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灵神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点击订阅 关键词: 作者: 2017-10-23 字号:

原文地址:

导读:那场毁天灭地的大战过去了三百三十六年,梧桐仙居花开花落,新生的凤凰们从梧桐仙居离开又归来、归来再离开,一如春华秋实,自然而然。

【第二集】羽灵神封面

一 遇龙

  [梧桐仙居——梧桐仙居]梧桐仙居已经重建三百三十六年了。

  城墙脚下青砖花槽里的紫阳花开枝散叶,已成了几许梦华落千秋的花海。

  那场毁天灭地的大战过去了三百三十六年,梧桐仙居花开花落,新生的凤凰们从梧桐仙居离开又归来、归来再离开,一如春华秋实,自然而然。

  城内的集市总是热闹,商铺和自由商人和三百年前一样多,街角挑着绿帘的酒肆改了名,却依然卖酒。

  羽灵神已经忘了三百年前这家酒肆叫什么名字,大略不叫“桃熏”。当年酒肆的酒味倒还记得,酒名又已遗忘,无可奈何,只好抱着新酒家的“碧烟酒”诸般嫌弃,总比不上年少时记忆中的滋味。

  自雪凰仙重任城主之后,他已数百年未至梧桐仙居,这次偶然路过,才发现雪凰仙竟已逝去多年。

  故人故事。

  所谓“故”,大略便是一去不复返。

  新任城主叫烈焰使,同样是一只凰,传闻喜着红衣,容颜极盛,双翼展开时如炽阳烈焰,故名烈焰使。若仍是当年,羽灵神当时年幼想必心向往之,时至今日,再听闻美人故事,作为一个成人[这个说法可以调整一下,比如说大人什么的的],却是再无心绪。

  酒肆的右边是一家杂货铺,杂货商人收购天下所有不明之物,即使是一枚残破瓷片也能在那里卖上价钱。此时杂货铺门口传来一阵喧哗,羽灵神转头望去,几个孩童提了一个笼子,正在和杂货商人争吵。

  “这是一条小龙!肯定不止一铜钱。”一个生着漂亮双翼的男孩子说,“它的角不小心被我折断了,但它真的是龙。”

  “就是就是!”另一个红色羽毛的孩子说,“我们刚才玩的时候,它还是有角的,肯定不是白蛇。”

  “不能识别之物,按规矩就是一铜钱。”杂货商人面无表情,“无论是大是小,是新是旧,就算是羽灵神,在没有长出翅膀之前,放在我这里卖也是一铜钱。”

  “咳咳……”在隔壁酒肆喝酒的羽灵神呛了口气,哭笑不得的看了那个正在用来和他相提并论的“东西”一眼。

  孩子们手里提的是一个藤条编就的鸟笼,手工精美,梧桐仙居的孩子们天生手巧,即使是一个玩耍的用具,也是编造得十分精致。而精美的鸟笼当中,一条奄奄一息的白色长条状生物趴在那里,浑然看不出哪一点像“龙”。

  那条状物只有筷子长短,似乎十分柔软,挂在藤条的缝隙之间,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从缝里掉出去。颜色纯白如雪,干净无暇,头部并没有看到龙角,肚子下似乎也没看到四爪。

  貌若蚯蚓。

  羽灵神在心里评价,同时为少年的自己和这条白蚯蚓同价而痛心疾首。

  “它不是‘不能识别之物’。”红色羽毛的孩子说,“叔叔,你用你的鉴定宝物照一下,它肯定是条龙,我用我父亲的宝物照过了,它是一条白龙。”

  杂货商人被孩子们的执着触动,取出了一方宝镜,对那条白蚯蚓照了照。

  鉴宝宝镜泛出一层柔和的白光,白光中浮现出一条威武俊朗的白龙,须发怒张,四爪狰狞。但杂货商人咦了一声,“确是白龙,但龙为四圣之一,应有宝光,出上七彩,此镜却无反应。”

  孩子们对鉴定宝物还不熟悉,都是一脸懵懂。

  隔壁酒肆的羽灵神耳朵微微一动——无宝光?一般鉴宝宝镜照出无宝光的龙,十有八九就是一条死龙,或是龙身上的犄角、鳞片、经络之类做成的下等宝物。但看鸟笼里的那只白蚯蚓虽然软趴趴的,但仍然尾巴偶尔一弹一动,似乎在自己偷偷的玩,肯定不是死物。

  杂货商人收起宝镜,仍然是一脸面无表情,“虽然是白龙,但无宝光,算不上宝物,仍然只值一铜钱。”

  孩子们非常失望,央央的将鸟笼递给了杂货商人,带头的孩子领取了一铜钱。

  杂货商人接过鸟笼,突然说,“虽然笼中之物只值一铜钱,但这鸟笼手工精细,坚固耐用,已达到下等宝物水准,可价值十二白银。”

  小凤凰们呆了一呆,随即破涕为笑,互相拥抱欢呼。

  杂货商人仍旧面无表情的给了小凤凰们十二白银零一铜,直到他们走远了,嘴角才露出一丝笑意。

  “这条白龙让我瞧瞧。”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杂货商人吓了一跳,猛然转头,只见一个红衣人站在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手中鸟笼里的那只“白龙”。

  来人一头紫发,全身红衣,手中拄着一支微微散发光辉的法杖。凤凰之灵一族使用法杖者众多,但这支法杖晶莹如琉璃,光晕流转,如星辉月华,那光点似乎久久不灭——杂货商人脸色顿时煞白,“弦月!”

  这紫发红衣,手持弦月法杖的,当然就是羽灵神。

  羽灵神对杂货商人微微一笑,三百年了,倒卖杂货的人还是他,真令人高兴。

  杂货商人脸色忽青忽白,这人年少时不知道哪里来的自来熟,从他这里坑蒙拐骗了不知道多少宝物,并慷慨大方、热情好客的转赠给了他诸多友人——那种种过去还历历在目,正如这人拯救了雪凰仙和梧桐仙居的过去一样。他虽然自遭遇羽灵神之后痛改前非,改以一张冰冷面孔示人,但总不过便是面恶心软——此时骤然一见羽灵神,诸多前事纷至叠来,真是糟心之极。

  “我要买这条白龙。”羽灵神指着杂货商人手中的鸟笼,“一个铜钱是吧?我要了。”

  “且慢!”杂货商人忙道,“这是一条白龙,按照三界惯例,白龙为四圣之一,价值九千九百九十九金。”微微一顿,他又忙忙的加了一句,“鸟笼不送,下等宝物一百银,恕不砍价。”

  羽灵神微笑起来,这熟悉的腔调真令人怀念,“我不买鸟笼。”他伸出手去,不知怎的就轻轻松松的将那条白蚯蚓夹了出来,“反正这条白龙龙角折断,半死不活,我若不买,在它气绝之前大概也不会再有生意。”他将白蚯蚓绕在手指上,“等它气绝,如此细小的一张龙皮,估计只有虫蟊孑孓之流才会购买,你真的要在梧桐仙居等是否有一只虫子修炼有成,甘冒奇险前来凤凰驻地买你这张龙皮做盔甲吗?”

  杂货商人怒道,“你若不揪它尾巴,它怎么会死?”

  “你若不卖,再过一会儿,它便只剩一张龙皮了。”羽灵神很是遗憾,“这神似小虫子的东西,我看着总是很有食欲,可惜你不是凤凰。”

  “我……”杂货商人眼见他将那只白龙捏来揉去,凤凰与龙亦敌亦友,多年前大战方休,眼前这人又是大战主角,杂货商人也真怕他将这只来历不明的白龙弄死了,“罢了罢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银你拿走,一铜钱却是休想。”他又怒道,“凤凰之灵方与龙族重归旧好,妖龙已被封印,二族百废待兴,你……你千万莫将此龙吃了,还是应当送去龙族境内,龙王必定重重有赏。”

  这是一个暗示性的任务,但羽灵神却没有兴趣。他高高兴兴的付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银,带走了小白龙。

  拿到钱的杂货商人将白银数了一遍又一遍,恍然如梦——当年赖账的孩子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真的会给钱了。

二 龙角

  在游历天下的三百多年里,羽灵神见过数不清的龙族,金龙大气磅礴,青龙俊朗潇洒,红龙暴躁狂野,银龙秀丽轻盈,黑龙邪魅猖狂,白龙……好吧……白龙似乎本就不太有特点。白龙一般而言,性情平和安定,较为单纯,极少出门游历。羽灵神三百多年里和其他白龙在一起的时间,还比不上梧桐仙居大战之前,和白龙使在一起的时间长。

  而当年与雪凰仙起被困梧桐仙居的白龙使,就是一只很典型的白龙。他温文尔雅,极有耐心,即使饱受煎熬折磨也不易初心,待人宽厚真诚,徐徐有君子之风——总而言之,是一个极好的人。

  温和的白龙使给成长期的羽灵神以“好人”和“长者”的双重榜样,羽灵神之所以会成为现在的样子,白龙使有极强的示范作用。

  这就是他为什么要买这只白蚯蚓。

  虽然这只降价十倍的白蚯蚓和白龙毫无相似之处,但它的断角之下各有一个细小的红点,在雪白的鳞片衬托下更为清晰——这本是白龙血统不纯的瑕疵,却成了羽灵神要买它的原因。

  白龙使的双耳之下,也各有这么一个细微的红点,犹如珊瑚血珠,十分鲜明。白龙使的确是一只血统并不优秀的白龙,但并不表示他本身不优秀。也许和白龙使瑕疵相似的小白龙,会是白龙使的后代,或是亲人。

  若真是亲人,白龙使得知我救了他家的孩子,想必十分高兴。

  羽灵神这样想——当然如果这个孩子将来的长相个性也和白龙使十分相似,那就更好了。当年在梧桐仙居,是雪凰仙和白龙使合力救了我,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不能完完全全报答这份恩情,而梧桐仙居大战之后他们也不需要我偿还什么恩情了。

  能私下养育一个有白龙使血缘的孩子,也算是羽灵神私心幻想报恩的一种方式。

  然、而——

  有两点珊瑚血珠的白蚯蚓和白龙使完全、没有、任何、一点相似之处。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白龙——呃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龙!

  “龙”族生来自带天地正气,诸邪不侵,水火不伤,就像凤凰天生浴火,那是天性,而这只白蚯蚓居然被他带回来第一天放入水中洗澡的时候就翻了肚皮。

  这世上有龙会被水淹死的吗?羽灵神目瞪口呆,当他使用凤凰火烤干这只好像是要淹死的白蚯蚓的时候,白蚯蚓居然吐了。

  最终它不但晕水,还怕火,畏寒,恐黑,还不会飞。

  不会飞这点让羽灵神心肠大软,他想起了自己还没有生出双翼的时候,同样身为能飞的一族,却没有飞的能力。也许这只被鉴宝宝镜判断为白龙的白蚯蚓只不过是龙族中的残疾,比如它折断了龙角,比如它不会飞,但并不能歧视它同是三界中芸芸众生。

  它并不低人一等。

  羽灵神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红”,因为它有两个珊瑚红血斑。

  数年之后。

  “咔擦”一声,小红插在头上的两根犄角状树枝折断,它非常沮丧,怏怏不乐的从羽灵神头顶爬下来,爬过他的背,钻进羽灵神为它做的龙穴里——所谓“龙穴”,就是羽灵神床板底下的一个麻袋。

  “我说过多少次了,没有角就没有角,我有在,谁敢笑你?”羽灵神看它又在头上插了树枝,痛心疾首,简直怒其不争,“你又在头上插角!”

  小红不想回答,默默钻进麻袋,又开始了一整天的抑郁。

  羽灵神一声长叹,往嘴里灌了一口酒,自从养了这条白龙,他才知道世上竟有忐忑、抑郁、悲伤、绝望、心碎、小腼腆、小娇羞、小喜悦等等这许多小情绪,虽然小红很少说话,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让小红有一刻开心已经成了他最大的心愿。

  这只降价十倍的断角小白龙被羽灵神救了一命,却居然没有感恩戴德,总是长吁短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模样——也就是羽灵神心宽,换了个人恐怕早一掌拍死了。

  他不懂。

  他什么都不知道。

  小红忧伤的蜷缩在麻袋里,它有四只非常纤细的爪,却不像龙的霸气,以至于行动起来还是像蛇。它从来没有露出人形化身,羽灵神以为它年纪太小,被他买回来的时候不过筷子大小,还受了重伤,也许要过百年才能化形。

  但……并非如此。

  小红模模糊糊的不记得自己从何而来,但清楚的记得自己并非小龙。它已经破壳很久很久了,也似乎曾经游历过三界,羽灵神走过的一些地方,它也会感到异常熟悉。

  它也有化为人形的记忆,但比起化为人形后究竟是什么模样,它更为要紧的记得绝不能在人前化为人形,一旦在人前露出人形,就会发生不可挽回的可怕事情。

  比起这些隐约记得的事情,它更为恐惧的是关于自己的角。

  羽灵神一直以为它的角是被梧桐仙居的孩子们欺负的时候折断了,还对此充满歉意。他以为这是因为龙凤之间的仇怨未消,影响到了孩子们。

  但并不是。

  它……生来……有一双怪异的龙角。

  它是一条纯洁无暇的白龙,却生有一双黑色龙角,正常龙族犄角为鹿角之形,它的双角奇大无比,形状宛如龙之骸骨。

  当它龙角长成之日,有人下令斩去它的双角。龙族双角被断之后,天赋神通随之消散,失去腾云驾雾的能力,而它的双角被断之后,却由断角处弥散出浓郁的魔气,黑色魔气盘旋不散,仍然形成怪异龙角的形状。

  它腾云驾雾的能力没有失去。

  魔气成为了它的角。

  它不知道其他人对这件事作何感想,想必非常恐惧,因为它原本也是有名字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别人对它的称呼就成了两个字——“妖龙”。

三 妖龙

  小红是不想做妖龙的,它也不想要有一双记忆中那种萦绕着黑色魔气的龙角。因为担惊受怕,害怕魔气会在睡梦中突然冒出来,刚开始的时候,它总是喜欢用羽灵神的汗巾包着头。

  后来它渐渐发现,自己不知道遭遇了什么,释放魔气的能力似乎消失了,并不会有魔气从折断的龙角那里出来。只是断了龙角的龙,终究是失去了腾云驾雾的能力,它不会飞了。

  有一段时间它开始喜欢在自己的断角处涂一些养颜美容的药物,比方说梧桐仙居女凰们很喜欢的美颜丹,或是人界中女修很推崇的驻颜丹。它很想长出一对新的角,有时候太过着急,就会在头上安放树枝——那些树枝的形状还是它自己雕刻的,按照它最喜欢的角的模样。

  但角始终长不出来。

  它终究和别的龙不一样,它身体内的天地正气在逸散,即使它好像已经做了种种努力——究竟做了什么小红已经不记得了,但记得自己已经做了什么大事——却只是拖慢了逸散的过程。

  它并没有长大,而是正在死亡。

  羽灵神却不知道。

  他什么都不知道。

  它晕水,怕火,畏寒,恐黑……都是因为身为天地正气的龙,它的正气已经快要逸散殆尽,阴气和魑魅魍魉正在侵蚀它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它的体内似乎非常适合阴郁的魔气盘恒——它永远不会再长大,不会像羽灵神所想象的那样,而可能正在变成一种完全不认识的可怕东西。

  小红是多么恐惧这个。

  它害怕、焦虑、担忧、绝望……它只期待做一只能长大的白龙,或者长不大、没有角也可以,只要它能永远待在这个麻袋里。

  “作为一条白龙,你能不一天到晚掉眼泪吗?”羽灵神看小红又蜷缩在麻袋里掉眼泪,简直是要被它气笑了,“就为了头上那两根树枝又掉了,值得吗?男子汉大丈夫,行走天下,快意恩仇,如意来,不如意去,三界之大,天地悠悠,总有立足之地,哭什么啊?”

  没有。

  三界之大,天地悠悠。

  没有我立足之地。

  小红掉眼泪掉得更凶了,伤心欲绝。

  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他。

  直觉告诉小红,羽灵神一旦发现了什么,它可能只会得到更可怕的结果。

  他是一个好人。

  是一个看起来非常熟悉的好人。

  那种熟悉的味道,非常……奇怪。

  令人担惊受怕。

四 魔现

  羽灵神前几日心血来潮,向龙族寄去了一封信函,询问小龙折断了角,心理受到创伤要如何治疗,龙族中可有先例?

  龙族整整沉默了十日,这才发回了信函。

  龙族的回信是一个上等[因宝物在游戏中有特定指代,可以改成“宝物”这个说法]宝物,名曰“龙王之螺”。

  那是一个外面布满深浅不一的紫色斑纹,内部为金色的巨大海螺,宝光闪烁,看起来光华灿烂,充分表现了龙族的富裕和对此事的重视。

  羽灵神特地寻了一个僻静的山头聆听龙王的声音。

  龙王的声音从“龙王之螺”内传来。

  “你在何处见到了断角的白龙?”龙王的声音低沉而威严,仿佛深海海流的震动。

  “那是我从梧桐仙居中捡到的幼龙。”羽灵神说,“它被梧桐仙居内小儿折断犄角,郁郁寡欢,多年来不见长大……”

  “龙之犄角,即使是初生幼龙,也非稚子轻易能折断。”龙王说,“龙具龙威,凤有凤火,势均力敌,再小的龙遇到雏凤也不可能毫无抵抗之力,除非——”龙王的声音骤然放大,犹如千百个龙王同时开了口,“它不是龙。”

  它不是龙。

  它不是龙……

  它、不、是、龙!

  羽灵神被龙王的声音惊出了一身冷汗,“不不,鉴宝宝物显示它确是一条普通白龙,并无异常……除了没有显示宝光……”

  “我族之中,数百年来,被斩断双角的龙只有一条,它正好是一条白龙。”龙王说,“鉴宝宝物的确不会为它显示宝光,它虽然是白龙,却是天生异变,生出妖魔之角,被我亲手斩断,故无龙威,鉴宝宝物不会为它品鉴登记,自然没有宝光。”

  羽灵神被龙王笃定的口气惊呆了,思虑良久,他突然关闭了龙王之螺。

  龙王言之凿凿,对他来说,亦是一面之词。

  小红娇弱,胸无大志,数个鸡蛋就能让它饱食数月,即没有看见它修炼魔功,也没有看见它杀生乱世,不过是一只筷子大的、喜欢在自己头上涂美容丹的、没有犄角就自己插树枝的傻龙,如何有龙王所言的妖魔之威呢?

  羽灵神记忆起当年梧桐仙居大战所见的妖龙,身躯庞大,黑色的魔气遮天蔽日,仿佛千百条枯骨之龙在天空盘旋,根本看不清妖龙本体。进犯梧桐仙居,蛊惑青鸾仙修炼魔功,嫁祸白龙使,几乎摧毁了梧桐仙居——妖龙当年所作所为才称得上“妖魔之威”,它的丝毫异动,都会引起龙族全族的高度紧张。

  如今妖龙已被重新封印在冰河。

  如果它有异动,龙族不可能一无所知。

  可如果斩断龙角的白龙只有一条……那么小红……又是什么呢?

  龙王说它不是龙?

  羽灵神手持法杖,从山头缓步回来,心头灵光微微一闪,他背后生出双翼,悬浮在空中,法杖划出一圈晶莹的亮光,身影就在皎如明月的银光中消散,化为无形。

  小红依然在床底下,它了无生气的爬在麻袋上——羽灵神看到它那躺尸的模样,无端的感到如果这是妖魔,那么自己对妖魔还真是怠慢。

  这只头上还残留着树枝的傻瓜如果不是龙,那可能就是蛇吧?羽灵神觉得很是可笑,也许它是一条假冒白龙的小蛇,故而总是不会长大,也不会化形。如果它并不是龙,自然就没有角,无论是什么原因让它总是努力想当一条白龙,羽灵神都觉得可以原谅它。

  毕竟,小红并没有伤害任何人。

  就是有点蠢。

  正当他缓缓向小红靠近,打算突如其来的在它面前显形,顺便欣赏它惊慌失措的新表情的时候,小红动了动尾巴,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笔直的向羽灵神爬了过来。

  羽灵神双翼消失,他落在了地上。

  小红丝毫没有吃惊,它径直爬上了羽灵神的鞋子,然后像往常一样挂上他的脖子,肚子的鳞片一定要贴在羽灵神的皮肤上,这样才能获得最亲密的感觉。它将自己挂好,就不动了,又开始睡觉。

  它最近经常在睡觉。

  羽灵神本以为它要蜕皮长大了。

  原来不是。

  羽灵神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手仍然在散发着法术的微光,一圈明月般的微光环绕着他——隐身术仍然在。

  小红直接看破了他的隐身,没有惊讶于他的翅膀。

  只有……修为高过自己的人才能不施法,直接看穿自己的隐身术。

  小红?

  你……欺骗了我吗?

  身体内散发出浓重的寒意,它就像置身冰窟,有什么东西在吞噬它的身体,要从身体中破体而出。小红冷得直发抖,它想一直一直缠在羽灵神身上。

  他那么温暖。

  他是凤凰。

  他是火。

  他可以救我。

  不,他不能救我。

  小红昏睡了一天一夜,当羽灵神知道它并不是在睡懒觉之后,在它身边留下了窥视的宝物。小红身上缓缓散出了冰霜的寒气,最强烈的时候,整个房间几乎结满了冰霜。羽灵神会在小红醒来之前让冰霜消散,他在等,等一个包含歉意的解释。

  小红也许欺骗了他。

  但如果没有恶意,他想也是可以原谅它的。

  但没有解释。

  小红醒来之后迷糊了大半天,它竟然真的没有发现自己冰冻过房间,呆头呆脑的爬出去树梢晒太阳了。

  羽灵神消无声息的跟踪在后——小红的修为比他高,所以他只能选择不让它看见。

  小红去了它最经常去的莲池,它对着水面照自己。

  一只筷子大的白蚯蚓对着水面照自己,也只是照出另一只白蚯蚓,羽灵神不明白它在看什么。

  就在小红发了半天呆,羽灵神盯梢得极其无聊的时候,莲池边腾起一阵化形的白雾,白雾消散之后,一个白衣人出现在莲池边。

  羽灵神全身大震,羽翼一收,差点从半空中直接摔下来。

  莲池边出现的人温和俊朗,双耳之下各有一个红点,那是……那是白龙使!

  怎么会……怎么会是白龙使?

  羽灵神震惊至极,白龙使是龙族元老,是梧桐仙居大战的功臣,是龙凤二族的恩人,谁敢砍了他的龙角,将他变成这样?而他……他好像失去了记忆?羽灵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将恩人当作宠物,养在床底的麻袋里……

  白龙使额头上的龙角已经折断,此时正如龙王所说的那样,正在缓慢生出黑色魔气——那魔气熟悉至极——的确是妖龙的天赋神通。

  随即“白龙使”全身一变,骤然变成了一个身披黑色骸骨战甲,妖魔之气四溢的黑发男子。

  过不了多久,“白龙使”又重新出现,他的白衣正在一寸一寸的化为黑色战甲,他的容貌如此熟悉,眼神却充满了悲凉。

  这是……

  这是被封印的妖龙不甘心失败,将龙魂挣出,吞噬了白龙使!

  羽灵神紧紧握住弦月法杖,整个手心都是冷汗——妖龙龙魂出逃,吞噬了白龙使,又以白龙使的龙身作为载体,意图暗度陈仓,在白龙使身上获得新生!可笑他……他分明认出了白龙使的龙身,那鲜明的红色珊瑚珠斑纹——却以为这是他同血缘的亲人,将仇人带回来悉心照顾!

  “妖龙!”羽灵神气炸胸怀,气血上冲,大喝一声,手中法杖迸发出光芒,对着莲池边的小红当头罩下!

  半身黑甲的小红茫然抬起头来,他有一张熟悉的脸,却有一双陌生的眼睛。

  白龙使的眼睛温和包容,充满了磨砺过后的从容。

  但面前这是一双陌生又熟悉至极的眼睛——悲伤、惊慌、害怕、不知所措、茫然搅和在一起——这是小红的眼睛。

  羽灵神心里一颤,看小红的眼睛,他就知道它头脑里充满了“快要吓死”四个大字,如果它不是在做戏,那个阴森可怕残忍恶毒的妖龙……在哪里呢?

  心里一颤,手上的技能微微一偏,强大的一招掠过小红头顶,拍入莲池。

  轰然一声,池水冲天而起,在凤凰烈焰中化为弥散的白气,又在狂风中消散,只是一瞬,整个莲池化为乌有。

  “你究竟是谁?”羽灵神法杖指着小红的脸,厉声怒喝,“妖龙!还我白龙使!”

  小红听到了“白龙使”三个字,全身一震,如梦初醒。

五 偿还

  他发现了。

  他终于发现了。

  是的。

  白龙使。

  小红想——我终于想起来我做了什么“重要的事”延长了寿命,想起来我是谁,想起来为什么我永远不能长大。

  我已经长大过了。

  我……我从一个长错了角,被大家害怕和憎恨的笨蛋,长成了一个能吞噬城镇、纵横三界无人不惧,吹一口气整个龙族都要颤三颤的……妖魔。

  人称妖龙。

  我修炼了魔功,得到了毁天灭地的力量,这个力量阴寒可怕,我觉得吞掉一些会着火的凤凰会比较舒服,于是去了梧桐仙居。

  梧桐仙居里有个讨厌的女人,她和白龙使一起封印了我。

  把我封印在我最最讨厌的冰川里。

  我是那么冷,骨子里的魔在吞噬我,我已经不是龙……我不知道我将变成什么……我在身体里养育了一头巨魔,它吞噬了龙的力量,时刻都想要从我的身体里出来。

  我太难受了,于是我蛊惑了[青鸾仙]青鸾仙,将魔功教给了他,让他哄骗白龙使来给我解封。

  但白龙使不肯。

  他是那么坚定的人,怎么会肯呢?

  他又没被斩断过龙角。

  他又没修炼过魔功。

  他一身正气,虽然不是纯血的白龙,可是人人都喜欢他。

  我……我才是纯血的白龙……

  我想杀了他。

  可是青鸾仙那个蠢才失败了,大概他比我年轻时还蠢,雪凰仙和白龙使,带着一个年轻人再次封印了我。

  我快要冷死了,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为什么这世上除了我,人人都那么开心,人人都得偿所愿,只有我……

  我的龙魂离开了身体,我的本体突然化成了一堆骸骨,原来它早就被魔功侵蚀殆尽,我早就死了。

  但我不甘心。

  我在魂魄消散之前,找到了白龙使,强行吞并了他的龙魂,进入了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温暖而强大,有厚重的正气,比起我自己的身体好太多了。

  白龙使果然是个狠心的……在魂魄被我吞噬的最后一刻,斩断了自己的龙角。他不想留下修为让我利用,他的意念强大而稳定,在吞噬他魂魄的时候,我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然后我忘了很多很多事。

  有几年,在羽灵神把我买走的那几年,我真的以为我是一条小龙。

  真心实意的等着长大。

  可是我已经长大过了。

  一条龙总不能长大两次。

  小红的眼睛从迷茫逐渐变得清醒,随即一丝遗憾从他眼中掠过,最终挑起的,是一丝似笑非笑的鄙视。

  羽灵神手心出汗,反手拿出了若木弓——这是妖龙!

  这真的是妖龙!

  他迅速取出龙王之螺,向龙族通报了妖龙吞噬白龙使,并附体的消息。

  小红长啸一声,全身白衣化为黑色战甲,魔气卷土重来,他仍然顶着白龙使的脸,微笑着对着羽灵神,“还记得你说过要带我踏遍三界,喝遍三界的酒吗?”

  羽灵神脸色青铁,“你这个骗子!”

  “没有。”小红说,“如果你还愿意兑现承诺,我也可以陪你喝酒。”

  “纳命来!”羽灵神不想再多看他一眼,想到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对仇人耐心体贴,对杀害了白龙使的凶手呵护备至,他就恨不能杀死自己几次!

  这是什么样的眼神才能把凶手认成宠物?

  小红身上阴寒的妖魔之气翻卷,千千万万条骸骨之龙上天入地在咆哮,羽灵神法阵闪烁,若木弓一箭射出,化为千百点金色光芒,直入小红眉心。

  小红衣袖一挥,长箭点点掉落,羽灵神射出的箭没有一支正中目标,反倒是几个黑色阴影贴地而来。羽灵神慎重以对,紧急后跃,那几片黑色阴影如影随形,发出“碰、碰、碰”三声巨响,所过之处,地面化为一片焦土。

  恶臭随风而起,小红挥出的这些飘忽来去的黑影有毒,也不知道是他吞噬了什么东西得来的神通。羽灵神一退又进,边走边打,突然若木弓对准小红盘坐的地面,爆射出一道强大的亮光。

  轰的一声,穿透力极强的弓箭射中地面,炸开一个数丈深的大坑,小红飘然而起,被千百条骸骨之龙托升到半空。

  但小红并不会飞。

  羽灵神很了解小红,它不会飞,所以能悬空依靠的是魔功的法力。只需要逼迫它不停的悬空,就会大量消耗它的法力,于是他一箭连一箭,小红落向哪里,他就击垮哪里的地面。

  除了击垮地面,他还奋不顾身,偶然小红露出破绽,羽灵神的法杖会向他接二连三的释放术法。

  有时候甚至直接抄起法杖,作为棍子袭击小红。

  许久之后,小红身边的骸骨之龙终于缓慢减少了。

  羽灵神也到了强弩之末。

  这座山头已经在激战之下,快被若木弓射平了,原先的树木、岩石、莲池、房屋消失殆尽,在羽灵神的神箭之下化为乌有。

  一如他和小红之间的情谊。

  小红的本体被万千骨龙的幻形淹没,魔气忽强忽弱,暴涨的时候杀气化为实体,射入巨岩碎石之中,能开山裂石,弱的时候万千骨龙的幻形虚弱不已,朦胧不清,透过朦胧的幻形,能看到小红的本体浓黑的魔气早已散尽,隐约露出一袭白衣。

  虽然妖龙之势惊天动地,但那凌厉的杀气、极寒的暴风雪、充满了毒性的黑雾……妖龙种种毁天灭地的杀招看起来非常可怕,却只是浪费气力,羽灵神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逃出生天。

  他以为这是因为他很了解小红。

  但小红一样很了解羽灵神。

  小红有点傻,但并不真的笨。

  羽灵神将山峦射塌,不让它落地它怎么能不知道?他处心积虑的等它魔功耗尽,准备射死它!仗着……它不忍心真的吞了他。

  虽然从对决一开始,它早就可以一张嘴将这个“年轻人”吞入腹中,用羽灵神的凤凰火温暖自己冰寒的身体,缓解魔功发作的痛苦。

  但它的记性那么好,除了记得这么多年龙族和世人对自己的种种不好,也还记得羽灵神说想带着它踏遍三界,快意恩仇的样子。

  它相信那个时候,他是真心实意那样想的。

  就像这个时候,他是真心实意要杀死自己。

  它吞噬了白龙使,白龙使是他的恩人,自己是他的仇人。

  所谓“快意恩仇”……就是这样子了。

  吞了这个人,世上也再也不会有人想陪它踏遍三界,一样不会有人相信它、喜爱它,用他的脖子温暖它。

  挂在他脖子上的时候,肚子很温暖。

  现在即使能吃光这世上所有的凤凰,也温暖不了我的肚子吧?小红想,吃光世上所有的凤凰,抢夺所有龙族的躯体,一只一只轮着来,我也许不会死。凤凰一时吃不完也可以放养,龙族是不能放过的,每一只龙的龙气都可以成为续命的药草,但这样活着,并没有什么意思。

  我早已做到了威震三界,无人不惧,那么长的以后,我还要什么呢?

  “轰”的一声巨响,羽灵神的最后一箭终于射入了骸骨之龙尽失的小红的胸膛,他完全没有想过竟然能一箭功成,射死这个魔头,满脸错愕。

  小红对他微微一笑,“你射不死我的。”

  “诛邪,是凤凰的天性。”羽灵神手持长弓,咬牙将空弓对准了小红。

  无箭,他可以以凤凰之火为箭,凤凰三味真火,焚尽诛邪万恶。

  小红全身的黑色战甲骤然退为雪白。

  羽灵神蓦然一愣。

  黑色魔气从“小红”身上缓慢消散,悬浮空中,凝聚成一条无角的黑色小龙,对着羽灵神摇了摇尾巴,就像它平时撒娇那样。

  羽灵神的手指从弓弦上微微一松。

  那条黑色小龙骤然变了形状,化为一条狰狞妖龙向羽灵神当头扑下,龙啸惊天动地。

  羽灵神仓促之间,凤凰之火从弓弦上射出。

  因为之前手指松了,这一箭眼看就要和妖龙擦身而过。

  漆黑阴寒的妖龙却突然微微一顿,略略改变了路线。

  “轰然”一声巨响,凤凰真火吞噬了妖龙残魂,烈焰冲天而起,三日三夜不曾停歇。

  羽灵神居住的山峰后来被名为诛邪峰,以纪念他独自杀死了万恶的妖龙。

  白龙使在凤凰真火中醒来,凤凰真火烧去了附着在他身上的魔气,妖龙居然并没有完全吞噬或撕碎他的龙魂,只是这段时间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白龙使并不十分清楚,相当恍惚。

  他在向羽灵神道谢之后便离开了,羽灵神也没有挽留他。

  又过三百年,羽灵神一直居住在诛邪峰。

  据说无人的时候,他经常在山头重温杀死妖龙的最后一招,结束之后,总是会在山头一个人待上许久。

  几许梦华总如露,

  如风来去不是歌。

  诸恶途中杀无尽,

  已去初心一万河。

 

  英女侠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狐美人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偃无师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舞天姬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虎头怪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鬼潇潇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巨魔王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桃夭夭同人传&有声剧番外篇

精彩推荐: