居之所,远离交通要道, 离最近的城市有一百多里,从未听过有什么达官贵人经过,公主怎可能忽然出现在这里?

  穆英见村人眼神都快变了,浑身不自在,觉得有必须解释一下这熊丫头的脑子问题,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大叔就跪了:“公主殿下,请救救桃花村吧。”

  其余几人也跟着下跪,死活不肯起来。

  穆英迟疑问:“桃花村出什么事了?我在村口看着不对劲。”

  大叔哭得肝肠寸断:“前些日子,桃花村发生了怪病,患者先是昏迷,醒后浑身发紫,不能言语,无法动弹。我们找了很多大夫,皆说是鬼神作祟,无药可医。可怜我家人吧,躺在床上一天天消瘦下去……听说京城有神医,请公主开恩,派神医来救救我们吧。”

  穆英听着不忍:“我家曾在京城,也认识不少官场上的朋友,我先看看患者,然后让父亲修书一封,仔细描述病情,让他们介绍名医来看看这怪病。”

  大叔感激涕零:“太好了,太好了,娘子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萧华委屈:“穆英姐,我饿了。”

  大叔赶忙道:“请来寒舍,让我好好招待恩公。”

  众村人群星捧月般将两人拥入村内,路上将此事告诉其他村人,人人喜笑颜开。

  大叔名叫陈武,是桃花村的村长,他的父亲、妻子和孩子都病倒了,病情十分古怪,患者就像个瓷娃娃般,浑身肌肉僵硬,只剩下眼珠子还能勉强转动。陈武檫着眼泪道:“病情来源奇怪,先从孩子开始蔓延,然后到老人,接着是女人,我们尝试了很多办法,都没有用,只能用安神的草药来减轻痛苦。我们这些还能动的,也不知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萧华嘀咕:“邪魔作祟?”

  穆英保证:“我会尽快修书给京城,让他们查找病因。”

  雨,再次大了。

  黄豆般的雨点狠狠打在地面,积水将泥泞的道路淹没。

  陈武盛情留下两位女孩避雨,派人披雨笠前往竹林村报信。

  大雨从早上下到中午,迟迟不停,穆英靠在窗前,看着乌云笼罩的山村,总觉得那里不对,喝了杯茶后,两天的疲劳到了极限,她开始迷迷糊糊起来。

  她梦见无数的毒蛇缠绕自己的四肢,掐住咽喉,她向父亲求救,却只得到冰冷的目光。

  父亲道:“我的女儿知书达理,温柔孝顺,从不会让父母失望。”

  穆英哭着求:“爹爹,救我。”

  父亲摇摇头:“英儿,你太让我失望了。”

  毒蛇狠狠咬向咽喉。

  穆英猛地惊醒,却发现自己手脚僵硬,无法动弹,她想开口呼唤,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我也得怪病了吗?

  穆英想大叫,口里只发出细微的嘶嘶声。

  绝望蔓延全身……

  她努力转动眼角,看见自己躺在肮脏破旧的柴房里,萧华在旁边兴致勃勃地看着自己,她的额间有淡淡的蛇形纹饰,一双乌黑的眼睛变成了诡异的琥珀色,有条血色小蛇从发间爬出,滑落她的肩膀上。萧华伸出手,拍拍小蛇脑袋,小蛇轻轻滑落指尖:“穆英姐,你别动。”

  小蛇张开獠牙,缓缓靠近穆英。

  穆英想起方才的噩梦,惊恐至极,却怎么也动不了,眼睁睁看着小蛇一口咬在她的手腕上,仿佛连生命都要吞噬。忽然,有股气力冲破了身体的禁锢,她猛地坐起,狠狠将小蛇甩开。

  萧华赶紧护住小蛇:“不要欺负它。”

  穆英深呼吸几口气,回过神来:“你没撒谎,你真不是人族?”

  萧华茫然:“穆英姐为何这样问?我没说过我是人族啊,我娘是很厉害的魔族。”

  穆英沙哑着问:“你……你是魔族,你在救我?我的身体怎么了?”

  “我太困就睡着了,醒来发现你中了毒。”萧华将小蛇缠在腕间,解释,“我应该也中了毒,但是没关系,反正我不怕。我娘是毒物的祖宗,她给我的赤瞳是在万毒中练出的药,可破世上所有毒物,我用它替你解了毒。”

  小蛇张嘴,吐出一团黑雾。

  萧华将黑雾接在手中,捏碎,放在口中尝了尝:“这毒用了斑蛇、赤练花、七夜草、鸠龟这四种罕见的毒素做主料,还有十八种常见的毒药做辅料,还放了野蜂蜜,味道不错。是谁给我们下的毒?”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穆英已恢复冷静,冷笑道,“我已经猜到他们要做什么了,”她吩咐萧华,“赶紧躺下来装中毒。”

  萧华不解其意,赶紧照办。

  两人刚刚躺好,柴房大门打开了,陈武带着几个村民捧着大堆柴火进来,将容易引火的东西丢满整个屋子各个角落,然后将大门紧锁离开,在外头打起火石来,奈何刚下过雨,禾柴和屋子都潮湿,怎么点也点不着。

  陈武呵斥:“快去找些干的柴火,尽快烧死这两个小丫头,手脚做干净点,别让她们走漏了风声。”

  他们似乎没想到剧毒已被解除,并没有留下太多看守者,纷纷乱乱地去找禾柴烧屋。穆英听见脚步声远去,翻身坐起。萧华看着四周,紧张问:“他为什么要烧死我们?我还什么坏事都没干啊……”

  穆英冷静:“他们担心你是真的公主,更担心我把这里的消息传到京城,所以要灭口。”

  萧华问:“我们赶紧逃吧,把这些坏蛋的真面目告诉其他村人,大家一起收拾他们。”

  穆英摇摇头:“我想村子里所有村民都中毒了……”

  萧华茫然:“我们不是见过很多村人吗?”

  “我父亲曾是将军,他的军书中有边疆的风土人情记载,我曾偷偷翻阅,记得鸠龟和赤练草都是生长在沙漠的罕见剧毒,只有邪族才会用它来制药,据说还可以做一个血祭的邪恶阵法,可以召唤出远古的恶魔。”穆英分析道,“近年来,有风声说邪族蠢蠢欲动,桃花村背靠大山,离幽州很近,幽州是大唐的军事重镇,也是军粮的供应地,我猜测邪族是要在桃花村建立一个据点,将军队藏入山中,待战争开启后,出奇制胜,在此断幽州粮道,夺大唐疆土。”

  萧华问:“为什么他们要那么麻烦,不把村人都杀了呢?”

  穆英想了想:“桃花村虽小,却是官府登记在册的村庄。每年秋收都有官吏过来收税,若看见村人都死了,定会引起官府警惕。如今他们先冒名顶替,用药物控制了村人,引发出恐怖怪病传言,官吏们害怕不敢靠近,他们便可为所欲为,过些日子,就用这些村人血祭布阵,再说所有人都被鬼怪害死了,自然没人敢靠近……”

  萧华满脸崇拜:“穆英姐,你好厉害,怎么懂那么多的?”

  穆英迟疑:“我……”

  她是如何知道的?父亲辞职退隐后,书房里依旧是大堆大堆的兵书和资料,友人间书信往来,他从未松懈过对塞外边关,敌情动态的注意。他口里说着女孩子要有大家风范,可是他最爱对自己讲平阳公主的故事,讲军中策马奔腾的时光,讲忠君爱国的情怀,让年幼的自己心中向往那身戎装。

  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父亲教导的。

  可是,父亲为什么会放弃他的宝剑和盔甲呢?

  穆英茫然。

  萧华打断了她的思绪:“趁那些人以为我们中毒,赶紧逃跑吧,待会他们回来,我们打不过那么多人。”

  穆英点点头,小腿处抽出把短刀,撬开窗户,蹑手蹑脚地抱着萧华跳出窗外。两人仗着个头娇小,偷偷摸摸地沿着墙角逃走。路过厢房,穆英听见里面细微的嘶嘶声,她的心紧了一下。她踮起脚,往窗外看了一眼,床上的孩子已瘦得皮包骨,他无法说话,只能睁着大大的眼睛,流着泪看着她。

  萧华吩咐:“快走。”

  穆英停住了脚步,轻声道:“我们不能走。”

  萧华不解地看向她。

  穆英紧紧握了握拳头,咬牙道:“我们走了,他们就意识到阴谋暴露,会杀了所有村民灭口……”

  萧华急了,磕磕绊绊道:“可是我们不走,就要被他们烧死了。”

  穆英期待地看着萧华:“对了,你不是魔族的公主吗?妖魔不是都很厉害吗?你有没有什么手段,法术什么的,可以收拾他们?”

  萧华低下了头:“我不会。”

  穆英急切问:“你不是说你娘很厉害吗?你不是要祸乱天下?总会有一两招妖魔绝技吧?否则哪里配做大魔头?”

  “我不配做妖魔,”萧华过了好一会,怯生生道,“我娘是很厉害,她精通所有的战斗技巧,非常的强悍,能让所有的男人都臣服在她脚下。可是……我不会,我从出生起,成长就很慢,既没有人族父亲的聪明头脑,也没有魔族母亲的强悍体魄,我的出生让母亲非常失望,她嫌弃我身上的人族血统,嫌弃父亲把我养得太软弱,从未抱过我一次。我不会打架,不会杀人,不会做坏事,大家都在背后笑话我,说我是魔族的废物,是母亲的耻辱……”

  内心的脆弱被击碎,伪装的坚强被揭开,眼泪一滴滴落下。

  她是部族的公主,是娘的女儿,可是她什么也做不到。

  “对不起,我不配,我永远让人失望。”

  穆英看着萧华眼里的绝望,愣住了……

  她以为自己很厉害,比父亲强,比父亲有责任心。可是,在危难的时候,她却指望年幼的萧华去战斗。正如她看见国家被外敌入侵的时候,义愤填膺,却指望父亲重新披上盔甲去战斗,从不去理解父亲为什么不去做,为什么做不到……

  正如萧华身为魔族,没有能力一样,或许父亲有什么苦衷,失去了战斗的能力呢?她的指责只会给无法战斗的父亲带来更深的痛苦……她总是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可是自己呢?

  从小到大,她的梦想就是成为女将军。

  女子亦可大丈夫,沙场征战,为救苍生,生死何惧?

  穆英知道,在邪族手中解救桃花村是很难的事,可是越难的事越应该自己做。

  从今往后,她再不要求别人……

  “别哭,”穆英弯下腰,抱住萧华,肯定道,“你能解毒,能治病,救了我的性命,你不是废物。”

  萧华抬起朦胧的泪眼:“真的吗?你觉得我不是废物?”

  穆英安慰:“当然,你能正视自己的缺点,努力改正,如此勇气,怎会是废物?”

  萧华摇摇头:“没有用,我娘讨厌我……”

  穆英想了想:“你想想,你娘若讨厌人族,就不会娶你爹了。你说你和父亲从小生活在一起,你父亲将你教导得如此心善,想必是个好人,你母亲怎会讨厌你的善良和血统呢?此番危机若能度过,你应找母亲好好谈谈,问问她内心话。”

  萧华眼睛亮了,她想到了从未想过的事情。

  “事已至此,不能耽误了,”穆英安排道,“我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你趁机逃出桃花村,找官府禀明此事,让他们派兵来救。”

  萧华想了想,摇头:“不行,我不走,我娘说过,丢下同伴逃跑是懦夫的行为,娘已经嫌弃我是废物了,我不想让她嫌弃我是懦夫……”

  穆英愠怒:“不要任性。”

  萧华低声补充:“我也不认识路……”

  穆英迟疑片刻,忽然想起一事:“你是否有控蛇之术?上次在山洞里的那些蛇,如今想来,情形颇为古怪,莫非蛇群是听你使唤的?”

  “是也不是,蛇群智商很低,我没有操控它们攻击的能力,”萧华解释道,“我出生时,母亲怕我被恶徒伤害,在我身上下过蛇咒,可以让方圆二十里的蛇都过来保护我,如果感到杀气就会护主攻击。这附近山林里的蛇大部分是普通品种,毒性不强,怕雄黄,根本杀不了人。如果在老家,我娘养了很多蛇,所以我身边的蛇都是剧毒品种,稍微碰一下就能要那群坏人的命……”

  那群恶徒还以为她们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小女孩。

  兵法有云: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穆英琢磨了一下,有了主意。

  “那两个小丫头跑了,快追!”

  “不是下药了吗?”

  “是药效出了问题?还是她们没吃?”

  “去,找出来直接砍死!”

  “蛇!村子来了好多蛇!”

  无数的蛇从四面八方爬进村庄,爬向陈武宅院,看得人汗毛林立。

  厢房内,发出少女尖锐的惨叫声:“蛇!好多蛇!救命!救命!”

  陈武忍着恶心,带着手下冲去厢房查看,却见各种各样的蛇淹没了整个房间,萧华被蛇群缠绕,发出凄厉的呼救声:“哥哥,快来,救救我!”床上其余的人也被蛇覆盖,难逃生天。腥臭气味扑鼻而来,阵阵恶心。

  饶是陈武性情彪悍,看见这般景色,也忍不住后退几步。

  陈武:“到底是怎么回事?”

  同伙连连摇头,表示不知情。

  萧华最后尖叫一声,“绝望”地倒下,瞬间“气绝”,各种蛇爬满她的身体。

  陈武:“她死了?谁去查看一下?”

  同伙脸都青了:“老大,你要进去吗?”

  陈武后退两步,迅速扭转话题:“谁搞的鬼?另一个小丫头呢?”

  屋外传来女孩子尖叫声:“救命啊!有邪族人!要杀人了!”

  “她是怎么知道我们身份的?!一定是她搞的鬼!”陈武听出是穆英的声音,脸色大变,赶紧带着同伴离开这恶心的蛇屋,“追!别让她通风报信,误了大事!”

  穆英用最快的速度在树林里逃亡。

  长长的藤鞭不再是攻击的武器,而成为了跳跃的工具。

  她身姿灵活如飞鹿,迅速跃入荒废的田中。田中杂草长得很高,风吹草动,隐了娇小身形, 陈武率众追上,跑了没两步,就被稻草结的绳索绊倒,一根铁钉几乎贯体而过。

  “死丫头,居然会做陷阱。”

  远处,林间树侧吹起了女孩鲜艳的衣角。

  “在那边!别放跑了!”

  众人蜂拥而去,紧接着,却见穆英在向村里跑去,然后消失不见。

  “不见了,封锁路口,找!”

  陈武带着同伴,发了疯似地在村里四处寻觅。

  灶台拆开,水缸砸掉,井台都看了一圈,小小村庄,她能躲去哪里?

  从早找到晚上,穆英如一缕烟般,消失不见。

  陈武终于意识到不对了,他走向那个满是蛇的恐怖房间。

  蛇屋内,密密麻麻的蛇群发出嘶嘶声。

  萧华的“尸体”还倒在地上,穆英手持铁锅做的盾牌,坐在她旁边,蛇群静静地围绕在她左右,没有任何敌意。

  陈武命令:“把她抓出来!”

  同伴踌躇不前。

  陈武怒:“这些蛇毒性不强!忽忽格,你去把她抓出来!误了族长大事,定斩不饶!”

  名叫忽忽格的同伴鼓起勇气,举起弯刀,带着杀气,大步迈进。

  忽然蛇群起了反应,狠狠一口咬去。

  忽忽格惨叫一声,连连后退。

  陈武红了眼,用弯刀对着忽忽格:“不准退!”

  忽忽格无奈,再次向前两步。

  蛇群往他身上爬去,缠绕,撕咬。

  各种毒素汇集,忽忽格发出哀嚎惨叫,倒在地上,失去意识。

  陈武看看左右,众人连连后退,他们是勇敢的士兵,他们不怕狼群,不怕猛虎,却没有面对虿盆的勇气。利索的刀法不知往那边挥舞,斩断的蛇首仍紧紧咬着敌人,这样的恐惧难以承受。

  穆英朝他们挥挥手:“来,来抓我。”

  陈武无可奈何,命令左右去取雄黄来驱蛇。

  桃花村附近没有厉害的蛇类,雄黄不多,这群蛮兵占领了村民的居所,却分不清他们物品的所在,左右折腾了许久,方找出雄黄酒来。雄黄酒洒向蛇群,蛇向旁边退开,陈武露出狰狞的笑容,提刀朝穆英走来。

  拖无可拖,避无可避。

  她已经没有活路了,是拼命的时候了。

  父亲,对不起,来世再做父女。

  穆英握紧袖中短剑。

  陈武恨极了她的折腾,有心凌虐,狠狠一刀砍来,却是砍向手臂。

  穆英举起盾牌相挡,另一手短剑刺向敌人。

  这是父亲传授的沙场杀敌之式,她因梦想上战场,私下练习了上千次,动作干脆利索。

  陈武没想到小女孩会武艺,一时大意,竟被刺穿了肩膀。

  陈武痛极大怒:“你这汉人的兔崽子,好大的胆子,竟敢刺伤大爷。”

  穆英毫不示弱:“禽兽畜生有何惧?!”

  陈武忍痛挥刀,乱刀如雨,纷纷落下。

  穆英拼命抵挡,奈何她人小力弱,习武不久,哪里是成年男子的对手?盾牌被打飞,短剑被击落,弯刀划过肩膀,鲜血流了满地。她斜斜倒下,倔强不屈:“畜生犯我大唐,不得好死!”

  陈武大怒,挥刀砍向她的头颅。

  穆英无力反抗,只能昂首赴死。

  忽然,地上萧华的“尸体”跳了起来,小小的女孩子扑上去,一口咬住陈武的大腿,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似乎是:“不准欺负姐姐。”

  陈武吃痛,把她一脚踢开。

  萧华重重摔落地上,清脆的断骨声传来,她眼泪汪汪,却咬紧牙关不哭出来。

  陈武怒极反笑:“小女孩倒是有义气,看在你年幼的份上,若是求饶,叫我三声爸爸,我便饶了你性命。”

  萧华朝他吐了口口水:“就你?也配占我娘便宜?!若非我娘答应了我爹,在他活着的时候不杀人,就凭你这句话,她就会把你大卸八块,抽筋剥骨,凌迟削肉,拿去喂蛇!灵魂拿去炼器,永世不得超生!”

  幼稚的诅咒逗笑了众人。

  陈武笑:“你娘真是母老虎,我好怕怕,怕得我只好将你先大卸八块了。”

  穆英忍着痛,冲过去,护着萧华:“不准你伤害她!”

  萧华浑身发抖,勇敢道:“我不怕!我们魔族绝不害怕敌人!”

  天空中传来了烟火声。

  穆英松了口气:“我们就算先死,你也得跟着死。”

  陈武意识到有些东西不对,厢房内那三个喂了药的活死人去哪里了?他大步流星地走到床前,将被子和剩余的蛇掀开,床上已没有活死人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衣服被子包裹出的人形。

  陈武喝问:“人呢?”

  穆英道:“你的毒,我们正好会解。蛇群陷阱并非用来躲避追杀,而是转移注意力,让你们没有意识到他们消失。当你们在稻田追赶我的时候,萧华已经替他们解毒,让他们从小路离开,前往官府去搬救兵。我们呆在这个满是蛇的屋子里和你们捉迷藏,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如今你们已被大唐官兵包围,赶紧束手就擒!”

  厮杀声从村口传来。

  陈武知计谋失败,喝令手下:“赶紧布阵!把所有死人和活死人都血祭!将传说中的恶魔给我召唤出来!”他红着眼,狰狞道,“你以为你们赢了吗?我族血魔,可毁天地!我要杀尽你们大唐人!”

  他念起了古怪的咒文,地上尸体流出鲜血,汇聚成阵。

  阵容中有血雾,空间开始扭曲,中间有铺天盖地的恶念要涌来。

  陈武提刀走向萧华和穆英,笑道:“先用你们两个小丫头的鲜血来献祭。”

  雷声闪过,天空忽然发生了扭曲波动,充满恶念的虚空处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抓住了刀刃,陈武大惊抽刀,可是他用尽全力,也无法移动刀锋半寸,恐怖的杀气席卷而来。

  那双漂亮的手轻轻一捏,刀碎。

  陈武缓缓抬起头。

  他看见了平生所见最美的女人,也是最恐怖的女人。

  她的肌肤如象牙般白皙,头发如最深沉的夜,她琥珀色的眸子里有地狱的烈焰,仿佛世间所有的光华都集中在里面,她的气质却充满了恐怖和诱惑,仿佛最美好和最恶毒糅合在一起的产物,如罂粟般让人沉醉,让人战栗。

  她骑着形似穷奇的凶兽,手里提着一根冰冷的蛇矛,踏空而来。

  她走过的地方,连空气都要枯萎。

  这是真正的恶魔。

  她问:“你在召唤我?”

  陈武跪下,恭敬道:“是,我的主人,请您君临天下,血洗中原。”

  女人看着他,笑了,笑容让人毛骨悚然。

  穆英觉得自己就像猫手里的老鼠,她死死地护着萧华,连连后退。萧华却推开她,怯生生地走上前,扭着裙脚,轻轻地叫了声:“娘……”

  女人笑得更可怕了。

  陈武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意识到不妙。他拼尽全力,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女人。可是来不及,她只抬了抬手,蛇矛化作闪电,瞬间挑断了所有人的手筋脚筋,紧接着,她轻轻挑了挑,筋脉都从身体里挑出,剧烈的疼痛延着伤口袭入五脏六肺,陈武和同伙痛得晕死过去。

  “女儿说要抽筋,我便做了,凌迟就交给人族官府吧。”

  女人根本没看他们一眼,缓缓吩咐着,仿佛只是几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穆英看着这美丽又恐怖的女人,震惊得失了言语。

  女人走向穆英,伸出手,轻轻拂过她的伤口,数道暗黑色的线从她指尖深出,瞬间将伤口缝合起来,伤口在迅速愈合。她说:“你救了我的女儿,魔族不欠外人情,我会答应你一件事情,说出你的心愿。”

  她的态度很高傲,口气很冷漠,仿佛在说平常的事情。

  穆英看看瑟瑟发抖的萧华,看看眼前高傲的女人,想了想,开口道:“什么都可以吗?”

  女人微微颔首。

  穆英鼓起勇气道:“我请你抱抱你的女儿,抱抱萧华。”

  萧华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看着穆英。

  穆英再次强调:“请你告诉她,你爱她,让她不再害怕自己母亲。”

  女人看了穆英许久,缓缓道:“我不能。”

  穆英问:“你不能?”

  女人摇摇头:“她的身体太脆弱,我身上的魔气会伤害她,所以,我不能抱她。”

  萧华睁大了眼睛:“母亲,你没有嫌弃我……”

  “你不喜战争,喜欢医术,解毒制药天赋出众,这是魔族罕见的才能,我为何要嫌弃你?”官兵的脚步声越发靠近,女人解下披风,轻轻一卷,将萧华整个裹起,小心翼翼地降低魔气,不接触她的肌肤,然后轻轻抱入怀中,跨上凶兽,打开月光宝盒,回头对穆英道,“我的诺言,我必做到,萧萧人间之行,得益友,收获不浅。”

  萧华开心极了,在母亲怀里念叨个不停:“娘,娘,你听我说,我表现可英勇了,一点都没给你丢脸!我回去慢慢告诉你。”

  在月光宝盒耀目的光彩中,

  萧华欢快地朝穆英挥手:“穆英姐姐,我以后会好好努力,做擅长治疗的大魔王,到时候我再来找你玩!我们去行走江湖,祸乱天下!”

  穆英笑:“好。”

  魔族的气息消失无踪。

  门被推开,父亲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

  穆英抬起头,看见父亲的两眼满是血丝,憔悴得不像平时模样,头发一夜间白了许多。她从未见过父亲这般模样,万般愧疚涌上心头,她缓缓跪下,真心诚意认错:“爹,对不起,请您责罚。”

  父亲却紧紧将她抱入怀里,箍得她几乎透不过起来。

  穆英嚎啕大哭。

  “英儿,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我想做像父亲这样英勇的将军,可以吗?”

  “不可以,你要做比我更出色的将军。”

  从那天起,萧华在所有人的记忆里奇怪地消失了。

  唯有穆英仍记得,当年结识的那个小伙伴,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她……

  她相信,实现两人梦想的时候,就会再次相遇。

  桃花村一案,上达天听。

  天子赞赏穆家女小小年纪的英勇举止,赏金千两,赐匾“侠义无双”,亲封“女侠”。

  从此,穆家英女侠之名,响彻九州。

  注:玩家还可以前往喜马拉雅FM进行收听:http://m.ximalaya.com/8974779/album/9720397

  羽灵神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狐美人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偃无师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舞天姬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虎头怪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鬼潇潇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巨魔王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桃夭夭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